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組織:中國繼續整肅維權律師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北京會見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等多名維權人士。 余文生因公開要求罷免習近平結束極權專製而被捕。 (推特圖片)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北京會見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等多名維權人士。余文生因公開要求罷免習近平結束極權專製而被捕。(推特圖片)

黃麗玲

中國湖南省有關當局吊銷了兩名維權律師的執照,使得這兩人的名字列入最近幾個月來在全國各地遭遇同樣命運的越來越長的律師名單。

根據部分國際人權組織的統計,十幾名律師和一些律師事務所已經失去了工作開業的權利,此舉代表大約於三年前開始的對人權維護者的大抓捕進入新一波的打壓浪浪潮。

很多維權律師表示,中國司法系統實行的行政處罰已經在當地維權者當中造成寒蟬效應,這些人不僅被剝奪了執業的權利,他們的生計也成了問題。

上個週末,湖南省司法廳舉行了對文東海和楊金柱律師取消律師資格的處罰聽證會。

湖南省司法廳沒有公佈對這些律師最終決定的完整說明,也沒有回答美國之音記者任何有關問題,只是讓記者去湖南省司法廳的官網查詢。

律師被取消資格

湖南省司法廳網上公佈的聲明只對這些處理進行了簡要的說明。湖南司法廳網站上的一份聲明說,在周日舉行的楊金柱的聽證會上,這名律師以及調查人員都完全表達了自己的意見。

另外一份聲明說,在其周六的聽證會前,文東海律師及其支持者與一名男子發生爭執,該男子的身份不明。文東海後來報警,並被到當地所在轄區做筆錄,事件導致他無法出席聽證會。

湖南省司法廳在聲明中決定,鑑於他“無正當理由缺席”,文東海的聽證會被中止,而且不會再舉行聽證會來聽取他的申辯。

文東海表示,儘管估計他的反對不會有任何用處,但是他還是提出了复議,要求推翻司法廳的決定。

恐嚇律師

2015年7月,中國開始大規模打壓維權律師,有300多名維權活動人士被捕、遭到毆打、騷擾或者被監控。

文東海表示:“這是延續709以來的做法,它的目的就是要讓律師群體完全不敢作聲、配合他們對其他群體的打壓。”

文東海曾經是一名警官,他為三名廣州促進非暴力抵抗和不合作主義的運動人士進行過辯護。他還代理過一些法輪功學員以及在2015年7月的打壓行動初期被迫害的王宇的官司。

根據設在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過去8個月期間,至少有17名維權律師和三家律師事務所因為履行職責被吊銷了執照或者證照被作廢。

打壓變本加厲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何俊仁表示,“中國將這群律師視為極其嚴峻的威脅,挑戰著其政權的合法性。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要對這些律師進行個人和系統性的打壓。我覺得那是非常蠻橫無理的。”

何俊仁敦促國際社會繼續發聲。他還建議華盛頓對那些為製定整肅律師政策負責的高層官員實施制裁。

文東海表示,儘管遭到迫害,很多人權律師不會屈服。

文東海表示:“(律師對)這種採取類文革式的手法、打壓民間,造成一些阻礙,所以他們要把律師消聲。 ”

他還說:“通過709打壓之後,沒有達到他們預期的效果,所以,他們第二輪打壓,第二輪打壓主要是以司法機構的行政處罰為主,然後輔之於對律師的一些刑事抓捕,比如說,余文生和李昱函。。”

余文生是王全璋的辯護律師,王全璋自從2015年底以來一直不被允許和他人接觸。余文生在去年中共5年一次的19大之前公開呼籲彈劾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並進行政治改革。

在那之後他被取消律師資格並在今年1月底被捕。今年4月19日他被控犯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妨害公務罪”。

創傷的經歷

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在他被捕後遭到騷擾和兩次傳喚。她說,這讓她和他們13歲的兒子受到創傷。

許艷說:“孩子這次的受傷也比較大,他前兩個月得整夜地開著燈,才能睡覺,現在回家就愛把門關上,也不太喜歡別人進他房間。”

她說:“我從母親的角色來看,這次對孩子的傷害也比較大,因為幾個非常殘酷的事情[父親被捕、母親被傳喚]都讓孩子經歷了。”

自從709大抓捕事件開始以來,國際社會一直強烈批評中國對待維權律師和他們家人的方式。上週在對中國進行為期兩天的訪問期間,德國總理默克爾會晤了許艷和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以及王宇和其他人以示支持。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