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修憲就是好啊就是好

China Nationaler Volkskongress 2018 in Peking | Verfassungsänderung (picture-alliance/Xinhua News Agency/R. Aimin)

憲法學者翟橘紅因為批評修憲遭受嚴厲處罰。時評人長平認為,中國不僅修改了憲法,而且關閉討論憲法的學術和輿論空間。

又到晚餐時分,小蒼蠅問媽媽:"為什麼我們總是要吃這等不雅之物?"媽媽呵斥道:"吃飯的時候,不要談這麼惡心的話題!"於是小蒼蠅埋下頭去,專心致志、津津有味地用起餐來。

這個笑話盡管未免粗俗,但是它仍然讓我想到這些年來中國憲法學者的處境。假如不雅之物不只是代表感官上的惡心和情感上的厭惡,而且可以表明它是與新鮮食品完全不同的腐爛之物的話,我想我們已經有了這樣的故事:有一個昆蟲王國,蒼蠅奪得了王位,先讓舉國飢荒數年,殍死殆半。然後,它們強迫所有臣民享用並贊美同樣的食物。

蜜蜂、蝴蝶盡管覺得有點惡心,但是都認為有吃的總比沒吃的好。後來他們也慢慢習慣了,盡管天天鬧肚子,但不雅之物畢竟也有營養,可以維持生存。憧憬未來,它和花粉之間的距離,也並非遙不可及。

怎樣維護花粉的尊嚴?

中共官方黨史說,毛澤東親自主持制定1954年"新中國"第一部憲法,為此傾注了大量心血。而同樣的黨史又記載著毛澤東的講話:"憲法是我參加制定的,我也記不得","我們每個決議案都是法,開會也是法","(我們)主要靠決議,開會,一年搞四次,不靠民法刑法來維持秩序"。他還稱自己是"和尚打傘,無发(法)無天"。

黨史上說,十年文革,法治遭到徹底破壞。其實,何止文革,自中共建政以來,從土改、反右、文革、反精神污染、六四到今天的言論管制、709人權律師案,哪一件談得上法治?但是,在蜜蜂學者和蝴蝶教授看來,文革之後,官方表面上還是作過痛改前非狀,高調建設法治,重修憲法。

今天學者們要捍衛的1982年憲法,規定了言論、出版和集會自由,還規定了最高領導人的任期限制,同時在序言裡強調堅持黨的領導等四項基本原則。而且這並非一個可以忽略的失誤,事實是序言裡的文字是鐵律,正文裡的規定形同虛設。可是蜜蜂學者和蝴蝶教授仍然滿懷期待,認為這樣的憲法並非不雅之物,而是沒有完善的花粉。他們倡導建立維憲審查制度,維護花粉的尊嚴。

經過用心良苦的討論和邏輯艱難的思辨,學者們普遍認為,憲法序言沒有法律效力,正文規定才是法律條款。無論從官方言論還是法律實踐看,這都是自欺欺人的妄言。但是學者們認為,只要你把它當花粉對待,它就會變成花粉。蒼蠅學者也勤奮著述,論證西方昆蟲王國的花粉品質低劣,並不是我們的憲法目標。這部前後矛盾的憲法,才是我們需要的社會主義花粉。但是蜜蜂學者和蝴蝶教授良知未泯,苦心孤詣地介紹西方昆蟲王國花粉的真相,堅信沒有昆蟲不喜歡花粉的美味,沒有誰都擋得住春天的到來。

用餐的時候不可以沉默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中國的发展基本都在這樣一個寓言敘述框架之內:民主未必可求,但法治正在完善;法治完善的過程,必然對權力形成制約,從而促成民主的目標。人們應該有足夠的耐心,等待變化的慢慢到達。這是中國國內及西方主流輿論共同炮製的話語,一方面給中共政權構成壓力,一方面也維護了它的穩定統治,並讓它成為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

2008年北京舉辦了奧運會,西方國家发生了經濟危機,這讓中共認為有機會挑戰上述話語框架。習近平上台以後,提出了"四個自信",屢屢表示不僅要領導中國,而且要做全人類的燈塔。在他上台之初,人們期待他先在黨章中廢除毛澤東思想,隨後在憲法中取消堅持黨的領導。事實完全相反:他首先提出不能以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然後全面反對普世價值,最後修改了憲法--把堅持黨的領導從序言裡搬到了正文,取消了最高領導人的任期限制。

憲法學者大多沉默了。還有少量的學者不甘心,希望告訴人們花粉就是花粉。最新的一個例子,发生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該校副教授翟橘紅,4月底在授課時批評人大憲法修改,學校斥責她妄議中國人大制度,片面介紹其他國家或地區政治制度,對學生產生負面影響,決定開除其黨籍,予以記過,並將其調離教學科研職位,同時建議提請发證機關取消教師資格。

蜜蜂讀者和蝴蝶網民感到震驚。他們前往豆瓣網,為其著作《違憲審查與民主制的平衡》打出高分以示聲援。豆瓣隨後刪除了相關條目。

與此同時,呼啦啦地,全國各地高校紛紛成立習近平思想研究中心。黨的喉舌學者理直氣壯,而且曾經有黨有距離的青年學者紛紛靠攏,例如華東師範大學政治學系吳冠軍教授,幾天前《人民日報》发表文章,稱頌"習近平同志高度重視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

越來越多的人回味起文革贊歌:"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啊就是好啊就是好!"還重溫了更加感人的肺腑之言:"忠於革命忠於黨,黨是我的親爹娘,誰要敢說黨不好,馬上叫他見閻王!"

至此,故事演變成了:又到晚餐時分,媽媽對小蒼蠅說:"今天我們的食物,仍是世界上最美味的社會主義花粉!"小蒼蠅央求道:"媽媽,吃飯的時候,能不能不要談這麼惡心的話題!我默默地吃下它不行嗎?"媽媽呵斥道:"不行!你必須自信,一邊吃一邊高歌,向全世界講述舌尖上的蒼蠅王國!"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