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校长致歉信中更可怕的错误

所谓北大无小事,最近又验证了一次。

120年周年校庆,校长演讲时把“鸿鹄”念成“洪浩”,这个错,其实是小错,恐怕谁都难免。只因出自堂堂北大,由于放大效应,影响陡增。今天,林校长发出致歉信,获得谅解,还得到了诸如诚恳、坦率之类的褒扬。所以,错不可怕,怕的是不肯认错,认为自己不犯错、从不犯错。

如果小文只想谈上述几句,那也可以不写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北大校长致歉信中更可怕的错误——不是错别字。

其中有一句,“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注意,这里把自己的发言叫作“讲话”,而且是“重要讲话”,这是渗入骨髓的权力无意识啊。当了校长,发表演讲就成了“重要讲话”了吗?再说,“重要讲话”出现在大学校长自己写的稿子里,也不符合谦虚的美德啊。

当然,更可怕的是后面一段话: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什么叫“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焦虑或许的确不能创造价值,但质疑呢?据我肤浅的体会,我们的教育最大的问题就是不会独立思考,其表现就是不会提问、不擅提问、不敢提问。质疑也许不能直接创造价值,但要真正创造价值,必然来自质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代教育最核心的价值之一就是质疑(求真)——这个质疑,既包括指出校长大人念了错字,更来自对所谓“重要讲话”的内核的质疑,乃至摒弃。

也就是说,真正让人感到可怕的,并不是一个或两个错别字,而是林校长这封致歉信再次暴露出来的最基本的大学价值观问题,以及不肯直面“信息公开”等问题(质疑的一种具体表现),因为它才会真正“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

罗不特,随读随写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