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五四運動孕育無色力量

童清峰

蔡英文政府駁回台灣大學準校長管中閔資格一案發酵,近五千人在台大發起「新五四運動」,以遊行、論壇及晚會表達不滿。政府橫蠻拔管激發了「無色力量」覺醒,這股非藍非綠的中道力量沒有意識形態包袱,可能影響年底「九合一」選情。


台大校友發起挺台大論壇


台大新五四運動:群情激憤

藍綠惡鬥讓台灣空轉了二十年,任何事件永遠只有一個角度——「只問藍綠,不問是非」,讓台灣逐漸沉淪,民眾厭惡至極,蔡英文政府窮盡「洪荒之力」駁回台灣大學準校長管中閔的遴選結果,激發了「無色力量」覺醒,這股非藍非綠的中道力量沒有意識形態包袱,試圖找回台灣的希望,理性探討「拔管」正是他們的試金石。

當年五四運動的訴求「外爭主權、內除國賊」,激發學生自我權利的覺醒;九十九年後,台大師生發起「新五四運動」,抗議教育部黑手伸進校園,駁回準校長管中閔的遴選結果,踐踏大學自治,讓台灣號稱的民主蒙羞。

比起五四運動激進的抗爭手段,新五四僅在台大校園內舉辦遊行抗議、論壇及晚會等,當天活動吸引近五千人參與,教授、學生、校友以及反對濫權的民眾把傅鐘旁廣場擠得水洩不通;有人手持「還我校長」牌子,不少人拿著「捍衛民主,大學自治」海報,一位六十來歲的民眾手持「豺狼政客猖狂,大學自主已死」的牌子,相當醒目,也有學生穿著印有「爺們」、「挺管用的」等白色T恤,表達對管中閔的支持。

「新五四運動」由台大自主聯盟發起,很早就在臉書、LINE上動員,要求全台師生、民眾支持黃絲帶運動,在汽車、家門口綁上黃絲帶表達不滿,獲得很多民眾熱烈響應。

在「拔管」事件中,身為台灣龍頭大學的台大飽受教育部欺凌。台大前校長李嗣涔現身會場表示﹕「沒想到過了一百年還要過五四運動,因為我們現在的政府比民初的軍閥政府更可惡!」

經過一百多天的調查,蔡政府才找到拔管「證據」。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質疑,管中閔兼任台灣大哥大公司獨立董事,「違法就是違法」,一切按照法律處理。徐強調,台大二零一六年已改規則,一定要簽訂產學合作且在書面同意後,才能就任獨董,但管先上任,後追認,六月就當獨董,產學合作十一月才出來,中間的時間差管很難自圓其說。台大學代會也呼應行政院的說法,但其他更多的學生代表團體則挺管。

台大校方發布聲明,為管中閔背書表示,無論台大前年有關教師兼職準則修正前或修正後,學校教師兼任獨董都須循校內程序辦理,在完備所有程序前,需一段作業期,因此都同意溯自獨董聘期起始日生效;管中閔的案子是通例,「並非違法兼職」。

李嗣涔痛批,台大對於擔任獨董的辦法,從沒有規定要簽署產學合作契約才能批准,蔡政府用了洪荒之力,以管中閔未揭露獨董身份「拔管」,簡直無法無天。

教育部於四月二十七日駁回管中閔聘任案,「拔管」公文五月七日送達台大。教育部指出,台大遴委會及校務會議均未實質處理校長遴選程序瑕疵相關爭議,導致校長遴選委員會之組成及遴選程序難認與正當行政程序原則相符,「應迅即重啟遴選程序」。此外,管中閔涉及兼任台灣大哥大獨立董事、審計委員會及薪資報酬委員會委員,教育部也質疑校內程序未及完備,「實屬不當」,要求改進。

教育部的拔管公文猶如對台大校長遴委會攤牌。遴委會之前發聲明表示,對於教育部「駁回管中閔台大校長資格,重新進行遴選」完全無法接受,並強硬表示,遴委會是一個從頭到尾合法獨立運作的組織,並非教育部的附屬單位,教育部如果沒有給一個合法的理由,遴委會就不可能屈於政治力再度開會。遴委會如今成為教育部拔管的代罪羔羊,要如何接招?將看五月十二日臨時校務會議的討論結果。

依據公文內容,教育部未明確寫出「准」或「駁」字眼。法界人士指出,教育部明顯「心虛」,為的是避免公文被認定為「行政處分」,目的就是要阻止台大採取行政救濟手段,讓管中閔當不成台大校長。但根據大法官會議解釋,是否為行政處分,應由客觀認定,而不是形式(公文外觀)認定。換言之,台大還是可以提訴願。

拔管如滾雪球越滾越大,藍綠各自在網絡叫陣。五四當天下午,前總統馬英九和前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先後到場聲援,不過兩人並未碰面。馬英九先在黃絲帶上寫下「學術自由要堅持,大學自治不可棄;教育部粗暴無禮,台大人悲憤抗議」宣言,並繫在傅鐘上;他呼籲總統蔡英文指示行政院長賴清德收回成命,不要讓政治干擾純淨的大學校園,傷害台灣的核心價值。

馬英九等藍營政治人物公開反對拔管,鼓舞不少台大師生,但也引發藍綠對立。一名政治觀察員表示,綠營見縫插針,落入藍營在背後操弄口實,使得整個事件失焦,對管反而不利。

管先前接受亞洲週刊訪問時,即憂心拔管可能被引導至藍綠對決的方向,造成社會對立。他在臉書發出聲明,表示個人從未支持或同意任何團體或活動使用「挺管」字句,籲各界勿用挺管或反管標籤,成為政治勢力操作、激化對立動員的工具。

在民進黨政治操作下,拔管已導向一場教授兼任獨董的大災難,掀起腥風血雨的綠色恐怖。蔡政府為證明拔管並無針對性,由金管會發動對兼任獨董的大學教授展開清查,規定要簽完產學合作契約,學校正式書面同意後才能兼職,問題這是教育部為了拔管所加的規定。法律學者指出,這種解釋幾乎將全台所有擔任獨董的教授都打入違法兼職,勢將影響上市櫃公司董事會運作,不合常理。教育部資料顯示,目前光是上市公司就有近百位大學教授兼任獨董,若再加上上櫃公司已逾數百人。國民黨立委陳學聖說,攤開教育部資料,光是上市公司的獨董,由台大教授兼任的就多達八十八個,其中不乏知名學者與前政務官。

綠營也有教授兼獨董

事實上,金融機構更喜歡找教授兼獨董。國民黨立委曾銘宗指出,台灣十六家金控就有十二家找教授當獨董,共有十八人,不少還是綠營教授。

拔管引發的後遺症讓識者憂心忡忡。前教育部長黃榮村接受《評鑑雙月刊》訪問表示,拔管反映的其實是當前台灣最難處理的困局:「錯之於始,更錯於後」,在剛開始的利益迴避認定與嚴重程度考量,即應及早作出周全的准否決定,但政府在危機形成之初嗅覺不夠敏銳,又扯進一些沒常識的無謂糾紛,未能尋找真正熟悉學術與大學事務者進行諮詢,以致治絲益棼,等到猛一回頭已是三個多月之後,難以找到能夠順利下台的契機,之後的所作所為及可能衍生的對抗已經讓整個台大校園與高教路上充滿凶險!

蔡政府以「橫柴入灶」方式恣意拔管,掀起眾怒,「無色力量」若能掌握時勢,整合社會沉默大眾,讓基層怒火持續延燒,說不定十一月底「九合一」選舉會讓民進黨付出慘痛代價。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