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改革之后,中国是文明世界众矢之的

 

在国际社会的经济制裁、武力逼迫和战争威胁下, 朝鲜终于在其4月20号的七届三中全会上宣布:劳动党要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的经济建设了。

想想也够可怜的:穷困的朝鲜,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富强国家制裁、逼迫和威胁,同情和支持的声音几乎没有一个。原因何在?

除了朝鲜人民,地球人都应该知道:是朝鲜政权的流氓和邪恶特性,才招致了朝鲜国家失道寡助的结果。如果换一个民选的政府及其政权,朝鲜怎会面临今天这样的尴尬局面?很显然,朝鲜人民的真正敌人,不是金正恩政府所经常渲染的各种敌对势力,而正是金正恩政权本身。可怜的是,朝鲜人民不但没有意识到,带给朝鲜贫穷落后的就是金家政权,反而把金正恩及其政权,视为他们的活菩萨、救世主和大救星。

朝鲜政权的流氓与邪恶,首先表现在对其民众肆无忌惮的管控、愚弄、欺凌和侵害上。除了普遍的信息隔离和言论管控之外,受到朝鲜政权具体侵害的,尽管只是朝鲜人民的极少数。但现代文明的人权正义观,已经超越了各种绝对的神权、王权、主权和政权正义观;对人权和主权,人类文明已经形成了基本共识:人权先于、优于主权;主权的合法性与否,就是看它是保护人权还是侵害人权;为了国家利益和神权正义,不得随意侵害一个人正当合法的自然权利。

这个观念共识的形成,应该来源于这样一个普遍的认识:一国内部大规模的冲突和内乱,生成于其国内因人权不平等而造成的社会利益和社会心态的双重失衡;一国对他国的侵略强犯,也生成于这国对其国民人权的成功操弄与对他国人权的无视和傲慢。

朝鲜,就是利用其国家主权成功操弄了其国民人权,才可能威胁到周边安全;伊朗,也是利用其宗教神权和国家主权,成功操弄了其国民的信仰和人权,才会有他们“消灭以色列”的野蛮叫嚣和凶残嘴脸。但不论对自己国民还是对他国国民,只要存在严重的人权歧视和侵害行为,都是一种邪恶,都可能威胁到国内稳定与世界和平。

以人权立国、行人权法治的国家,没有谁会 “反对联合国安理会介入一国的人权问题”。事实上,反对国际社会介入一国人权问题,本身就是一个严重问题。因为这就为一国的国家主权,关起门来随意侵害其国民的人权提供了方便。

在专制主义的传统观念下,为了社稷安全和国家稳定,可以对其臣民诛灭九族甚至进行大规模屠杀。传统专制主义的主权观,根本就无视现代文明的人权价值和已经形成的文明共识。侵害人权,对专制国家来讲,实在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专制主义国家发展武力,看上去是为了保护国家主权不受侵犯,而实质上,就是为了保证其主权政权,可以安全和稳定地侵犯百姓权利和强掠民众利益。

但人类社会的道德天平和正义观念,已经从神权、王权、主权和政权那里,转移到了人权这里来了;商业、经济和文化的全球化趋势,也让人权意识日趋增强,而主权观念逐渐淡化和弱化。任何国家主权对其国民人权的侵犯和伤害,已经成为世界公认的邪恶行为;一个国家的邪恶程度,与该国主权对这国人权的侵害程度成显然的正比。在文明世界的眼里,对国民信息知情权和自由言论权的管控、压制和剥夺,无疑就是一种最普遍、最原始的邪恶。在这样的文明观念下,再拿一国主权来“反对联合国安理会介入一国人权问题”,就不但越来越显得不合时宜,甚至还会让人感到一种难以容忍的反动透顶与越发邪恶了。

任何无视这种文明趋向的民族、国家主义和各种宗教思想,都将成为文明进步的文化毒瘤和思想阻力。朝鲜的主权思想和先军政治,就是传统专制主义的一种国家主义价值观。之所以被美国与西方各国进行制裁、逼迫和威胁,就来自于这种陈旧、反动和邪恶的主权观念。

专制主义的金家政权,原来对美国和西方国家所有的妖魔化和仇恨渲染,无不是为了吸引民众眼球、转移民众视线,掩盖自己对民众权利的掠夺和侵犯。专制主义一旦通过信息和舆论管控,完成了对国民认识的强行欺骗和整体愚弄,实现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就会更加野心膨胀、肆无忌惮,甚至会生出以弱胜强、一小吞大的各种贼心野胆来。于是,制造边界摩擦、进行对外侵略、威胁世界和平,就成为一种可能。

