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獨之爭烽火燃燒,正名公投走向制憲

台灣立法院通過公投法修正案,大幅降低公投門檻,給島內政局與兩岸關係投下震撼彈。新修的公投法已成台獨分子利器,雖涉及領土變更、兩岸協議、制憲等不能用於公投,但是各種「變相台獨公投」提案正醞釀推出,直逼兩岸關係紅線,威脅台海和平;執政的民進黨不認「九二共識」,在野的國民黨無力反獨,統獨之爭直接擺上了枱面。

超訊May
《超訊》2018年5月號

中國的主權紅線在不斷被衝撞,台灣海峽兩岸的統獨之爭真正擺上了桌面,兩邊都嚴正以待,統獨烽火燃燒台海。

提前結束南海演練,解放軍揮師台灣海峽,在貼近台灣金門島附近海域舉行實彈演習。大陸官媒發表社評指,解放軍在台灣海峽舉行實彈軍事演習,是對「台獨」活動猖獗發出的警告。並點名台灣行政院長賴清德,指他若再公然宣揚「台獨」,大陸將會推出進一步的反制措施。

而早前,台灣海軍先於大陸在台灣東部海域舉行「戰備抽測」聯合操演,採取「實兵不實彈」方式,蔡英文當日早上亦前往台海軍蘇澳基地,親自登上基隆艦並出海視察操演。台軍出動有紀德級、成功級等大型艦艇,以及沱江艦、三艘錦江級艦及六艘飛彈快艇,共二十艘艦艇。台空軍亦出動八架F16戰機,並發射熱燄彈。對悍意味極濃。

賴清德自認「台獨工作者」

民進黨執政以來,台獨氣勢熾熱,修改公投法以為「台灣正名」鋪陳,行政院長賴清德多次重申自己是「台獨工作者」。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指,賴清德狂妄挑戰兩岸關係現狀,危及台海和平穩定。行政院則回應,賴清德的發言是政府歷來的立場。兩岸直接明槍明鬥。

去年12月12日,台灣立法院三讀通過了《公民投票法部分條文修正案》,這次修法則大幅降低提案、連署與通過門檻。修正案規定,公投提案門檻從總統選舉人總數千分之五,調降到萬分之一;連署門檻則從百分之五降到百分之一點五;通過門檻則改為有效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且有效同意票達投票權人總額四分之一以上。

以這一屆台灣領袖選舉人數為基準,未來只要1879人就可提案發動公投、28.1萬即連署成案,469.6萬人投下贊成票,並獲得相對多數就通過公投。有輿論認為,大幅降低公投門檻,將給島內政局與兩岸關係投下震撼彈。新版《公投法》將打開民粹動員的潘朵拉魔盒,各種議題的公投風起雲湧,社會將為此付出巨大代價,甚至造成政治危機。

《公投法》修正後,提案連署門檻和通過門檻也大幅大降。今年年底恰有「九合一」選舉,公投案「井噴」。粗略估計,朝野各陣營醞釀多個公投案,包含社民黨「反過勞公投」,下一代幸福聯盟「另立專法保障同婚權益公投」與時代力量「最低工資法公投 」、「勞基法複決公投」等遞出第一階段連署書。

在野黨競相表態提案,不排除年底「公投綁大選」,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發動「守護食安公投」蓄勢待發;律師陳長文發動、前總統馬英九領銜的「反妨害司法公投」也來勢洶洶;國民黨醞釀「區域性反空污公投」,甚至針對「黨產條例」、「促轉條例」、「年改」等推出「公投」。藍營團體孫文學校退休軍公教團體也宣佈推動包括「退休年金信賴保護公投」等六個價值信念「公投」。親綠的民間團體提出「二○二○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

中選會粗估,舉辦一場全國公投,單一議題單獨辦理約需八點五七億元,如果與選舉合併也要一點四五億元,各界紛提公投案,恐造成政府龐大公帑支出。

而在兩岸關係方面,儘管新版《公投法》的適用範圍排除了兩岸政治協議,以及「領土變更與修憲」兩大危險領域,暫時拆除了看得見的兩岸關係未爆彈,但是大幅降低公投門檻,給兩岸關係埋下新的巨雷。可預計,游走「法理台獨」與「事實台獨」之間灰色地帶,暗含「主權」意涵的各種「變相台獨公投」,或將層出不窮,給未來的兩岸關係增添新的巨大變數,甚至,很有可能成為引爆兩岸新一波衝突對抗的巨大隱患。

