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亦武公開劉霞錄音聲帶

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流出哭泣的呼喚。(資料圖片)
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流出哭泣的呼喚。(資料圖片)

仍被中國當局軟禁的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透過旅居德國的異見作家廖亦武,公開一段長約七分鐘的通話錄音。廖亦武表示,4月8日致電劉霞,希望她能親自向內地當局遞交出國申請,以便名正言順到德國保外就醫治療抑鬱症。劉霞當時情緒激動,期間不斷哭泣。到了4月30日,廖亦武再次致電在北京家中的劉霞,劉霞說,「現在沒甚麼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裡。曉波已走了,這個世界再沒什麽可留戀,死比活容易,以死抗爭對於我,最簡單不過。」(戴維森/何山 報道)

廖亦武披露,2018年4月1日劉霞57歲生日前,德國大使曾致電給她,轉達了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問候,並相約不久後在柏林打羽毛球。廖亦武說,據他所知,4月上旬德國外交部已經作了具體安排,包括如何不驚動新聞界,如何將劉霞從機場接到某一隱蔽地點,安排治病和調養等等。

2018年4月8日,廖亦武致電劉霞,希望她能親自向內地當局遞交出國申請,以便名正言順到德國保外就醫治療抑鬱症。劉霞當時情緒激動,期間不斷哭泣。根據廖亦武授權香港《眾新聞》發布的音頻,劉霞與廖亦武的對話中不斷哭泣。

劉霞︰我甚麼狀況、情況,(德國)使館都知道,全世界都知道,我還要一遍一遍弄這些那些東西幹甚麼?

廖亦武︰但是你面對的情況也比較特殊啊……這邊,德國政府是一直在和他(中國)談。

劉霞︰我沒地方傳遞,我又沒手機,沒電腦。

廖亦武︰那好吧,好吧。

劉霞︰全世界都知道我沒這些,他媽的還老是要來要去的。

廖亦武︰我們這邊,就是……

劉霞︰那我明天就寫,明天就交上去——你現在現場就錄音下來——我他媽惹急了就死在這兒……死了拉倒……明明知道我不具備所有的途徑和條件。(哭泣)

廖亦武︰那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他是這麼說的,你完全是享有中國法律……

劉霞︰我這些都知道,你不用重複,我又不是一個腦殘。(哭泣)德國大使(打電話)後,我都開始收拾東西,我一點也沒說拖延甚麼的,老是逼著我一些我做不到的事情。

廖亦武說,他擔憂劉霞再次「失蹤」,像2017年那樣,而中國官方還乘機宣稱,是劉曉波和她不願出國。於是不會再低調,公開4月8日,致電劉霞的錄音。至於4月30日,廖亦武與劉霞的通話,音頻沒有公開。

劉霞的好友胡佳在推特公開劉霞的住址,在北京玉淵潭南路九號院17號樓。從2011年8月至今,胡佳曾超過三十次到她家樓下。有幾次和劉霞有過交流。當劉霞說自己恐懼和崩潰時,胡佳最大的擔憂就是劉霞從自家南面或北面的陽台跳下來。胡佳說,在劉暉被捕時劉霞也曾對國保講過,「你們想讓我從樓上跳下去嗎?」

身患抑鬱症的劉霞,自從丈夫劉曉波2010年獲諾獎以來,實際上一直處於軟禁狀態。去年7月,劉曉波在被禁止出國治療晚期肝癌後去世。西方國家和國際社會自此一直呼籲北京當局允許劉霞按照自己的意願離開中國。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