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韜文:中國網絡集權體制的新聞挑戰

國際學刊Journalism為了慶祝20周年紀念,邀請各編輯委員就當今新聞面對最大的挑戰及其解決辦法發表意見。我也是委員之一,想在這裏就上述問題先講一下我的初步想法。

民主自由社會的挑戰

新聞的挑戰是應有地域文化之分的。就以西方自由民主國家為例,我首先想到的是商業化引發的問題。在商業化衝擊之下,新聞絕對商品化、娛樂化、小眾化,日漸失去其公共性。新聞媒介為了競爭盈利而放鬆倫理標準,失去公信力。網絡及新媒體的出現,使傳播渠道大增,傳播方式更形分散、非中心化,而信息生產者也大量增加,發布的形式更趨多樣。結果,商業化引發的問題更趨嚴重,但見大眾傳媒傳統的核心地位變得岌岌可危,整個新聞傳播系統變得更小眾化、更娛樂化,充斥其中的是公關信息、謠言、虛假新聞及公私不分的資訊。在這種情况下,媒介專業主義走向式微,人們失去對傳媒及新聞的信任,而社會也陷於分隔離散的狀態。公共傳播自是難以有效進行,遑論就重要的社會議題建立共識。

中國的另類挑戰

我們回過頭來看看一個實行集權制的東方大國——中國大陸——所面對最大的新聞挑戰。中國的新聞挑戰不在於商業化下的分隔離散,反而是它因過分集中而產生的新聞自由問題。新聞自由是舊的問題,由來已久,只是在互聯網新媒體發展後更形尖銳。互聯網發展之初,有不少研究人員認為資訊科技帶有解放性,與集權體制並不相容,集權體制自由化指日可待,正如冷戰時期開放的西方終於打敗以蘇聯為首的鐵幕國家一樣。這種對資訊科技的看法,無疑是過分簡單,低估了集權社會組織對開放性的資訊科技的吸納力量,以及主觀意識在應付資訊科技衝擊的重要性。最能說明問題的就是中國大陸:中國無疑是集權國家,但其網絡及新媒體都非常發達,不但沒有因而自由化,反而權力更趨集中,儼然成了世界網絡集權體制的樣板。

中國對網絡新媒體的控制可謂新舊結合,以多層次的手段達至信息控制的目的。首先,中共的新聞資訊觀一如既往,認為大眾傳媒都是黨國宣傳的意識形態工具。無論新舊,一切都是當權者的喉舌。所以,從擁有權到人事任命、內容的生產、發布及接收,各個關鍵環節都緊握在中共手裏。雖然網絡及新媒體確實為原有的管控體制帶來挑戰,但是中共還是能把它們馴服,可見其控制手段有厲害的地方。

輿論調控

意識上,中國把網絡控制提升到網絡主權、網絡安全、信息主權的高度來考慮有關的問題及制訂對應措施。為此,中國推出數以十計的法律及條例管控互聯網的發展,賦予有關控制在法律上的合法性。從外觀之,這些管制標準無疑是過嚴,有違反人權或不符自由原則的地方。不同的網站曾嘗試自行發掘新聞,結果當局規定只有原已獲得授權的媒體才可以這樣做。這樣的規定一出,新的網絡媒體想在新聞方面有新的及相對獨立的發展,就變得不可能。

由於網民及發布渠道眾多,中國規定內容審查由網絡服務提供者負責,失職者將會受到懲罰。實踐下來,這種管控似乎頗為有效,試問有哪個網絡提供者在形格勢禁的情况下願意犯險?中國的互聯網技術也甚為先進,可以過濾現官方認為有問題的內容,或以高速發現有關內容,隨而屏蔽之,甚或進而追究及懲罰發放者。中國設有專門的「網警」,負責執行有關條例,也養有一大批網絡輿論工作者,用各種辦法冲淡不利於官方的消息,或是設法引開大眾對敏感問題的注意力。

由於中共管控措施能高效執行,漏網之魚極少,任何政治敏感的東西很容易就被消滅於萌芽,而網民也曉得「紅線」在哪,不敢踰越,使社會陷於寒蟬效應下的自我審查狀態。

中共的管控一向很嚴,這幾年來更是如此。現在,整個社會要向權力核心歸聚,講究意識形態的統一,不能非議中央及中共政權,不容碰觸言論禁區,更不容許社會出現相對獨立的民間力量及集體行為。

一手軟 一手硬

就新聞教研界而言,現在連源自西方的「新聞專業主義」(journalistic professionalism)這樣強調客觀報道的概念,都被認為「政治不正確」,在不少院校被視為禁忌,不容探究,有時更受到批判。其他可見一斑。結果,充斥各種傳媒的是官方的話語及認可的新聞。不過,在政治新聞以外,互聯網也充斥着多樣化的商業、民生和私人的信息,不可謂不興旺發達。這種一盛一衰的現象,是跟中共一向「一手軟一手硬」的統治政策相對應的,造就了中國式的網絡集權體制。

結語

至於如何可以解決網絡集權體制的挑戰,因篇幅關係我無法在這裏開展討論,只可以說說這種體制的挑戰性在哪裏。網絡集權體制得以建成,無疑有利於中共的統治。但是對中國的長治久安是否也是如此,則有商榷的地方。這種體制把意識定於一專、培育單一文化、削弱公民的知識基礎,使公共傳播無法有效進行。我相信,每一個公民應有知悉國家狀况及表達的權利。只有當民眾能充分知悉國家社會的情况,真正公共利益的探討才成為可能,而政府的整合功能也才能更好發揮。

當然,這個體制一天不改變,香港的公共傳播也會受到波及,難以獨善其身。可見中國式網絡集權體制的外延性,也有值得探討的地方。

參考文章:Rebecca MacKinnon(2011)."China's 'Networked Authoritarianism'," Journal of Democracy, 22:2(32-46).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榮休教授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