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学者陈文敏批“中国人不可有外国法官”之说短视民粹

卸任港大法学院院长陈文敏 DR

前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院长陈文敏接受访问时批评香港近年来有“中国人不可有外国法官”之说,是短视和民粹。他告诉苹果日报,地位显赫的海外法官有助建立香港法院声誉,才能守住一国两制,对中央近年释法等干预香港的举动感到忧心,有如把大陆制度强加于香港身上,“香港同内地制度是否越来越接近?”

一度是香港大学副校长热门人选、但因在占中一事立场不符合北京意旨而落选的陈文敏,最近获选为香港大律师公会执委。他在访问中说,1997年前香港的终审权在香港枢密院,当年法律界讨论回归后终审法院的组成问题时,认为香港在普通法制中是一个很小的法域,如能邀论普通法系中声名显赫的法官加入终院,将能提升香港法院在普通法制中的地位,提升国际社会对香港法律制度的信心。

他说,香港作为国际城市,需要国际社会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海外如果看待中国法院的独立性呢?相对于香港的法院,尤其是香港终审法院,是对整个普通法制相当尊重。”陈更指,现时法制已是两制之间最大的差别,“我们有司法独立,香港政府需要守法,如果它有违法可以告上法院,你是相信法院能够有公平的裁决。”

最近获任命的两名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分别是英国最高法院院长何熙怡女男爵(Brenda Hale)和加拿大最高法院前首席法官麦嘉琳(Beverley McLachlin)。陈文敏形容,二人分别是英国和加拿大的首席法官,都是在普通法系中声名显赫的法官,二人愿意接受任命,等于告诉国际社会,她们相信香港仍然有一国两制,仍然有司法独立,是对香港投下信任一票,“如果连这样也不要,你放弃了一些什么呢?”

然而,国务院2014年却颁布白皮书要求法官“爱国”之后,香港亲共阵营对香港的海外法官制度口诛笔伐,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饶戈平甚至称终院有海外法官只是过渡安排,回归五十年后可考虑修改。

作为香港唯一名誉资深大律师,陈文敏形容回归初期中方对香港法院尚算尊重,但近年外籍法官饱受压力,中方干预也越来越大,甚至不再受制于基本法,“我喜欢如何解释法律就是法律”,而中方这种对法律的看法“完全同法治相距千万里”。近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先就宣誓桉释法,后为一地两检安排作决定,令陈文敏感到忧心,“香港同内地制度是不是越来越接近?我们是否丧失了我们的司法独立?”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