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霞:晓波走了这世上再没有什么让我留恋的


刘霞(视频截图)

 

(法广RFI 阿曼亭)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妻子刘霞的情况,在5月4日星期五下午上市的法国晚报世界报的国际版面上得到了报道。

文章的标题是:刘霞说:“晓波走了,这世界上再没有什么让我留恋的”。副标题写道,受到禁闭的诺贝尔和平奖的遗孀绝望地表示中国拒绝让她去德国。

 

署名Brice Pedroletti的文章写道,中国诗人廖义武是2017年7月去世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及其妻子的老朋友,廖义武决定在刘霞无法去德国的这一事情上打破沉默,刘霞本来应该四月份去德国,可后来又不可能了。 自从2010年诺贝尔奖颁给她狱中的丈夫之后,刘霞这位今年57岁的诗人和摄影师,就一直被关在北京的家中,而她又没有被指控有任何违法的行为。

 

异议人士廖义武是“黑暗帝国”一书的作者,在这本书中,廖义武讲述了天安门事件后他在中国监狱中度过的几年地狱般的生活。廖义武近日在好几个网站上都转述了刘霞4月30日和他通话时所说的绝望的话。 在第二次通话中,刘霞告诉他,她不再害怕任何事情。刘霞说:“如果我不能离开,我会死在家里,晓波不在了,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让我留恋,死比活更容易。” 在4月8日的一次通话中,刘霞已经提到了死的事情,不过刘霞也说,她没有器材来将死付诸实施,刘霞随后在电话里哽咽了十六分钟。

 

Brice Pedroletti的文章写道,自刘晓波逝世以来,德国已经向中国当局表示德国希望接纳刘霞。 北京首先要求她在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之后走,随后又要求刘霞在2018年3月的人大会之后再出发。

 

廖义武说,4月1日,德国驻华大使给刘霞打电话,转达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特别问候,表示刘霞很快可以在柏林打羽毛球 ,这么说的原因是刘霞时常被允许在北京与亲戚打羽毛球。

 

廖义武解释说,在柏林,接待刘霞的安排,包括临时公寓,艺术家奖学金,抑郁症专家门诊,等等,都已经准备就绪。 他说,德国外交部甚至在媒体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到机场迎接刘霞的准备,但刘霞却一直没有能够到来。

 

由于中国当局确认刘霞享有和任何其他公民同样的自由,所以廖义武要求刘霞再度向中国政府提出离开中国的请求,可是,刘霞愤慨地说:“ 德国大使馆完全知道我的处境,全世界都知道,写一遍,再写一遍同样的东西,能有什么用呢?”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四(5月3日)表示:“刘霞是中国公民,中国当局将依法处理这些问题。” Brice Pedroletti的文章援引国际特赦组织驻香港研究员William Nee写道,对中国政府来说,是时候让刘霞出国,是时候不再假装刘霞在中国很自由了。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