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豪斯:设计先锋亦或“千屋一面”原罪?

 

 

(法广RFI 艾米)本次文化遗产节目介绍1996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德国魏玛和德绍的包豪斯建筑及其遗址。

20世纪20年代形成的现代建筑中的一个重要派别──现代主义建筑,也称包豪斯学派,首先兴起于魏玛,然后扩展到了德绍,该学派主张适应现代大工业生产和生活需要,以讲求建筑功能、技术和经济效益为特征。虽然也受到后来艺术思想的冲击和竞争,但包豪斯的某些思想、观念对现代工业设计和技术美学仍然有启迪作用。

 

创建于1919年的包豪斯建筑学校所倡导的“现代运动”,对20世纪建筑设计的变革和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无论从从理论,还是实践上都对建筑设计、工艺美术以及艺术人才的培养等方面进行了全新性的探索和创造。同时也为20世纪建筑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1918年,历时四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整个德国都被战败的阴影笼罩着,全国德国近四分之三的城市在战火中成为一片废墟,在德国中部的小城魏玛,一位名叫沃尔特·格罗皮乌斯的设计师以极大的热情致信政府,畅谈战后德国重建最需要的是建筑设计人才。没想到,政府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商议,就采纳了格罗皮乌斯的大胆的建议。1919年3月,原撒克逊大公美术学院和国家工艺美术学院合并,成立了“国立建筑工艺学校”,36岁的格罗皮乌斯被任命为校长。包豪斯的理想,就是要把美术家从游离于社会的状态中拯救出来,让他们成为工业化进程中的一个有力组成部分,因此在包豪斯的教学中谋求所有造型艺术间的交流,他把建筑、设计、手工艺、绘画、雕刻等一切 都纳入了包豪斯的教育之中。

 

之前的欧洲,建筑结构与造型复杂而华丽,强调艺术感染力的理念使其深刻体现着宗教神话对世俗生活的影响,但这样的建筑无法适应工业化大批量生产的。国立建筑工艺学校设计的工厂不再有任何装饰,厂房为四方形,平平的房顶、楼身除支柱外全部用金属板搭构,外镶大块的玻璃,简洁而敞亮,完全适于工业生产的需要。学校设计的椅子没有任何装潢雕饰,四方的坐椅靠背仅由几条曲线状的木条或钢条支撑,它在生产流水线上一天就能产出上百把,非常符合当时社会和工业生产的需求。

 

成功的同时也引来了灾难,包豪斯的开拓与创新引起了保守势力的敌视,1925年被迫迁往德国东部的德绍。从这时起,包豪斯开设了平面构成、立体构成、色彩构成等课程,为现代建筑设计的教学模式和科学发展奠定了基础。格罗皮乌斯在此期间设计的包豪斯校舍被誉为现代建筑设计史上的里程碑。包括教室、礼堂、饭堂、车间等,具有多种实实在在的使用功能,楼内的一间间房屋面向走廊,走廊面向阳光用玻璃环绕。格罗皮乌斯让包豪斯的校舍呈现为普普通通的四方形,尽情体现着建筑结构和建筑材料本身质感的优美和力度,令世人看到了20世纪建筑直线条的明朗和新材料的庄重。特别是,对于建筑的外层面,不用墙体而用玻璃,这一创举为后来的现代建筑所广泛采用。今天,在世界许多城市依旧可见许多格罗皮乌斯“里程碑”式样的楼宇,它们矗立在人们生活的视野中。证明着一种富有预见的思想和行动的伟大。

 

1928年,格罗皮乌斯辞去了包豪斯校长的职务。1932年,纳粹党强行关闭了包豪斯。当时的校长带领学生们流亡至柏林,学校勉强维持至1933年,直到有一天校舍被纳粹军队占领。这段历史在画家保罗 克里等艺术家的作品中有大量的表现。从此,格罗皮乌斯的包豪斯消失了。虽然包豪斯在世界上仅存在了15年,但是它简洁实用的设计理念已经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建筑是一种文明方式的体现,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和审美观。建筑的变革也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体现,而现代化建筑的出现意味着人类思想与精神的一次解放。随着包豪斯的建筑和设计理念被逐步推广到全球,千人一面的“国际式”风格也受到批评和争议,以平屋顶、白墙面、通长窗为特征的方盒子式建筑风行世界各地,对于各国的建筑文化自然也产生了巨大冲击,让各国多样式文化丧失其传统和本源性。

 

但这些也许与格罗皮乌斯当初的本意和宗旨无关。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