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林校长的思想比白字更可怕

微言微语@DR

美国总统特朗普十号凌晨率家人和副总统登上飞机迎接三位从朝鲜获释的韩裔美国公民,这段视频今天在微信圈转发后引发不少留言感叹,虽然这件小事并不是本次节目的主题,但还是忍不住要晒晒微民的议论,比如一位 微民这样说道:“三位被朝鲜扣压的美国人质回国,正副总统半夜三更竟亲临机埸迎接,其规格超过迎接任何一个国家元首。这三个人都不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而是眯眯眼扁鼻子的黄种人。不让美国强大,上帝都不好意思。”

另一篇标题为《把人当人,虽远必救,这样的祖国有谁不爱?》的网文这样写道:“这样的待遇,比任何一位访问美国的外国元首都要高。尊重生命,保障人权,这样的政府才配拥有人民赋予的权利。人权有保障,人民才能活成真正的人;人权没保障,人民永远是一群奴才和饿狼。奴才和饿狼组建的国家,永远不会强大,更不会伟大。对待公民的态度,是文明与野蛮的一条分界线。如同水总是从高处往低处流,文明的发展和传播也具有方向性,总体上是由文明国家自发地流向非文明国家。有的国家很自然地接受了文明的洗礼,融入了文明世界;有的国家却殊死抵抗,还绑架国民一起抵抗文明。这就造成了一种极其荒诞的景象  那个拒绝文明的政府越来越孤立,而备受压迫的公民转而与外部文明世界形成了利益共同体。”

接下来再谈本周引爆网民热议的主题。5月4号,北大120周年校庆,校长林建华在致辞时,将“鸿鹄志”中的“鹄”读成了“hào”。其实中国著名学府领导念白字时有发生,顶多引发民众一阵调侃,算不上新闻事件,白字领导大多连道歉这个过场都无需走,可偏偏林校长郑重其事发了篇道歉信。虽然道歉信 行文表面诚恳,但末尾一段却暴露了远比不识字更可悲的问题,林校长说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

如果说林校长念个白字可当作中国最高学府的一则笑话,那么校长向世界公开表示“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后,笑话已变成苦笑,正如一位网民所说:”这必将成为中国教育与科学的一个里程碑事件”。

先来看北大在校生对自己尊敬的校长大人的回敬,一位北大在校生在回帖中写道:“焦虑和质疑不能创造价值?你果然水平很低,人类有了焦虑和质疑才可以产生真理,如果没有焦虑和质疑,人类还在山洞里,在树上,在大海中。如果不质疑,太阳还是宇宙中心,地球还是宇宙中心,甚至,地球是个乌龟背上的盘子,人类的进步都是基与焦虑与质疑。只有焦虑与质疑,才会让个体,民族,国家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另一位在校生这样写道:“你的思想是什么?北大建立之初,就有蔡元培先生提出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林校长,你的思想是什么?岳昕之事余温未了,估计她还处在胆战心惊中。在你的管理之下,北大差一点再次出现林昭一样的悲剧,你有什么脸面说 要我们理解你的思想?”

一篇题为《没有质疑,何来进步》的网文这样写道:”放眼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培养学生的质疑精神、独立思想,既是教书育人的精髓,也是身为教育者的最重要责任。只有这样,才能形成踏实的学风,培养出创新的人才,塑造心智健康、思维正常的公民,让整个民族立于世界优秀民族之林。可是,中国的教育却视质疑精神、独立思想为洪水猛兽,将人类这种区别于其他一切动物的高贵品质,从家庭到学校千方百计予以扼杀,把一个原本健康、活泼的青年,变成了不会思考的行尸走肉!”

一位网民就林校长道歉信发出这样的感叹:“据我肤浅的体会,我们的教育最大的问题就是不会独立思考,其表现就是不会提问、不擅提问、不敢提问。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代教育最核心的价值之一就是质疑(求真)  这个质疑,既包括指出校长大人念了错字,更来自对所谓“重要讲话”的内核的质疑,乃至摒弃。也就是说,真正让人感到可怕的,并不是一个或两个错别字,而是林校长这封致歉信再次暴露出来的最基本的大学价值观问题,以及不肯直面“信息公开”等问题(质疑的一种具体表现),因为它才会真正“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

中国长沙信息学院院长刘耘在其个人微博上就林校长道歉信发表了三点看法:“第一,道歉是诚恳的,比死不道歉强百倍。第二,成长于文革的一代人,国文等人文素养当然是文革造成的,并非推卸责任,能够用亲生经历告诉人们浩劫之危害,比那些把浩劫说成是“艰难探索”的无耻之徒强万倍。第三,不应容忍的错误是对质疑的否定。这种认知与大学精神科学精神完全对立,在当下大环境大气候下 出自颟顸官员之口 很正常,出自北大 林校长 道歉信则不可原谅.”

法广RFI 桑雨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