历史上所有的严重冲突和大规模战争,无不是发生在各种专制主义的国家之间;民主国家形成以后,民主与专制国家之间的冲突和战争也时有发生。但在自由主义及其民主国家之间,几乎没有一次真正的流血冲突和残暴战争。

所以,遏制、围堵、改变世界的各种专制统治,一直是现代文明国家的基本共识。经济制裁、贸易摩擦和武装干涉等等,只不过是现代的文明国家,针对各种专制主义国家的不同综合国力及其危害和危险情况,而进行的不同遏制和干预手段罢了。

美国特朗普政府领导联合国对朝鲜进行最严厉的经济制裁和武力威胁,英国联合26个国家就英俄毒害门事件对俄罗斯共同谴责,美英法三国合力打击叙利亚,美国强硬突破美台关系,中美之间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种种迹象表明,西方民主社会对专制主义的邪恶认识越来越清晰,共同反对邪恶专制的愿望越来越强烈、态度越来越积极,合作越来越密切,合力越来越强大。反对专制统治的文明合力,对严重侵害国内人权和国际安全的各种专制主义,即将展开最后的合围和角逐。遗憾的是,中国的新闻及其评论系统,到现在还没有从这次来势汹汹的一系列经济遏制和武装干涉事件中清醒过来,还没有看到西方国家对专制主义进行合围角逐、干预改造的信心和趋势。

金正恩还算是清醒的,他感觉到了这一次遏制和干涉的不同寻常,已经做出了罕见的改变和转折:与韩国示好,向美国提出谈判,与中国积极接触,学习同美国打交道的经验,并终于宣布:要停止一切核试验,集中一切力量,搞社会主义建设了。

我的推测是:不管朝鲜改革开放的诚意和前景如何,特朗普都有可能会认同金正恩的这种改变态度,而不一定立马就要求朝鲜完全销毁核武器成为无核国家。有人根据特朗普的个性否认这种可能性。但别忘了:民主国家是最善于利用妥协来取得谈判成效并推动事情进展的。只要朝鲜对周边国家没有迫切威胁,自己在国内好好发展经济,照顾民生,特朗普向金正恩让步,甚至帮助朝鲜发展,都存有客观的可能性。但我不敢把话说满,一切变数也都可能存在。

朝鲜改弦易辙、学习中国,进行改革开放,这里面自然少不了中国因素。但问题是,朝鲜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国,将会面临什么情况?这是很多人都还没想清楚、弄明白的问题。

最邪恶顽固、最吸引世界眼球、最能威胁周边安全的朝鲜已经开始转变了。那么接下来,中国的各种问题就可能成为世界的焦点与核心了。而中国大多数人都还不知道是:中国,才是这一波遏制、干预和改变的中心。从中国对国内民众普遍的信息管控和言论压制来看,从中国主权对国民人权的傲慢强横和肆意侵犯来看,从中国主权和政权的组织能力和强大程度来看,从中国政权对世界各国的人权态度,特别是对朝鲜人权的态度和影响来看,中国可能已经成为整个文明世界眼中的邪恶中心了。

这就是中国最凶险异常的地方。

但从中国对叙利亚、俄罗斯、朝鲜和伊朗的外交表现,以及对中美贸易摩擦的态度和表现来看,却很少有人对这个问题有足够深刻和清醒的认识。

如果真是中国帮助了美国说服金正恩走政治对话与和平协商之路的话,也就等于是中国,帮助美国为对付中国而铺平了道路,打下了基础。

这恰恰是很多中国人都没能料到的。当然,这也是大多中国人对世界格局和文明趋向不清楚的缘故。包括中国一些很有影响力的学者,都没有认真分析人类文明的当今趋向及其价值标准,还仍然抱着:“发展才是硬道理、有效才是真主义、成功就是好办法”等实用主义哲学和投机主义心里,来指导我们的经济发展和社会改革。这些学者根本就没有认识到:美国的实用主义,是在其人权价值基础上的实用主义,而不是各种投机心态和损人利己的实用主义。

中国有很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核心动力,是来自西方的自由要素、市场经济与科学技术。离开了这个核心要素,我们有八个坚持、十个自信都没什么用。但是,这个由西方自由要素、市场经济和科学技术而形成的经济成就和社会发展,却成了中国一些人自大和狂妄的资本:有人动不动就要指导世界经济的发展方向,改造世界的经济和社会规则。

请问,以中国今天的人均产值、收入、福利和消费,有资格来指导世界的经济发展、改变世界的经济规则吗?这种让真正的劳动者没日没夜地加班工作,而让那些不劳而获者高高在上地作威作福的特色模式和特有规则,这种可以对国民的信息知情权和言论自由权可以随便操弄和控制的特色模式和特有规则,能让当今的世界文明认同和接受吗?

