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情懷雖存代溝 看待六四不能冷漠

六四事件29周年將至,最新民意調查顯示,港人支持平反六四比例,是10年來第二低,新一代對悼念六四冷淡,折射了年輕人對內地愈益感到疏離。新一代普遍沒有上一代的愛國情懷,現實如此勉強不來,然而香港與內地命運交纏,亦是不能迴避的政治現實,如果有朝一日內地對八九民運有了新的評價,內地與香港關係也必然會迎來嶄新局面。香港在八九民運的角色,永遠不會從歷史中抹走;抱着鴕鳥心態,要與內地割席,冷漠看待六四,等同冷漠看待香港的歷史和未來。

對內地是其是非其非

香港角色從來沒改變

港大發表一年一度的六四周年民意調查,當中變化最為明顯的,是市民對內地人權狀况看法愈益負面。認為現今內地人權狀况較1989年有改善的受訪者,雖然仍有47%,然而其實是回歸以來第二低;認為當前中國人權狀况較1989年惡劣的比例,則升了5個百分點,達到28%,是1993年調查開始以來最高。近年內地推動司法責任制改革,嚴禁偵查機關「非法取證」,減少冤假錯案,可是在港人眼中,內地公安執法濫權、打壓維權人士等問題依舊嚴重,甚至是變本加厲。

中央強調「四個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然而過度自信,有時可能變得自負,忽略不足的一面。數十年來香港扮演的一個重要角色,就是充當老實人,指出內地在政治、法治、民主等方面的缺失,希望內地與國際標準接軌,由八九民運到今時今日,這一角色從來沒有改變。除非有人認為,內地發展好壞不會影響香港,否則港人就應該敢於發聲,對內地是其是非其非。堅持平反六四,不過是這一思路的反映。

然而值得關注是,港人要求平反六四的意志,近年似乎變得薄弱。今年港大民調顯示,支持平反六四的受訪比率為54%,是近10年第二低;不支持的比率則是24%,是10年來第二高。港人是否有責任推動中國民主發展,社會意見紛紜難有結論,可是換個角度討論,相信大多數港人都會認同,內地政治變得更加民主、開放和包容,對本港利多於弊。堅持平反六四,可以是為了建設民主中國,也可以是為了香港。

過去數年,新一代對悼念六四愈來愈沒有感覺,一大原因是他們沒有上一代的愛國情懷。不少年輕人雖然追求民主,基於普世價值支持平反六四,可是「愛國」卻成為了他們眼中難以跨越的門檻:有些年輕人覺得,香港與內地在思想、生活和文化各方面均存在巨大落差,內地是「他者」,「與我何干」;亦有大學生只希望傳承追求民主的精神,而不是前輩的愛國情懷。下周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預料將連續第三年沒有大專院校參與,多間大學的學生會,也無意再舉辦六四論壇或展覽。

平反六四為港為內地

溝通可化解代際分歧

愛國情懷發乎內心,無法勉強,也不可能透過「游說」換來。上一代不可能強迫年輕人有同樣的愛國情感,年輕人對支聯會的愛國情懷有牴觸,也不能因此怪責他們,然而這不是說年輕人和上一代無法求同存異。溝通對話可以化解代際分歧,年輕人覺得六四集會「行禮如儀」,大可以由兩代人合力,構建悼念六四的新內涵和意義,讓平反六四的精神得以承傳。港人悼念六四,本身便是一場極為本土的政治運動,否定悼念六四,猶如否定香港人的歷史。即使年輕人愛國情懷不再,也不代表一定要將愛護香港與關注內地對立起來。

過去數年,本港經歷了佔領運動洗禮,以及港獨思潮衝擊,年輕一代出現兩股截然不同趨勢:一是變得愈益激進、否定整個制度;一是變得愈益冷漠,認為做什麼也改變不了整個制度,最近一項調查便顯示,尖子中學生參與公共事務有所下跌,由出席平反六四集會到參與助選活動,均出現類似情况。這兩種趨勢,都不是健康現象。部分年輕人對內地的厭惡情緒,令他們產生了割斷與內地聯繫的念頭,認為只需聚焦香港,視內地如同「透明」,然而對香港來說,內地因素是客觀存在,根本切斷不了,遑論「與我何干」。堅持悼念六四,其實是勇敢直面香港與內地的複雜關係,而不是逃避現實。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