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衝突有無出路?—談中國與西方思想對話會(下)



未普

清華大學舉辦的中國與世界思想對話會顯示,美中雙方在許多議題上鮮有共識。

關於政府補貼問題就是一個雙方各說各話的議題。美國方面譴責中國政府對自己的國有企業進行補貼,但中國不承認。出席會議的中方決策者試圖告訴美方,說政府給國企補貼,是媒體或者學術界的一個長期誤解,中國國企沒有政府補貼。不過,他們承認,中國國企的命運實際上是掌握在政府手裡。

關於不公平競爭,美方出席者直指中國競爭不公平,但中方認為是兩國的文化不一樣,對不公平競爭的理解不一樣,而不是簡單的商業問題。美國《紐約時報》專欄作者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舉例說,騰訊和阿里巴巴可以在硅谷開自己的雲服務公司,而亞馬遜和微軟卻沒有辦法在中國珠江三角洲開自己的雲計算中心,這種競爭就不公平。對話會的主持人李稻葵辯解說,這是因為中國對國家穩定和社會秩序給予的權重相對而言比美國高。這是文化不同和理念不同,不是簡單的商業競爭問題。

說到美中兩國的差異,美中雙方出席者倒是有一個罕見的共識,即美中分歧的根本要害在於體制不同、文化不同和理念不同。弗里德曼說,「可能中美真的是『異國兩制』,我們兩國之間利益相互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是政體不同,理念不同,發展階段也不同,在過去的30年裡,我們還能很好地管理我們的不同。中國在做低附加值產品時,政府的補貼及管理規則和美國的差異,美國是可以容忍的。但是現在中國在推進2025議程,要從T恤升級為AI、電動車、高科技,『我們覺得這會讓我們的經濟受到威脅』」。

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馬上表達了不滿。他說,只讓中國生產T恤,讓美國生產高科技,進行這種國際貿易的交易,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合適的;中國現在走向高科技,恰恰就是我們實行市場經濟的一種結果,並不是政府命令讓企業幹這個事,這是一個經濟規律,必須生產更高附加值的產品。

對這種說法,弗里德曼和英國《金融時報》的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Martin Wolf)表示懷疑。弗里德曼說,從T恤衫到騰訊,歐洲其實也是這樣走過來的,我們跟歐洲沒有矛盾,沒有問題。但是中國和歐洲不同,中國走這條道路到底企業自主行為還是政府在背後呢?沃爾夫則說,中國的制度體制運行起來效果比西方的制度更好,這一點很關鍵,這是不公平的,需要改變。

在筆者看來,這個對話會傳達的一個最重要信息是,中國方面「最重要的決策者」們明確表達了中國拒絕被美國改變的態度。他們說沒有哪個國家可以改變中國,而美國則希望通過幫助中國經濟開放而促使中國政治上的自由化,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阮宗澤認為,這個出發點就是錯誤的。他說,「恰恰這是美國朋友的問題,為什麼改變中國,中國就是中國,沒有人可以改變中國,中國只有自己可以改變」。阮宗澤還說,我不覺得現在或者未來有國家能夠打壓中國,因為太晚,不太可能。中國現在能夠自主做決策來實現中國夢,但是美國人能做的也是去為中國未來的道路設一些路障,這是有問題的,這是挑戰所在。

鑒於此,我看這個對話錄的結論主要有三點。第一,出席會議的中國「最重要的決策者」們公然為中國的專制體制背書,這不僅讓在座的美方思想家們深感震驚,也讓任何一個對中國還抱有一點民主希冀的人震驚。可以說,在可見的未來,如果不是發生重大的足以影響全局的「黑天鵝事件」,中國在這條專制路上,將會越走越遠。

第二,中國認為,中國肯定會崛起,但若認為,美國不應該為中國崛起設置路障,那是政治上的天真。美國認為,中國一定會追趕美國,但若想影響中國,讓中國變得更民主更自由,那是「天方夜譚」!好在美國已經明白這一點了。美國方面現在更明白的是,美國可能只有最後一個機會來給中國製造一點困難了。

第三,美中衝突,不可避免。中國會不遺餘力地追趕美國,而美國會不遺餘力地為中國追趕自己設置障礙。今後的美中關係,將是一場追趕反追趕的大戰,一場爭奪世界老大的大戰。這場大戰最終會落到民主與專制之對決!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