雖然,新《公投法》不涉國號、領土變更以及修憲、制憲等,但台灣進入公投時代,明顯讓台獨支持者找到新的平台,公投成為台灣獨派的新利器。民進黨主導下修門檻的公民投票法仍把領土、國旗、國號變更等重大議題回歸到憲法權責,讓許多支持民進黨的本土派人士失望甚至憤怒,感覺受騙。然而,公投法中雖有提及修憲的規定,但並未有「制憲」的規範。有鑑於此,一直爭取「台灣正名」的「台灣國辦公室」呼籲本土派應發起一個「您是否同意台灣制定一部新憲法?」的公投提案以衝破鳥籠,徹底切斷這部在中國土地上制定,與台灣人全然無關的憲法的臍帶,以真正落實直接民權的公投法精神,讓台灣人真正的當家做主。直接衝撞了大陸設定的紅線。

「正名公投」,可能是最為隱喻的政治性公投,而又極易踐踏海峽對岸設定的主權底線。例如,台灣「入聯公投」、「台灣正名公投」反映的是民眾的呼聲,應該會獲得大多數台灣民眾的支持,卻又可能是溫水煮青蛙式的漸近「台獨」。有台獨支持者向《超訊》表示,「入聯、正名公投後都未必可以實施,但會在島內形成共識,也會在國際社會極有『台灣』的影響力,久而久之可以既成事實。」可這類有民意支持的公投結果挑戰了大陸反對台獨的底線,對兩岸維持和平現狀有衝撞。

台獨大老計劃明年獨立公投

由台灣深綠媒體「民間全民電視公司」(民視)董事長郭倍宏發起,包括台灣前領導人李登輝、陳水扁及呂秀蓮、彭明敏等150人連署共同發起的「喜樂島聯盟」,在高雄市成立,將推動修正《公投法》,計劃號召10萬名志工,督促蔡英文總統及立法院,在本土政權完全執政下,希望明年4月6日舉行「獨立」公投。以全民自決的公投方式,打正旗幟閙台灣獨立。

李登輝丶彭明敏當天出席成立大會,「行政院前院長」張俊雄、游錫堃、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基進黨主席陳奕齊等人士,都出席這場成立大會。年過90的「台獨大佬」李登輝在演講中稱,「台灣必須靠『正名制憲、公民投票』來確立台灣人對台灣這個『國家』的自我認同。」「現在應拋下一切成見,團結一致,動用台灣的名字走向世界,讓台灣再一次成為偉大的『國家』」。

台灣獨派視公投為人民最有力的武器,透過全民公投來推動正名制憲的目標,讓台灣成為正常化國家,用「台灣」這個名字,申請加入國際組織,並走向世界。

2018年3月23日台灣中選會召開委員會議,審核通過二項全國性公民投票提案,分別為前奧運選手紀政所提「以台灣(Taiwan)為全名申請參加國際運動賽事」,及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所提「制訂最低工資法」兩案。

由前奧運選手紀政擔任提案人領銜人,台灣正名行動聯盟完成了2020東京奧運第一階段公投提案,將4488份連署書送交予中選會,訴求將「中華台北隊」正名為「台灣隊」。台灣中選會指出,經審核結果,認定合於規定,將分別函請戶政機關查對提案人。

正名行動共同發起人之一、李登輝民主協會理事長張燦鍙表示,希望公投能與2018年底選舉共同舉行,並順利通過,讓2018年成為台灣的運動元年,讓台灣以後參與奧運、國際賽事能用台灣,不要再使用「中華台北」名稱。

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表示,我們注意到此事在島內已經引起了廣泛的憂慮和警惕。台灣極少數人操弄所謂的「正名公投」,撕裂台灣社會,損害同胞利益,挑釁兩岸關係,其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想強調的是,任何以「公投」「正名」的方式搞「台獨」分裂的政治圖謀都是十分危險的,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加強台灣民主的深度?

歷來主張台灣正名的「台灣國辦公室」主任陳峻涵接受《超訊》訪問時表示,公投法加強台灣民主的深度。其創辦人王獻極曾經提到,他過去下鄉去要推動台灣正名,提到台灣國,民眾就會緊張,不敢接近。「但這個現象現在沒有了,大家已經把這個中華民國和台灣攪和在一起,還有些不太清楚了。」他認為,中華民國這個招牌,只是在台灣這一塊土地上面有,離開台灣這塊土地,中華民國的招牌馬上被迫要改成中國的台北。以前還改過這個其他更奇怪的名稱,如亞東關係協會、北美事務交流委員等奇怪的名字。

推動主權意識的公投,例如「奧運正名公投」、「入聯公投」等,正名的結果可能短期內在國際上不一定達到目的,國際奧委會不接受,還是用不了「台灣」的名稱。但陳峻涵認為,這是向國際社會發出明確的台灣聲音,不管是「華獨」(中華民國主權獨立)還是「台獨」找到了有民意的主權獨立共通點,「我們相信推動這些主權意識,公投當然有這樣的意義存在了,一定可以達到這樣的目的。」

