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哀愛兒命喪貪腐 詰問川震豆腐渣真相


2008年5月21日,富新二小數十名遇難學生家長手捧兒女遺照上街,拉起「還冤死的孩子一個公道」橫額。10年過去,不少家長也漸漸絕望、放棄,堅持維權者寥寥可數。(資料圖片)


桑軍(前中)是綿竹富新二小遇難學生家長的「帶頭人」,妻子劉孟瑛(後左一)在地震翌年誕下幼子桑睿峰(前左一),站在他背後的其他家長均有一個共同心願:國家能夠主持校舍質量調查。後排右起為家長陳學芳、陳學蓉,以及失去獨子後再無生育的楊紅及其夫楊俊。(曾憲宗攝)

編者按:10年前的5月12日,四川汶川縣發生黎克特制8級大地震,造成8.7萬人遇難,37.5萬人受傷,山河破碎、生靈塗炭。10年後,本報記者重返災區,這裏仍能聽到豆腐渣校舍遇難學生家長的控訴、知識分子鍥而不捨的上書,也有香港醫生十年如一日赴川援助、殘疾學生重新站起來、村民抱怨產業轉型後收入減少、港企到四川尋找商機等種種故事。本周一至六,明報中國版的川震十年回顧專題,會為讀者細說當年那些令人牽掛的人和事。

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發生時,豆腐渣校舍倒塌造成師生嚴重死傷,其中綿竹市的富新二小教學樓倒塌,致126名學生死亡,一班家長10年來堅持申訴、上訪都沒有結果,不少人因此患上抑鬱症,尤其是失去了獨生子女的父母,喪子之痛,10年來從未能忘記。

擬赴京上訪 抵河南遭強制帶回

「兒子啊,相信國家,相信習爺爺會為你申冤的,放心,爸爸永遠會為你討公道。」清明節,桑軍為兒子桑興鵬掃墓時這樣說。桑軍是富新二小上訪家長的「帶頭人」,他最近寫了一封信給新一屆國家領導人,包括國家主席習近平、總理李克強、副主席王岐山等,希望領導人能主持國家級的專項調查,查出校舍倒塌的真正原因。上月21日,他與另一名家長打算到北京上訪,到河南鄭州轉車時,即被當地官員強制帶回四川,「我們用身分證買火車票,他們就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會到哪個站下車」。

溫總許諾燃希望 高壓維穩失信心

桑軍仍記得,地震發生後不久,時任總理溫家寶站在廢墟上對陳情的家長說,會「一查到底」、給他們一個滿意的答覆,他們當時很高興,但是後來的高壓維穩令他們失去信心。「黨的政策是很好的,但是下面的人沒有落實到位」,桑軍把當局打壓歸咎於「周永康時代的政策」(周曾任四川省委書記、地震期間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桑軍太太劉孟瑛在地震次年誕下小兒子桑睿峰,現在已經9歲。桑軍說,以前都騙幼子說「哥哥去了讀大學」,他就會問「為什麼我放假,哥哥沒有放假?」桑軍就答,哥哥在北京讀大學,那是很遠的地方;後來又稱哥哥在外打工掙錢回不來,但是兩年前,桑睿峰跟着父母去掃墓,終於知道哥哥已經「不在了」的事實。

劉孟瑛說,睿峰很懂事,他每天上下課都會經過已重建的富新二小,他知道媽媽經過時會不高興,就主動說「你不要轉過去看,我知道你看到哥哥的學校會傷心」。「我們和政府不是敵對的狀態,如果我的孩子不死的話現在已經21歲了,是國家不願意面對這件事」,劉孟瑛在幼子的作文簿上,寫下一封給長子的信,當中憶述自己用雙手去刨校舍的廢墟刨到鮮血淋漓,大聲呼喊兒子的名字卻無人回應,「兒子啊!你和你的同學用你們鮮活的生命為那些貪污腐敗買了單,那所你們嚮往的學校,每天都會興高采烈去上學的學校,最後卻成了埋葬你們的墳墓,多麼可悲!多麼可恥!」

委託律師協助 取走資料失聯

家長坦言,他們只接受「一國兩制的香港媒體」採訪,不接受外媒採訪,因為「自己國家的事情要自己解決」。桑軍夫婦二人均表示,向國家申訴不是為索取賠償,只是要還孩子一個公道,搞清楚到底是不是豆腐渣工程、誰應該負責、誰應該法辦,才能解開他們10年來的心結,「不然的話,娃娃走得太冤了」。他們也曾找過律師,甚至把很多資料原件給了一名上海的律師,但是對方後來聯絡不上,資料也無法取回。

政府否認「人禍」﹕地震烈度太強

四川省住房城鄉建設廳總工程師殷時奎否認川震涉及「人禍」,他上月27日向香港傳媒採訪團表示,「造成校舍垮塌的主要原因是地震烈度遠遠大於我們的設防烈度」。殷時奎指出,災區房屋設計只能抵抗6到7級烈度(修訂麥加利地震烈度,共12級)的地震,而「5·12」地震最大烈度達11級。四川省建設廳2009年亦曾得出類似結論,稱經過2500名專家及技術人員調查,尚未發現主要因建築質量原因而導致房屋倒塌的個案,認為房屋損毁的主要原因是地震能量巨大,以及學校的結構是大開間、大開窗、外走廊等形式,較易倒塌。

香港 明報 記者 林迎 鄭海龍 - 四川報道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