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經濟何去何從?



在美國開打對中國的貿易戰之後,美國貿易代表團今天到北京展開談判。談判不僅影響中美經濟,對香港也有很大影響。早前美國商務部的調查報告,指來自中國、香港、俄羅斯、委內瑞拉及越南的鋼材和鋁材對美國產業和國家安全有影響,建議大幅增加關稅至23.6%(其他國家只徵收7.7%)。美國首次將香港列入與中國同一名單。商務局長邱騰華曾為此與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會面,指香港是一個獨立貿易關稅地區,要求豁免。對於一方面香港教育局認為需在課文強調香港是在「中國境內」,另方面又要求其他國家將香港列為中國境外的「獨立關稅地區」,是否自相矛盾?既要面子又要着數?

美國貿易代表團由財長Steven Mnuchin率領,團員中的貿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和白宮顧問Peter Navarro,這兩人對中國持強硬和批判立場,尤其是Peter Navarro曾寫過《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這本書。

麻省理工大學教授黃亞生表示,美國政界、商界和學術界已經形成了廣泛的共識,那就是在對華貿易問題上,美國應該放棄長期遵循的交往戰略,要選擇更強硬的方式處理。

近日,美國著名時事評論家Fareed Zakaria撰文,表示美國過往對於中國會更加開放本土市場的期望是錯誤的,中國在貿易上對於外國企業設置了過多的壁壘。奧巴馬政府的助理國務卿Kurt Campbell也發文表示,美國過往和中國在貿易上的合作,並沒有讓中國按照美國期望的方式,開放自己的市場。這兩人都是美國的精英,而且都是堅定的特朗普反對者。然而在中美貿易問題上,他們卻一同選擇和特朗普站在一邊。

交往戰略認為美國可以通過貿易和投資等經濟活動影響中國的經濟和政治改革,它和圍堵戰略最本質區別就在於它認為美國不應當遏制中國的崛起,而應該幫助和積極參與到中國的崛起過程:向中國開放市場、接受留學生、鼓勵美國公司在中國投資……

二、三十年來,美國政治、知識和商業精英相信通過和中國自由貿易,支持中國加入WTO,通過給中國參與更多的國際貿易和投資活動,可以讓中國熟悉國際規則,推動市場開放。現在基本上放棄了這個期望。這絕對不是因為中國經濟崛起而使美國感到受威脅,像一些愛國狂熱者說「美國嚇尿了」。交往戰略從來沒有排斥中國的經濟發展,它所期待的是經濟發展可以推動體制的發展,可以使中國遵守國際規則。中國的政局變化使美國徹底失望了。

現在還不能說美國已改為採取圍堵政策。簡單地說,現在美國對華策略是從過去的「先交貨後交錢」,改為「先交錢後交貨」,也就是要求中國先遵守貿易規則和市場經濟的基本原則,然後再和中國進行自由貿易。

據透露,這次貿易談判,美方未如以往慣例,派出先遣隊到中國作初步商討,因此預料美方將面對面採取強硬立場,看來達成協議的機會渺茫。

在反港獨的雷聲中,香港經濟何去何從?

李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