講到這個連署,「台灣國辦公室」準備今年規劃一個「團結希望台灣贏」的大型活動,今年年底,在全台灣的228個車站,同一個時間召集大家走出來,帶各種可以發光的物件,包括手機等環島點燈的活動。這個活動支持所有想要推動有任何主權意涵公投案的團體,作為平台發聲。這是「台灣國」創辦人王獻極的一個夢想。

整個活動期望參照「228手護台灣」,那是2004年2月28日(和平紀念日、二二八事件紀念日)舉行於台灣西部的一場活動,大約有200萬台灣民眾參與(主辦單位宣稱230萬,親藍媒體估計190萬),並以牽手方式排列成長約500公里的人鏈。北起基隆市和平島,南至屏東縣佳冬鄉昌隆村,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運動。

陳俊涵希望搭起這樣一個平台,造起聲勢,對第二階段達到28.1萬的連署肯定有幫助。否則,一個一個去爭取聯署會很辛苦而且很花錢,他計算過,民間團體要達到第二階段聯署人數很難負擔成本。一張聯署票,從郵寄、收件、核對等,整個完成要接近一百塊新台幣。策劃活動,動員支持者走出來,集中聯署,讓支援台獨正名的小團體可以達到聯手的效果。

要求統一的聲音沒有消減

公投,讓綠色支持者找到了公約數,找到了走向台獨的共同平台。不過,與之相向的台灣要求統一的聲音不減,甚至街頭五星紅旗出現的頻率也有增無減。早前,「中華愛國同心會」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對面的華山中央藝文公園,遍佈五星紅旗,抗議於下午舉行的民進黨中常會。除了插旗,「中華愛國同心會」還搭帳篷,並掛上寫著「兩岸一家親」、「只要對台灣人民好堅決支持一國兩制」等標語的旗幟。「中華愛國同心會」會長周慶峻表示,抗議現場準備了100面五星紅旗。

《遠見研究調查》長期觀察台灣民眾統獨立場趨勢,最新三月份調查顯示,「贊成獨立」之民眾比率為23.4%,創十年來新低,且相較於2014年太陽花學運期間,近三成(28.5%)贊成獨立,下降五個百分點。

3月份調查發現,「永遠維持現狀」的民眾從2016年9月的15.6%,半年來明顯上升至20.2%,值得注意的是「贊成獨立」與「永遠維持現狀」也是歷年來差距最小的一次,僅差3.2%;另外,「先維持現狀再看」之民眾比率從40.5%大幅下降至34.1%;民眾「贊成統一」之比率近年來幾乎無顯著變化。

觀察十年的統獨立場趨勢變化,馬政府執政期間「贊成獨立」的比率維持三成左右,至蔡政府上任一年來「贊成獨立」的比率呈現下降的趨勢,而「永遠維持現狀」的比率創新高至兩成(20.2%)。雖然台灣要求統一的比例佔的很小,但街頭運動的聲音卻並不小。陳峻涵認為,台灣統獨之爭的這個議題,基本上已經不太被討論,民主的真諦不是比聲音,而是看民意。敲鑼打鼓始終是極少部分人,現在有一個低門檻的公投平台,最終的較量是看在這個合理合法的平台上以民意決勝負。

年輕人出現「天然獨」傾向

在台灣,「統獨之爭」一直被看作是假議題,絕大部分民眾認為現狀是不可能統,也沒有獨的條件,維持現狀是最好的現狀。台灣教授協會副秘書長陳俐甫博士向《超訊》表示,1988年後台灣慢慢開放,兩岸探親交流三通形成,一個固定比例的台灣人對中國有想像,但比例一直沒有很明顯的提升。這幾年來有一個轉變,就是「天然獨」。他們沒有中國經驗,也沒有日本的體驗,認為台灣就是各種不一樣,這樣的想法很明顯越來越多,尤其在太陽花之後就是有大幅的增長。

陳俐甫1980年代開始做研究統獨相關議題,碩士、博士論文都是寫有關統一跟分裂的關係,研究戰後部分國民黨統治時候台灣跟中國的關係。這其實都是說站在台灣立場面對日本或中國台灣要怎麼去處理這個民族的問題。陳俐甫認為,台灣有些人說兩千年以後比較少人在講統獨的問題,他們是站在一個政策的角度,或者某些政治社會角度說阿扁是台獨的,但阿扁執政都沒有獨立,可見獨立是假議題。現在蔡英文從立法院到行政院都掌控大權,也不敢做,可見就是沒有。「這只是一種分析態度,因為你看到的是結果,但政治有很多過程,同樣一件事情可能是被逼的,可是自願的,意義是不一樣的。」

