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這些智囊們在想什麼?



最近幾個星期,中國官方和非官方智庫就美中貿易關係及未來發展,密集召開各種閉門和開門會議,試圖為焦慮中的中國政府獻計獻策。閱讀這些會議記錄和文章,不難發現中國方面對當前美中貿易問題及長遠關係的想法,包括反思、判斷、對策及中國的底線。

特別值得關注的研討會包括5月7日全球化智庫(CCG)舉辦的中美經貿形勢研討會、5月8日中國宏觀經濟學會與華創證券在釣魚台舉辦的閉門會議和5月12日至13日中信舉辦的年會。從眾多學者和政府官員和前官員的觀點看,對美中關係的現狀和未來發展的主張大致可分為溫和派和強硬派兩種。溫和派主張中國應再學美國幾十年,強硬派則認為,中國要以硬還硬、「以戰止和」。

美中關係之所以走到今天這種劍拔弩張的地步,溫和派做了一些反思:第一,中國需要明白,取代美國之後世界無老大,中國不過是多元性世界的一極;第二,遠交近攻的戰略不適宜全球化的今天,中國以什麼方式實現超越,如何處理與原有世界的關係,決定了其他國家如何對待中國;第三,中美戰略互信盡失,中國的民粹派、現代義和團派以及中美兩國的「新冷戰派」都有責任。

很久沒有發聲的中國稅務雜志社前社長張木生在釣魚台會議上提出,「老大是自然形成與世界公認的,要踏踏實實地再向美國學習幾十年」。張木生的這個說法,應當是回應社會上那種中國應取代美國成為世界老大的主張。釣魚台會議還認為,中國要正確地認識自己的力量,正確地認識美國盟友和美國之間的力量;在科技教育等綜合實力上,中國與歐美還有很大差距,不能簡單的只看總量GDP的數據,中國應該踏踏實實的向美國再好好學習幾十年。

如果說,這些看法還比較冷靜、客觀和理性,有助於美中關係未來的和平與健康發展,那麼強硬派的主張,就差強人意了。

強硬派中以中國現任政府官員和前官員居多。他們拒絕反思中國的錯誤,認為美國方面是這次美中貿易摩擦的始作俑者。商務部美大司原司長江山表示,此次貿易摩擦應該說首先是美方先發難的,中方是被迫應戰,做了該做的正當反應。他們解釋說,美方挑起中美貿易摩擦的重要根源是國內政治,而削減2000億美元中方順差完全是為了迎合選民,並不具備經濟學基礎。

他們對中國政府提出的建議是,如美方採取行動,中方必須立即反制。他們認為,中國的應對選項有:第一,當特朗普的棒子落下,中國要有「以戰止和」的勇氣和反制特朗普的手段;第二,要「邊打邊談邊拉」,防止其他國家與美國站隊;第三,「邊打邊退」,即適當市場開放,降低關稅。

這些強硬派提出了中國的底線,認為美國不得觸犯中國的底線。他們說,「中國的底線是中國的主權和發展權,無論何種情況這兩者都不能觸犯」。中國的主權涉及到台灣問題,而發展權則涉及到中國製造2025。對這兩個問題,強硬派認為,中國要毫不含糊地堅持原則,樹立底線思維,做好軍事鬥爭和外交鬥爭的準備,打消美國突破底線和亂中的圖謀。

對這些主張,筆者的看法是,強硬派提出的中國底線思維,很可能代表了習近平政府的底線思維,但是要對付眼下的美中迫在眉睫的貿易冷戰,習近平寧可先採用溫和派的主張——安撫美國,不去挑戰美國在未來十幾年的霸主地位。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阮宗澤在四月底的一次研討會上披露,習近平對美方發出一種信號,即中國沒有意圖也沒有能力挑戰美國霸主地位,就是明證。

於是問題就來了,中國會不會重回「韜光養晦」?筆者以為,有這種可能性。不過,中國過去幾十年快速增長的瞞天過海之戰術已經讓西方識破了,如果中國重回「韜光養晦」,依然用過去的基本策略「放軟身段,學會讓步,學會博弈,說狠話也是假狠話,內心要極其堅韌」,西方很難再次上當了。

此外,不管是溫和派還是強硬派,他們都認為,中美這次爭端不僅關乎貿易問題,更關乎中國未來發展方向。這個判斷是準確的。但是,如果他們認為,一個專制國家要想成為世界老大而不遭到西方和全世界不喜歡專制的國家的聯合挑戰和抵制,那是daydreaming(做白日夢)!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