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棄核 短炒中韓 遠釣美日 無往不利

許楨 作者是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

原定於下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的「特金會」,在特朗普公開宣布取消並向金正恩發出滿帶挑釁與威脅的公開信後,及至周末,美朝雙方卻又動作連連、催動復會。首先,應上周五平壤之邀,韓國總統文在寅再度於板門店與金正恩緊急會面,商討首爾如何促成「特金會」,落實金、文二人早前簽訂的《板門店宣言》。文在寅其後表示,平壤推進半島無核化決心不變。

朝美韓簽和平協議 仍屬多方戰略目標

於此之際,在太平洋彼岸,特朗普與《紐約時報》唇槍舌劍,再次批評後者散布「假新聞」,堅稱只要雙方願意,「特金會」可如期在星州舉行。而《紐時》卻提出證據,說明美國新任國務卿蓬佩奧與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對朝思路相左,如今即便復會亦必將延宕云云。特朗普什麼葫蘆賣什麼藥,似乎已「自報家門」:美、朝頭領在意者,僅在於會前氣氛是否對自身有利;至於會面本身,肯定屬兩者所願。

一時間,被特朗普讓人嘖嘖稱奇的公開信一嚇,金正恩彷彿底牌被揭,乖乖回到談判桌;然而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紐時》不經意一報,又牽引出特朗普本人想要復會的傾向愈明。可以說,無論「特金會」能否如期舉行,在多方試探之下,已見平壤也好、華府也罷,都並不打算在核問題上撕破臉。愚以為,眼前「會」與「不會」皆非重點;重點是這局牌還將打下去,而朝鮮與美韓簽訂和平協議,仍屬多方各取所需的談判主軸、戰略目標。

對特朗普而言,其政治基礎就是「凡奧巴馬反對的,我便支持;凡奧巴馬支持的,我便反對」。因而出現怪現象:明明有切實可行的伊朗核協議,特朗普在毫無預警,也不理會歐洲諸國取態情况下說退就退。作為對照,已多次試爆核武、試射洲際彈道導彈的金正恩,卻換來與特朗普見面的機會。華府對朝、伊上下其手厚此薄彼,彷彿在鼓勵中、小型國家,勒緊褲頭不顧一切擁核才是王道。

就此而言,特朗普擺出再強硬的姿態都屬多餘。其本人先指美國加強制裁是平壤服軟的肇因;其後副總統彭斯更用利比亞比照朝鮮。上述「出口轉內銷」的外交修辭,掩飾不了美國無心亦無力防止核擴散的歷史事實。不過10年之前,發生在小布殊任內,美國和擁核後的印度與巴基斯坦先後恢復情報、防務、軍貿交流,已揭示華府在這方面並無任何道德高地、領導角色與外交板斧。

只要這些「非法」擁核國對美國環球戰略有價值,就如印、巴在其中東和中亞「反恐戰爭」中發揮作用,華府仍會毫無保留地與之合作,包括輸出核技術。不管「特金會」如何推進,平壤只要一步步把棄核坐實,華府就愈發難以抵擋此一外交成果的引誘。

美國與印、巴關係改善,並不以南亞兩大宿敵無核化為前提。而伊朗被懷疑者,只是擁核的企圖,客觀上沒有任何情報、科研機構認定德黑蘭曾進行核試或與洲際導彈相關實驗,平壤遂成史上唯一基於美國因素「先擁核再棄核」的國家。若此化為現實,對特朗普而言是一筆不小的政治財富、外交資產和歷史遺產。如能放在年底中期選舉之前數月,則屬最佳收割期。

換上其他美國總統,解決朝鮮核問題而帶來的紅利,僅屬不無小補;但對刻下的特朗普而言,卻並非可有可無。在中東,「俄軍-敘利亞-兩伊」的軍事協作進入收成期。「美-俄」、「遜尼-什葉」隔波斯灣對望大勢已成。特朗普恰於其時退出伊朗核協議,默克爾、馬克龍、圖斯克等歐盟領袖先後表明,歐洲人靠美國保護的日子已一去不復還,要強化獨立的外交路線、防衛力量。