今天,台獨露頭已經是不爭的事實。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再次重申自己是「務實台獨工作者」,並提出包含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不須另外宣布獨立等三方面及六個具體工作內容。賴清德在會見台灣媒體時表示,我講的務實台獨工作者,第一個務實是「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不必另外宣布台灣獨立」;第二是「台灣前途是2300萬人決定」;第三是擔任院長發展經濟壯大台灣,讓國人選擇台灣、支持台灣,「這就是務實的地方。」對此,大陸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在出席兩岸相關活動時,直接點名賴清德說,「他就是個台獨!」

兩岸關係就是統獨之爭

陳俐甫表示,目前兩岸關係歸納起來就是統獨之爭,現在越來越白熱化了。台灣為什麼不談?是有人故意扭曲這個實質內容,有政治目的。當然,現在多了很多想獨立的,不然也不會冒出那麼多小的政黨,因為不滿意主要的政黨沒有替他們做,脫離出去了,基本上,他們想要追尋可又是迷茫的。「兩岸關係其實都是最終落點就在統獨上。」?

台灣長期是代議民主制度為主,早期危險政治甚至連待議都沒有,1994年開禁以來到現在也不過20年間,從沒有民主到代議民主,都還不是直接民主的展現。陳俐甫說,公投法是走向直接民主,彰顯的就是人民意見。「看小英,她做黨主席和做總統,之間講話差很多。她要考慮中國的反應,要考慮美國的壓力。現在的小英比起當主席的時候,差很多了。」陳俐甫強調,人民是沒有美國壓力的!

新黨青年委員會發言人王炳忠和新黨新思維中心主任侯漢廷、新黨宣傳部副主任林明正及新黨新聞秘書陳斯俊,四人因疑似涉及「周泓旭案」,而被調查官依《刑事訴訟法》的第122條第2項,進行搜索「第三人」,並將其帶往法務部調查局國家安全維護工作站偵訊的案件。當日晚間,一眾人等赴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偵訊後,全被無保請回,此案因此引起社會關注。

王炳忠接受《超訊》訪問時表示,我們出生的這一代,小學課本裏頭比較以大中國為主,大概2000年讀國中一年級,那個時候開始了認識台灣的李登輝時代,後來陳水扁上來就更是全面去中國化,他認為,「年輕人被稱為天然獨,其實更精確來講是人工獨」。

在王炳忠看來,更多人認為台灣本來就是獨立的,它的名字就叫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叫台灣,並已變成了藍綠共識,「藍綠之爭已經不是台灣的主要的問題,台灣現在的問題是統獨之爭。」

統獨以外, 沒有第三條路

其實,馬英九執政時代,因「九二共識」是主流,台灣上下基本還是反對法理台獨,維護中華民國憲法,大陸方面雖然堅持和平統一,但主要還是反台獨,推出「以反分裂國家法」作保障。不過,馬英九時代過去了,執政的民進黨不認「九二共識」,最大在野的國民黨也無力反獨,更不會促統。直接的統獨之爭擺上枱面,北京既要反獨,更要促統,以促統反台獨。王炳忠說,「統獨攤牌的時候到了。」他認為,統獨之爭箭在弦上,沒有第三條所謂的維持現狀的路可走!

對民進黨修改公投法操弄偷渡走向台獨,最大在野的國民黨似乎盡力阻遏,但效果不彰。不願透露姓名的國民黨智庫要員告訴《超訊》,民進黨把公投和自決綁在一起,尤其是全國性的議題,國民黨把一些議題都割開。如涉及憲法、領土的議題等,放到修憲的複決中,門檻很高,立法院四分之三,雙門檻,還要經過全民來公投,還要有效同意票,要所有選民數的一半。把比較敏感的議題去除掉。

他說,最近十來年,我們面對很多壓力,國民黨執政,民進黨說是鳥籠公投。民進黨操弄,如主權公投、入聯公投等,民進黨提,國民黨也提,把操弄的公投抵消了。民進黨要公投入聯,國民黨用反聯,沒有過。大陸放心了,但過程就很擔心。

2016年國民黨輸掉了政權,「公投法門檻降低了,沒有二分之一高門檻,問題就比較麻煩了。我們不會踫觸兩岸統獨、台灣地位等有關的敏感話題。民進黨雖然也不直接去碰統獨或者兩岸,但他完全有可能偷渡。民進黨除了民眾、立法院可以提案,他們還加了一項,行政院可以提案,經過立法院通過,對國家重大政策可以提案。這個議題就敏感。」

公投讓統獨之爭變得敏感而複雜,時代力量提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紀政提東京奧運正名公投,台灣新一屆大選臨近, 這些複雜、敏感的議題都會慢慢浮現,還會加溫。公投成為統獨之爭的一個新平台,兩岸關係面臨更加複雜、敏感的挑戰。

 

紀碩鳴,《超訊》2018年5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