不看好朝美首腦會談

金正恩與特朗普的首腦會談如果能夠順利舉行,取得實質性成果的可能性也很低,原因在於雙方的立場和目標相去甚遠。

 

超訊May
《超訊》2018年5月號

今年元旦,金正恩宣佈朝鮮派團參加韓國平昌冬奧會,得到了韓國總統文在寅的積極回應。半島局勢隨著冬奧會的節奏由戰雲密佈開啟了回暖進程,南北雙方的互動由體育、文化交流,迅速轉向政治、外交,商討國家關係的破冰和解以及建立長效對話機制。

3月5日,文在寅派出特使團訪問朝鮮,金正恩會見並宴請。3月8日,文在寅特使團從平壤返回首爾後又轉赴華盛頓,向美通報訪朝成果,並由特朗普授權在美發布「特別重大消息」,稱金正恩委託韓方向美方轉達了希望儘快與特朗普會面的意願,特朗普已同意在5月底前與金正恩會面。

半島危機的關鍵方是朝鮮和美國,如果特朗普和金正恩能夠實現會談,無疑將成為扭轉半島危機的重大事件,也可以看成是一個新起點。不過起點歸起點,半島能否就此踏上和平的坦途,恐怕還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朝美都有實現首腦會談的內在需要。儘管國際社會對計劃中的朝美首腦會談能否順利實現提出了懷疑,但有理由保持樂觀,這主要是由雙方的內在需要所決定。今年是美國國會的中期選舉年,共和黨在參眾兩院能否繼續保持多數,對於已宣佈競選連任的特朗普走好任期後半程十分重要。因而特朗普急於要在2018年取得短期可見的政績,特別是特朗普一意孤行的怪異性格,在他看來即使達不成實質成果,只要雙方見了就是重大外交突破,開了歷任美國總統的先河。美國建制派對特朗普的不審慎的「即興」表態多有反對聲,但朝核問題近三十年懸而未決,武力解決形不成共識,在極限軍事施壓和嚴厲經濟制裁下,朝鮮或許已到了可以接受城下之盟的時候。因此,對朝鮮拋出的橄欖枝美國還是樂於接的。金正恩2011年執政後,連續進行核導實驗,受到聯合國安理會四次嚴厲制裁。一方面,金正恩宣佈已完成了「國家核力量、火箭強國歷史大業」,另一方面在美韓極限式戰爭施壓和幾乎斷絕對外經貿聯繫的情況下,陷入了極度外交孤立和嚴重經濟困境,這種狀況不打破,要長期維持政權穩定和國家發展困難重重。實現朝美首腦會談則可能為打破僵局、降低壓力找到出路,至少可以在國際社會為朝鮮贏得政治主動,以緩解日趨嚴峻的安全形勢。

朝鮮要什麼?

朝美首腦會談取得實質成果的可能性很低。原因在於朝美雙方的立場和目標預期都相去甚遠。特朗普絕不會為了見而見,他要解決問題,就是讓朝鮮完全棄核,美國不能允許一個對其構成核威脅的朝鮮存在。特朗普新任命的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博爾頓,一個曾極力主張對朝鮮發動戰爭的「鷹派中的鷹派」,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特朗普總統參加首腦會談不是去浪費時間,而是要「明確解決我們如何儘快扼殺他們的核計劃這一問題」。博爾頓還稱這次首腦會談「要進行類似於我們與利比亞十三四年前進行的討論,如何停止核武器計劃,並把核武器相關部件運往田納西州的橡樹嶺」。那麼朝鮮要什麼?要的是安全。冷戰結束後,朝鮮因美國一超獨大以及西方對非西方國家的咄咄逼人,特別是美國西方發動了科索沃戰爭、伊拉克戰爭,以及美韓半島政策的逐步強硬,朝鮮的危機感日益增加。從力量對比看,僅韓國GDP就是朝鮮的40倍以上,朝鮮軍隊數量雖是韓國的兩倍,但軍費僅為韓國的十分之一,更不要說韓國後面的美國。朝鮮認為,通過發展經濟和提高常規國防力量無法確保國家和政權安全,只有擁有核武器才能抵銷對手的常規軍力和綜合國力的絕對優勢。擁核自保,以核武換和平,是朝鮮頂住壓力、始終堅持的目標。事實上1950年代的朝鮮戰爭只簽了《停戰協定》,而沒有簽署結束戰爭的和平條約,南北方從法律上還處於戰爭狀態。朝鮮需要得到美國安全承諾,在沒有得到和平條約的保證時,朝鮮絕對不會棄核。當然,由於美國毫無誠信,卡扎菲棄核後慘死下場擺在那裏,朝鮮即使做出棄核的表態,也要看美國是否為實現和平「採取階段性、同步的措施」,否則朝鮮不會真正邁出棄核步伐。鑒於此,五月底的「金特會」注定是艱難的,達成實質性成果的可能性極低。

中國發揮的作用不可替代

半島和平將是主要相關方利益平衡的結果。解決朝鮮核問題的目標是實現半島無核化,而本質上則是半島南北雙方和相關大國的地緣政治博弈。沒有主要相關方的參與並達成利益平衡,僅靠朝美元首會晤解決不了問題。在朝美元首會談臨近的時候,有兩個事件將對朝美元首會談產生直接影響。影響最重大的,是3月25日至28日金正恩對中國的秘密非正式訪問。中朝關係因朝鮮持續核導試驗、中國參與國際社會對朝經濟制裁而漸行漸遠。金正恩在與特朗普、文在寅會見前,首次出訪選擇中國,並表示要把中朝友誼不斷傳承下去,發展的更好。這種大開大合的立場變化,應該有為與美談判增加籌碼的意圖,但至少表明這位年輕的國家領導人已認識到了中國在朝鮮半島的重大影響和利益,在解決半島危機中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朝鮮離開中國單獨與美媾和,獲得安全保障和經濟援助是不可能的。

金正恩秘密訪華,被美國媒體視為「在朝鮮問題上給特朗普提出新挑戰」,白宮的對朝戰略恐怕也要因此進行一番新的研判和調整。另一件事是朝韓確定金正恩與文在寅4月27日在板門店進行會晤,距上次雙方領導人會晤已時隔11年。這種「小國主導」和韓國「越頂」促和,其實讓美國很不滿意,但特朗普以其「靈活性」表態支持,是要因勢力導,力圖把解決半島危機進程納入美國設計的軌道,而不讓朝韓牽著走。如冷靜觀察今年以來眼花繚亂、急轉直下的半島局勢,不難看出和平曙光後面其實是各主要相關方躲閃騰挪、複雜尖銳的地緣政治博弈。美朝元首能如期實現會談,不過是走向和平可能性的開啟,而真正實現半島的長久和平,一定是主要相關方利益的大體平衡,而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成然,《超訊》2018年5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