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苦執政還是痛苦執政

民進黨理論家林濁水曾以《痛苦執政》作為阿扁執政8年的專書書名,十分傳神。現在,蔡英文正在「艱苦執政」,希望她不要墮入「痛苦執政」的深淵。

蔡英文上任後很努力做改革,其任事之勇超過馬英九很多,但是為什麼民調對蔡的滿意度和支持度都每下愈況,最差的甚至掉到只有27%?一般民調平均滿意度只有30幾%。究其原因,主要有4項不討人喜歡︰

1、沒有對改革排出優先順序,結果是所有改革同時並舉,得罪許多被改革的民眾,加上彼此鼓譟相結,引發連鎖反應,形成社會的對立群體相互激盪,音量即以幾何級數擴升,予人社會不安、嘈雜無序、治安退步等誇張的印象;而台灣人民非常重視秩序與公正,蔡政府沒有做好這些以致人民相當失望。對台灣民眾而言,只能二擇一的話,會捨改革而留秩序、捨效能而擇和諧。

低估改革反抗力道

2、改革之初,蔡政府低估了被改革的對象反抗的力道。除了威權專制國家,一般政體的改革都不敢減少某些群體的既得利益,擋人財路自古就是政治大忌,只能增加或不動原先的既得利益。但是蔡的改革是搶救國家年金的財務危機,不可能不動到他人的既得利益,那就犯了人性的大忌。現在回頭看,或許對軍公教警消的既得利益不去更動,只把往上加的部分取消,可以較順利推動,例如把原先每年因抵消通脹而增加的金額長期凍結,把選舉時開的支票一律刪除,什麼敬老、春節等福利金,單一化社會安全金的發放。像18趴這種莫名其妙的津貼作廢,但絕對不去碰觸本來人家的二畝三分地。馬英九就比蔡英文狡詐,明知年金問題多多,還說年金今天不改,明天會後悔,結果過了8年,該改的紋風不動,自然也不會有八百「壯士」找他麻煩。

負面效應大過正面

3、所有的改革正面收穫永遠比不上負面效應的威力。改革就算成功,但受到傷害的既得利益群體上街一鬧,陽光頓時在暮靄四合中黯淡失色,八百「壯士」之流的勢力即使是少數中的少數,代表性不足,但只要把事情搞大,尾巴就足以搖狗,蔡政府只好一再讓步,而一旦讓步對方立即順竿就爬,得寸進尺,扭曲公共政策的本質。

4、就像改革的負面效應威力大過正面效應,持正面態度的人們通常較緘默保守,不太願意為自己贊成的政策公開表態支持。然而持負面否定態度的人通常會大聲疾呼、搥胸頓足、私憤填膺、要死要活,搞成好像少數是多數,私慾是正派,公益是迫害那樣。如果反改革者是多數,那就下詔罪己,檢討反省,停止一切改革動作,賠償受損人士。

蔡政府現在要明辨反改革人群是社會多數還是少數,甚至極少數。如果是少數,那政府就應「雖千萬人吾往矣」,強行通過;若顧忌「多數暴力」反而縱容少數暴力,若怕背負「多數暴力」之名,那就什麼改革都如風中之屁,無色無味無聲無影無蹤無奈。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