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外交探戈的變幻舞步



美國與中國外交探戈的舞步變幻,時而急速粗野,時而緩慢溫柔,互有進退,但舞步的基本調子從來沒有變化,誰也離不開誰,在全球化的樂聲中,中美是一對永恆的、愛恨交織的舞伴。

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華政策似乎在一夕間急轉彎,他在五月十四日推特上宣布,對中興案重新審理,要避免這家中國公司的眾多工人失業,說已經指示美國商務部對此作出處理,又說和習近平有良好的關係。這和他過去一個月來的嚴峻口吻完全不同,也讓中美外交探戈舞出迷幻舞步,舞影凌亂,讓人摸不著邊際。

但朝鮮也在一夕間急轉彎。五月十六日的凌晨,朝鮮發表聲明,說美韓堅持舉行針對朝鮮的聯合演習,是挑釁行為,因此緊急停止原定當天舉行的朝韓高級官員會議,並且警告,如果美方只是要求朝鮮單方面棄核,平壤考慮不會參加原定六月十二日在新加坡舉行的金正恩特朗普高峰會議。

美朝的急轉彎,其實都是圍繞與中國的關係。特朗普對中國示好,因為他發現中方對美國農產品輸華施加強壓,而朝鮮的急轉彎,則是發現中國是它的堅強後盾,要提高價碼,在峰會前搞一個突襲。

金正恩這樣的風格,其實師特朗普的故智。特朗普作為一位商場的交易老手,也喜歡在關鍵時刻搞突襲,讓對方措手不及,吃定對方如果立刻翻臉,只會損失重大,最後只有在談判中陷於被動,一步一步地墮入對方的陷阱。

特朗普較早前對中國放出求和訊號,其實也是美國對華政策的微妙轉變,在於不斷在戰術上作出調整。美國月前在中興芯片事件中的嚴厲與高傲的姿態,配合要提高中國鋼鋁進口的關稅,都是高舉「美國第一」的旗號,爭取美國本土選民的支持,讓年底中期選舉萬無一失。但美國發現中國在低科技領域反擊,擊中了美國最敏感的部位,中國限制美國大豆的輸入,並且在各種新鮮農產品的進口上,都採取行政手段或明或暗地阻擾,那些農產品在碼頭上接受更嚴格的檢查,讓美國的貿易商吃盡苦頭,也導致美國農業州的利益嚴重受損。特朗普看在眼裏,當然要找到應變方法。

但美國感受到中方的最大壓力,卻是朝鮮問題中的中國角色。六月十二日的新加坡美朝高峰會越來越近,美國發現朝鮮的背後其實就是中國。週前金正恩前往大連與習近平密談,就是要討論有關峰會的中朝共識,北京肯定誓為平壤的後盾,確保朝鮮擁有強大的底氣,才可以與華府平起平坐,才可以不卑不亢,不輸人也不輸陣。關鍵就是中方對朝方的強大支持,不會容許美國強壓得分,甚至讓美國覺得,如果條件談不攏,即使最後不歡而散,也在所不惜。

這對特朗普來說是一大壓力。如果美朝峰會談砸了,肯定會使得年底中期選舉更為兇險,陷特朗普於危急淵藪中。

同時美國對北京的秘密武器就是打出「台灣牌」,因此推動「台灣旅行法」,要變相推翻《上海公報》,也等於揮別基辛格主義。但問題是北京從另一個方向展開反擊,總理李克強訪問日本,打破這幾年的堅冰,兩國關係開始好轉,也使得日本要對台灣「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也就是說,北京的「日本牌」可以連消帶打地化解美國的「台灣牌」,讓小英政府依賴美日的布局缺了一大塊,無法對北京形成犄角之勢。同時北京也在拉丁美洲積極撬動台北的邦交國家,使台灣外交上陷於四面楚歌的狀態,對美國的「台灣牌」都非常不利。

歐洲國家也對美國在伊朗核子協議中的作為非常不滿,因為美國要強迫歐洲國家加入美國全面制裁伊朗的行列,也立刻損害歐洲經濟上的巨大利益。空中巴士和很多重要商品都要被迫選邊站,也都義憤填膺,對於美國「自鳴正義」(self-righteousness)的做法極為不滿。這也導致北京與歐洲可以聯合起來,對美國形成新的制衡。

同時,美國共和黨內部發現,特朗普的單邊主義其實損害了華爾街的利益。美國若長期反對全球化的布局,勢必使得美國在全球的生產鏈斷裂,從關稅到各種的限制自由貿易措施看似損人,最後不但不會利己,還會倒過來反撲,害了自身的利益,形成了一種奇特的「回力球效應」(boomerang effect)。

面對北京反擊以及內部的壓力,特朗普思前想後,還是對北京換上笑臉,不再在中興事件上咄咄逼人,爭取北京在這些議題上尋求雙贏,既要保持美國經濟上的利益,也要在外交上取得勝利,成為特朗普的外交政績。

這也解釋了中美外交探戈的舞步凌亂,時而急速粗野,時而緩慢溫柔,但它的舞步的基本調子其實從來都沒有變化,就是爭取在適當的時機,將美國的利益極大化。此刻特朗普採取了戰術的撤退,但戰略的目標非常清楚,就是要壓制中國的崛起。這是一場有進有退的外交探戈,舞影變幻,但誰也離不開誰,在全球化的樂聲中,中美還是一對永恆的、愛恨交織的舞伴。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