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幹部.鎮而後暴



議員鄺俊宇在立法會向林鄭發問時指出,香港記者接連在大陸採訪受到武力對待,她為何不譴責,反而叫記者去守法?香港記者協會發聲明,批評林鄭和各級官員是非不分,「我想問特首,記協鬧得你啱唔啱」?林鄭回應指:「我做得特首,我接受每日都係被批評。鬧得啱定唔啱,呢個就見仁見智,不過我都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記協鬧得你啱唔啱」?這問題問得不太聰明,給林鄭輕易轉到每日面對批評這個厚臉皮的回答上去了。應該問的是:從電視畫面傳來的影像,任何香港市民以至凡是人類看到都會覺得是非黑白分明,作為香港特首,何以不敢譴責這種對合法採訪的暴行?叫香港記者守法這句話是說給北京聽的嗎?她究竟怕甚麼?

有線電視記者到四川採訪,被人毆打,後來兩名自稱老百姓的大漢前來道歉,而這兩人被當地人認出是村幹部,鏡頭前表現得虛偽兼滑稽。

兩單香港記者被毆打、拘捕事件,只要稍具人性者,對擺在眼前的事情都一清二楚。問特首和官員,只是要看看他們願不願意說一句與每個市民相同的觀感而已。但想不到他們除了不敢說之外,還站在中共立場教訓被欺壓的記者要遵守「各處鄉村各處例」。

稱之為香港特首,侮辱了香港兩個字;稱之為專制政權的小媳婦,也侮辱了媳婦兩個字。外表來看,倒有點像那兩個村幹部的樣子。

鎮而後暴

昨天寫旺角事件,有網民回應稱,除了我提到的疑點,還有為何警務處長到事情發生後才現身?按照紀律部隊的慣常做法,如此嚴重的突發事件,作為處長不是第一時間就要坐在指揮中心嗎?也有人提到,當晚參與者最多只是攻擊警察,並無毀壞商舖、燒車,或其他乘亂搶掠之類行動,因此不能算是暴動,只可以稱為警民衝突。警民衝突的原因,很多時候是由於「未暴先鎮,鎮而後暴」。這句話是1979年台灣美麗島事件發生後,旅美作家陳若曦回台灣,當面向蔣經國提出來的,蔣也表示聽到了。很可能對美麗島的判刑有一定影響。

有讀者提到與旺角事件十分相似的新近案例是2017年1月發生在美國特朗普總統就職禮的示威,其後演變為騷亂,有餐廳玻璃窗被砸爛,一部轎車被放火焚燒,超過200人被捕及被控暴動罪。司法審訊仍在進行中,不過,絕大多數被告(約150人)已被撤銷控罪,少數被改控輕微罪行(misdemeanor rioting,可被判罰款或社區服務令),而一名承認暴動罪及以大石屎塊擲向警員的32歲男子,被重判入獄四個月。

昨天拙文提出的疑點,其實在旺角事件發生不久我已經寫過,但當時社會沒有很強的支持調查的聲音,反而被暴動的指控綁架了,亦有輿論對制度暴力和「鎮而後暴」的行動各打五十板。今天似乎有許多人對梁天琦表示同情和稱讚他的正義感。我希望這不是因為看到民意取向,而是兩年來香港政局變化讓人們認識到邱吉爾說過的話:「在戰爭與屈辱面前,你選擇了屈辱!可是,屈辱過後,你仍得面對戰爭!」

李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