对自己的特色模式和特有规则没有清醒认识,如果能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照顾自己的国家和百姓也就罢了。可是,中国偏偏像一个中了彩的暴发户一样,在世界到处炫耀自己的富有和强大。难道中国人自己还不知道:满世界炫耀的这些资本是怎么得来的?难道不是来自于权力的控制和垄断吗?难道不知道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吗?难道不清楚连中彩票的公正与合法性都没有吗?

拿这种资本和财富,如果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遵循已经形成的市场规则与西方做生意也就算了,可我们又与西方文明眼中的各个邪恶国家,拉拉扯扯、勾勾搭搭,还试图指引世界经济的发展方向,改变世界经济和社会的规则;一边不断暴露自己的邪恶本质,一边还不断炫耀自己的流氓手段和邪恶能力,难道还怕当今文明规则的照妖镜照不到自己?还非要在世界文明的舞台上表演自己的丑陋、无知、愚蠢和野蛮吗?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美国等西方文明国家,已经掌握了中国与各邪恶国家更多的黑幕交易。中兴事件的曝出,只是西方国家忍无可忍的一个爆发点而已。通过这个爆发点,西方还是在观察中国的反应和态度。但中国所表现出来的各种反应和态度,实不容我们乐观。

有朋友看了国资委关于中兴遭禁的调研报告后说:却原来,那西装革履、正能量充盈、披了爱国大红袍、风云叱咤于大墙内外的“领军企业家”,其实是伙胆大艺不高的江洋大盗!当下国资委正全力以赴,引领大盗们总结失误经验,鼎力改进掩盖手段之不完美处,以再接再厉,誓创新高。

这句话,就道出了中国看待问题的简单浅薄和幼稚天真。中国人玩勾心斗角的野蛮游戏,多是聪明绝顶的高手,世界无人能敌。但认识真正的文明规则,就怎么也弄不明白和理解不了了。他们难以理解:西方人在交易与合作过程中,怎么会有那么多不加设防的漏洞?只要稍微动一下心机,怎么就会有那么大的便宜可占?甚至有不少中国人,把西方现在的很多文明规则,看作是一种头脑简单和蠢萌傻笨的表现。

其实,是西方的人权与平等价值观,已经为市场交易及其价值交换,准备了最便利、简易、快捷、安全和诚信的交易规则。实际操作极其简单的交易与合作行为,却有复杂的思想理念、价值系统和文明信仰在背后支撑着,只是中国人没有认真思考和仔细发现罢了。

以中国的暴发户态度,给美国提供150万个就业岗位,人家都置之不理、不屑一顾,还想要给世界经济的发展指引方向,还想改变世界的经济和社会规则,不觉得自己愚蠢之至和荒唐至极吗?

我想再次提醒我们的一些专家和学者:由于我们一贯坚持和实践自己单一、传统和落伍的集体、民族和国家主义价值观,而无视当今越来越普世的自由独立和人权平等价值观,中国,可能或是已经被视为整个文明世界的邪恶中心了。中国有些学者,还在反对以价值判断的立场和态度来评判事物,还主张以纯粹的事实现实和实践实用为标准来判断事物,还想用“有效即真理、成功即道理” 的纯粹物质主义和实用主义,来指导中国的改革和发展,而丝毫不顾及已成为人类价值共识的道德和正义判断,甚至还试图批判和颠倒业已成为普世价值的各种道德和正义判断。这种对文明规则和趋向的傲慢无视和愚蠢无知,终将会像朝鲜一样,让国际社会所憎恨、愤怒和不耻,让自己成为国际笑料的。

没有邪恶透顶的朝鲜吸引世界的眼球,如今的整个世界,都开始关注起中国了。中国对国民的人权态度和实际作为,就代表着中国的国家性质与制度本质。请不要再重复操弄民粹爱国的网络谩骂和街头游戏了。如果中兴企业违规问题处理不当或是态度不对,就决不是中兴一家企业面临威胁和危险的问题了。如果继续无理取闹地进行外交谴责和民粹抗议,可能还会有更多的通讯、电子、自动化、智能化等理想的未来支柱性企业,面临无法估量的凶险和危机。

中美的贸易摩擦和经济关系,背景可能就是价值观念及其文明规则的冲突和决战。当前,中国需要理清西方国家真正的宗旨目的和最后底线,需要把问题想得深远些、复杂些,需要思考问题背后的文化背景、价值背景、信仰背景和理想背景,而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研究讨论和争吵对抗了。至于中国是斗争还是妥协?是接受改变还是玉石俱焚地顽抗到底,那就不是本人所能决定得了的了。

张恩铭,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