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檔案透明才能全面理解歷史

德國史塔西檔案局楊恩 (Roland Jahn)局長來台參與台灣國家人權博物館揭牌,也拜訪執政黨高層與在野黨,瞭解台灣的歷史脈絡。他特別接受《德國之聲》訪問,分享德國推動轉型正義的經驗。德國聯邦議會柏林台北友好小組主席魏爾胥 (Klaus-Peter Willsch)也就民意代表角度給予意見。

Roland Jahn in Taiwan (DW Taippei)
德國史塔西檔案局楊恩 (Roland Jahn)局長過去是政治犯,也曾擔任記者報導東德民主運動。

德國之聲:德國推動轉型正義成功的最大關鍵是什麼?

楊恩:有很多因素促成德國得以「克服過去」 (Vergangenheitsbewältigung)。當然其中包括人民的意願,大家願意去做。最重要的是歷史的檔案被保存下來,包括國家的和反對勢力的檔案。這樣才能讓我們有機會去釐清專政的前因後果。

德國之聲:轉型正義與民意支持推動之間的關係為何?

楊恩:民眾支持是這場運動的前提。舉例來說,公民佔領秘密警察單位,相關檔案才得以被保存以及公開。這是世界首次並成為範例,也給我們有勇氣投入接續的工作。後續工作的目的,像是還給受害者尊嚴和釐清過去的不義。

德國之聲:轉型正義在台灣會被視作政治報復或清算的工具。在德國有類似經驗嗎?如何避免?

楊恩:不應該用報復這種說法,但應該要非常清楚地釐清責任。這是前提。也就是說不要清算,反而是要去澄清。然而,過程中一定要明確指出加害者。

德國之聲:處理轉型正義有沒有時空的問題?(德國在統一後開始處理。在台灣,被指為加害者所建立的政黨目前依舊在野,是否難度更高?)

楊恩:要看每個國家情況不同,像德國與台灣就很不一樣。最終的目的是讓人民理解,「克服過去」是對當下有利的。處理地愈好,愈能賦予民主實質的意涵。

Taiwan Tapei Eröffnungsfeier des nationalen Menschenrechtsmuseums (Ministry of Culture of Taiwan)
台灣行政院長賴清德和文化部長鄭麗君和政治受難者及其家屬還有外賓一同揭牌。

德國之聲:台灣特殊的歷史发展和政治現況讓談論轉型正義陷入社會對立。是否可以分享德國經驗?

楊恩:德國當時的討論有很多面向,而社會整體的參與是非常重要。不是由某個特定人士來詮釋歷史,從而建構單一的歷史觀,對於真相來說亦是如此。反之,是由社會透過對話一同「克服過去」。

德國之聲:談到檔案開放,台灣有「有學者解讀才不會引起誤解」以及「避免造成二度傷害」的說法。您怎麼看?

楊恩:在德國,我們過去也對公開檔案有所顧慮,尤其是秘密警察的檔案。之前會以為有人會因此受傷害,讓他們無法面對檔案公開後的發現。結果卻相反。檔案透明才能全面理解歷史,讓當事人複雜的經歷重現。讓所有人參與詮釋歷史的對話,而不是把這件事交給少數能壟斷真相的專家。

德國之聲:《前東德國安部檔案法》如何兼顧隱私權的保障以及還原歷史真相的轉型正義需求。

楊恩:就檔案而言,德國在透明度和個資保護間取得平衡。對於東德過去的所作所為,我們保證公開透明。國家所有的行為都是,尤其是檯面下的,把它們公諸於世。但同時我們也要保護被政府蒐集資料且遭到鎮壓者的個資。我覺得需要找到兩者的平衡才能夠達到我們對國家社會的期待,像是透過法治的機制來處理不同的意見。

Taiwan Tapei Eröffnungsfeier des nationalen Menschenrechtsmuseums (Ministry of Culture of Taiwan)
台灣國家人權博物館在17和18日分別在綠島和景美園區揭牌。

德國之聲:台灣國家人權博物館揭幕重要性為何?

楊恩:特別是為了下一代,有一個歷史地標很重要。能讓他們身歷其境來體會歷史。這些歷史地標具有人們可以感受到的力量,而且是無可替代的。即便百年之後,人們可以在這裡瞭解過去发生了什麼,藉此為他們現在的生活帶來啟发。

德國之聲:民意代表可以如何協助推動轉型正義?

魏爾胥:我認為最關鍵的是直接面對和共同克服歷史問題。每天重新確認我們所代表的價值核心為何。台灣立法院為了人民所做的工作核心是什麼?以這樣的精神投入轉型正義工作,這是轉型正義能夠成功最重要的前提。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採訪記者:夏立民、李芊 翻譯:戴達衛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