旋即,默克爾、馬克龍、安倍晉三先後到訪莫斯科,與普京談經論政;國際調查團對於俄國山毛櫸防空導彈擊中馬航客機的結論,遂未見激起西方領袖抨擊莫斯科。更有意思的是印度總理莫迪,繼出訪武漢與習近平會面後,又在經貿領域支持普京。安倍晉三在主持中日韓首腦會談後,又視習近平訪問東京是年內要務。

有意思的是,歐、中、日、印都準備以世貿組織為平台,與特朗普大幹一場,以消彌後者築起的貿易壁壘。以此為背景,想像一個沒有美國的朝鮮核協議,就像相信「特金會」代表「中國被邊緣化」一樣幼稚、一樣會被事態發展掌嘴。今天的平壤不是1970年代初的中國,「特金會」不可能是「尼克遜-毛澤東」歷史會晤重現。朝鮮因為國力懸殊,無論如何都在對美談判中處於下風,不可能掌握主導權固為事實;特朗普放錯戰略重點、虛耗美國國力、破壞盟友互信亦屬事實。

與中韓互動 已成金氏推進改革資本

事實有二,問題也有二:其一,美朝如何揚長避短;其二,如何在棋局中催動其他持份者,尤其是北京、首爾向有利於己的方位移動。就此而言,在短期,是否透過峰會尋求雙邊關係突破的唯一按鈕,確實由特朗普所掌。然而就像眼前德黑蘭尋求歐盟承諾以落實沒有特朗普的核協議一樣,在中長線,平壤卻可在北京支持、首爾斡旋的格局下徐徐棄核。

只要平壤、華府尚未撕破臉,保持「欲見未見」而非「不相往來」之局,其南北兩鄰自能找到制裁鬆綁的突破口。畢竟,除朝鮮自身外,因其棄核而得到立竿見影的安全、外交實利者,首先是中與韓。因此,繼金大中、盧武鉉後,推動「陽光政策3.0」的文在寅,亦會展現出並不以特朗普馬首是瞻的北望政策。另一邊廂,金正恩尚年輕,習近平任期也不會短,兩者協同的時間與機會,亦非文在寅、特朗普可比。無論朝鮮棄核是虛晃一槍,還是被中韓一夾一推假戲真做,單單因此而與習、文緊密互動,已成為金氏推進國家開放、經濟改革的資本。

棄核問題 金正恩運作空間遠不止於特金會

如同北京處理貿易戰一樣,在今年底美國國會改選之前,與特朗普爆發口舌之爭相當無謂,「以拖待/代變」最實際。平壤可以在國際舞台上繼續展現挽回「特金會」的誠意,客觀上也已放了美國公民、炸了豐溪里核試場。然而平壤實無必要以「特金會」為外交大禮,以支援共和黨迎戰中期選舉。只要共和黨失卻國會控制權,華府與中、俄、歐、日、印諸大國關係又趨冷,特朗普會否成為「跛腳鴨」,恐怕快至數月內便會揭盅。

如同默克爾、馬克龍、安倍晉三先後與普京重開經貿對話一樣,平壤只要在未來數年鞏固與北京、首爾關係,很快東京也會左右為難、坐立不安。對金正恩來說,從「中-朝-韓」互動中取得實質好處——維持社會運轉、民生改善、國力恢復、政權穩定——已屬眼前棄核實利。維持與華府的直接、間接對話,美朝互動的成果大可放在長線交割,屆時白宮主人不會是——起碼不必是——特朗普。若如此,是否6月12日相見於星州,決定權在特朗普;但無論是否成行,在棄核問題上,金正恩運作的空間,卻遠不止此。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