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梁天琦求情:我们贪图逸乐以为民主天降而制造了这个热血青年


律师为梁天琦求情:我们贪图逸乐以为民主天降而制造了这个热血青年,2018年5月22日。


两年前农历新年期间在旺角爆发的鱼蛋革命一案,被裁定暴动罪名成立的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梁天琦的辩护律师,21日为梁求情时竟然公开自责自己的这一代香港人“贪图逸乐”,视做达官贵人为目标,以为民主从天而降,反而责怪为香港民主打拼的梁天琦等年轻人视作“搞乱香港”。

梁天琦的代表大律师蔡维邦以自责他这一代只为个人享受而对香港民主置之不顾作为求情借口,一度引起法官质疑他是否赞同使用暴力合理化,但蔡否认。

 

蔡维邦在庭上呈上11封求情信,又引述撰信人指众人均称赞梁天琦是一个不会推卸责任的人,蔡起初认为这是指梁于开审前承认其袭警行为,但后来再宏观地看,发现是指梁天琦在香港民主大倒退的路上,没有推卸其作为香港市民的责任,“希望改变香港”。

 

梁天琦在当年旺角鱼蛋革命时,由于是立法会的一个候选人,而且他属于的本土民主前线被建制派视之为港独组织,因此成为这场暴乱的重心人物。另一个在场手握话筒鼓励年轻人敢于向建制权威挑战的本土民主前线召集人黄台仰,在法院审讯期间疑弃保潜逃,目前相信人在台湾。

 

蔡维邦大律师在庭上为香港大学毕业生梁天琦求情时,强调梁的所作所为只是对香港民主负起责任,蔡反问:“有些什么人推卸责任?”他说,真正推卸责任的是他那个年代,大学毕业后,什么“都没有做过,”民主就好像会从天掉下来。

 

虽然至1997年香港民主发展减慢,但蔡大律师自问“我们这一代(generation)的人做过些什么?什么都没做过”,只推卸责任予民主党司徒华、李柱铭等大前辈,让他们“do the fight(负责争取)”。

 

法官彭宝琴随即截停蔡维邦,质疑他的求情是否将使用暴力合理化。蔡大律师否认,并继续读出由立法会前议员、大律师吴霭仪撰写的求情信称,梁天琦不畏艰险、有深度及理性分析的头脑,懂得自我反省、忠于真实、不回避结果和责任,是她30年从政经验中极其少见的人才。

 

蔡大律师称,纵然梁天琦将面对以年计监禁,他承诺服刑后“绝对绝对不会放弃香港”;而在他服刑期间,其同年纪的友人或已买车买楼,梁则丧失自由、黄金数月白白流逝,但他不会放弃理想,不会放弃其炽热的赤子之心,“会重新站起来,为香港民主非暴力地舍身打拼”。

 

为梁天琦撰写求情信的人,包括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Lawrence Lessig、英国萨里大学政治系助理教授马宝康、英国上议员议员奥尔顿勋爵、立法会前议员现任大律师吴霭仪以及梁天琦的家人。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