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北選局看藍綠白的未來

杭之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民進黨中執會前天通過徵召立委姚文智參選下屆台北市長。紛嚷相當時間的首都選戰格局總算初步定下來。

柯文哲確實是政壇少見的怪咖。以一政治素人乘太陽花運動「白色風潮」而起,讓當時在野且前景看好的民進黨不與爭鋒,並促成當年政治版圖震盪重組的效應。4年前這效應的背後,以及4年來柯與綠營基層間的愛恨情仇,演變到要不要再度禮讓的紛嚷,其實都隱隱有著台灣社會政治形勢變化的影子。

4年前民進黨之所以禮讓,當然是因為有一股新興的「氣勢」。4年來,柯文哲爭議不斷,但聲勢仍居高不下,當然也是因為那股「氣」隱隱還在,他也認為這股「氣」在自己這邊。所以,在民進黨決定自己提名後,柯文哲打出「超越藍綠」訴求,試著跨出全國性結盟的腳步,喊出「比藍綠更重要的是黑白,比統獨更重要的是思維」。

這些話,除了是現實政治操作外,也還聞得到柯認為天命在茲,想要掌握「白色力量」的企圖。最近有一個民調,有四分之三的民眾認同1996年總統直選以來藍綠惡鬥比較多,對國民兩黨的好感度都只有四分之一,對執政黨持負向的近半,對國民黨持負向的也超過4成。你們惡鬥,我不爽。客觀形勢讓柯有機會顧盼自雄,但現實形勢未必那麼樂觀。同一份民調,只有26.7%的受訪者支持柯市長結合白色力量組黨,不支持的趨半,達43.6%。

不斷質疑制約權力

這是很有趣的結果,是一時的氛圍還是大趨勢,值得關心台灣政治發展的人觀察。從1970年代民主胎動到1980年代反對黨成立以降,台灣經歷3次政黨輪替,老大的國民黨和新興的民進黨都經歷過花開花落。將近半世紀的變遷發展,台灣的民主歷程波濤洶湧,但在潛流下,公民社會力量的成長創造了台灣社會最大的資產。就是這個資產,孕育了太陽花,有別於黨外運動、野百合學運等前一代追求的民主,這是更加錯綜複雜而多變的政治型態。

在前一代,追求去威權、自由化、民主化,關注著選舉、議會、政黨等。新世紀伊始,剛好第一次政黨輪替,正如在實施「西敏寺制」民主之老牌西方國家所發生的,一些「後西敏寺制式」民主之要素、形式,出現在我們的政治生活中。媒體、網際網路、全球公民社會、非暴力公民抵抗、公益訴訟和非政府組織等等,一系列自下而上的權力監督機制向整個政治秩序的周邊和下方擴展,在民主政治生活中起著作用。政治學家 John Keane 將這種正在出現之新型的「後代議」政治形式稱之為「監督式民主」,其核心意涵是:對各種決策者進行公共審查和公共監控。

如 John Keane 所論,儘管這新的發展趨勢也遇到許多反趨勢,如「影視作主」(videocracy)和「電子民粹主義」(telepopulism)氾濫帶來的危險,但這種新型態民主形式的到來是一個不可逆的趨勢,這種民主形式立基於健全之公民社會,織造一張複雜的監督網絡,不斷在質疑、制約權力。

引領更好政治形式

任何要有力存活的政黨或組織,是否能踏在浪頭引領趨勢,恐怕不只是弄新趨勢之潮,更重要的,它能引領更好組織實踐社會生活的政治形式嗎?老大的國民黨能再生嗎?已過而立之年的民進黨氣力衰否?顧盼自雄的柯 P 能開創新局嗎?江流石不轉,大浪淘沙呀!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