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八—《墓畔回忆录》与雷加米埃夫人

雷加米埃夫人肖像 par François GérardWikipédia

[提要]夏多布里昂一生著作等身,但对后世最有意义的著作是《墓畔回忆录》。这部书写了三十多年,记述了他一生的经历和思考,同时也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十九世纪欧洲文化、外交、社会、人物栩栩如生的画卷。圣·伯夫称,仅此一书,便足以使夏多布里昂不朽。然而在这部书的背后,有一位伟大的女性在支持、鼓励着他完成这部著作,她就是当时法国社交界美人中的美人雷加米埃夫人。

问:达维德是不是给这位雷加米埃夫人画过一张像?

答:对,现在这幅画就摆在卢浮宫法国新古典主义画廊。我们知道,夏多布里昂这个人情感动荡起伏极大,如果他身边没有一个人时常安抚他,给他创造一个适宜的环境,那么他很可能不能几十年坚持不断地写完这部书。因为他的写作受外界刺激而来,因外界刺激消失而去,比如说,他花了很大精力写成《试论古今革命》一书,但是他母亲去世,并且传话给他,希望他重归基督教的怀抱,他一下子要停止《试论古今革命》的出版,认为这是一本无意义的书,因为它不符合他母亲的愿望。而且当他知道传话给他的姐姐也去世了,他一下子就决定要全力研究基督教。他自己说:“这两个从坟墓传出的声音,令我吃惊。我哭了,我信了,成了基督徒”。夏多布里昂曾对拿破仑抱有希望,认为他可以平息大革命带来的混乱,把法国引上正轨。但1804年拿破仑绑架枪杀了昂甘公爵,他是波旁王朝可能的继承人。夏多布里昂就此和拿破仑彻底决裂了,因为一个老贵族的荣誉感使他不能忍受对波旁王朝的冒犯,特别是拿破仑使用了绑架这种卑鄙的手段,从此以后他就永远处在政治斗争和文学创作的撕扯之中。可以说,法国大革命、拿破仑称帝、波旁王朝复辟、百日政变,直到七月革命,他都身处风暴中心。1811年底,他开始撰写《墓畔回忆录》,第一章“狼谷”的截稿是1811年12月31日,这正是他和雷加米埃夫人重逢的日子。

问:你是不是给听友们介绍一下雷加米埃夫人?

答:好。雷加米埃夫人是19世纪上半叶,法国甚至欧洲最著名的沙龙女主人。她有一段离奇的婚姻,当时在大革命的混乱中,人人都没有安全感,革命党人随时可能把旧时代那些有钱有势的人送进监狱,没收财产。所以在她16岁那年,她嫁给了雷加米埃先生,但这是为了掩人耳目的假婚姻。这个女孩子其实是雷加米埃先生的私生女。这一纸婚姻合同可以保证,万一雷加米埃先生出了意外,他的财产可以转到他名义上的妻子,实际上的女儿手中,使财产得以保全。结果这个名义上的丈夫,实际上的父亲,让他名义上的妻子,他最疼爱的女儿可以有钱建立一个接待法国各类精英的沙龙。雷加米埃夫人极美,当时人称“美人中的美人”。夏多布里昂曾经形容她的外貌有如拉斐尔笔下的圣母。雷加米埃夫人性格极好,善良聪慧,又有极高的文化修养,当时在她沙龙中 出入的几乎是巴黎整个上流社会,而且这些人往往不是同一个政治派别的,有拿破仑家族的成员,也有波旁王朝的老贵族,自由派,保皇派,立宪派,都能在她的沙龙中平心静气地谈论自己的观点。后来当时最重要的文化人,如斯塔尔夫人,贡斯当,夏多布里昂成了这个沙龙的核心。雷加米埃夫人对朋友忠诚不二,不管你是权势在手,还是落魄倒运,她都给以深厚的友谊。在朋友有困难时,她尽其可能一伸援手,甚至为了和斯塔尔夫人的友谊,得罪了拿破仑,被拿破仑流放。她勇敢、平静地接受了流放,却不改变对朋友的忠诚。这里的故事就太多了,听友们可以去看国内新出版的雷加米埃夫人的传记,书名叫《绝代有佳人》。雷加米埃夫人是夏多布里昂的红颜知己,两人在近三十年中相知相爱。正是在雷加米埃夫人的支持帮助下,《墓畔回忆录》得以完成。这部传世杰作中,有专门写雷加米埃夫人的一卷。而且夏多布里昂曾经想把这部书题献给雷加米埃夫人,只因雷夫人的谦虚、反对才作罢。

问:据说美国总统肯尼迪夫人杰奎琳心中的楷模就是雷加米埃夫人。

答:这是她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讲的。杰奎琳·肯尼迪曾在法国留学,读法国文学,所以她深知雷加米埃夫人的魅力。拉马丁这位大诗人曾说,雷加米埃夫人有一种“和谐美满”的个性。她在大革命前后的社会动荡中,坚守传统价值,绝不随波逐流,以一个女性的韧性支持着许多在政治斗争中遍体鳞伤的大男人。她的智力、审美感、判断力,让夏多布里昂受益匪浅。像夏多布里昂这样一个桀骜不驯之人,会向她坦诚“您改变了我的天性”。听友们需要记住,在18-19世纪的法国,沙龙是最重要的文化平台,而且是一种生活的艺术,一个沙龙就是一个创造、磨砾、发布精神产品的发布站,文人们在沙龙中交谈辩论,互相批评和互相吸取,成就了许多旷世杰作。法国文艺批评大家圣·伯夫曾经参加过由雷加米埃夫人在自己的林中修道院沙龙组织的《墓畔回忆录》的朗诵会。他记述道:“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沙龙里,在那种神秘美感的笼罩下,没有人不被这美所触动,那是时间本身赋予的难以言传的力量。它也成了时间的缪斯,特别是那恰如其分的人性的美好,跟无上的美感结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浑然天成的馥郁芳香,吸引每个人,永不消失”。在夏多布里昂生命的最后十几年中,每天下午他都会准时到雷加米埃夫人的住处,和她交流或者给她朗诵片段。雷夫人会平静地谈自己的看法,在夏多布里昂的最后岁月中,雷加米埃夫人一直在她身旁。如果夏多布里昂的一生是一幅暴风雨的画卷,那么雷加米埃夫人就是照彻那暴风雨画卷上的一抹平静的光。

法广RFI 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