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马克思一生是一个研究失败者的好题材


为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国向其家乡捐赠铜像 2018年5月5日
路透社


在马克思诞生200周年的今天,经济学人说,马克思的一生是一个研究失败者的好题材。马克思说过,哲学的要点不只是要理解这个世界,还要改善它。但经济学人说,马克思的哲学没有改善这个世界,反而把它改得更恶劣:20世纪大部分时间活在马克思政权下的地球40%人口,他们都经饥饿、苦工营和一党独裁统治。

经济学人说,马克思以为他的辨证科学可以帮助他推测未来,了解现在。但他却未能预测20世纪两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法西斯主义和福利国家的崛起,他更加错误地相信共产主义将会在最先进的经济国家生根。今天,成功的马克思政权,只是自认是马克思主义者但其实却是资本主义的实践者(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尽管他的理论缺失多多,马克思却依然成为一个历史性人物。5月5日是他200周年的诞辰,他仍然备受各界瞩目,例如马克思的出生地有中国送出的纪念铜像揭幕,又例如马克思为了撰写他的《资本论》而经常光顾的英国图书馆,举行一系列的展览和座谈会。出版商则把握机会重新出版他的著作,从《资本论》到共产宣言,以及马克思的一生。

 

经济学人说,这些书本没有一本值得看,但反问“为什么世人对这个为世上带来如此多痛苦的人,依然兴趣盎然?”

 

答案就是,他的思想所附带的力量。马克思并非是他自己认为的一个科学家,但他是一个出色的思想家:他发展出一套由经济力量所主宰的社会理论--不光是生产资料(means of production),还包括资本家与工人的关系。他也是一个出色的作家,试问有谁可以忘记他的明言:历史是会重演的,“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则是闹剧?”

 

经济学人说,他的思想其实是宗教和科学并重--甚至可以形容是为了世俗社会而重新包装的宗教理论。他的描述好像是上帝回到地球,他本人犹如是一个末世预言者,资本主义将被打落地狱;身为无产阶级的人民将会站起来对抗他们的剥削者,然后创造一个共产主义的乌托邦。

 

第二个理由(为什么世人还对马克思兴趣盎然?)就是他的个性。马克思在很多方面是一个糟透(awful)的人。他一辈子依赖恩格斯为生,他是一个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者,他甚至瞧不起跟他同种同族的犹太人,甚至到了1910年代,对种族主义者的容忍度已大大提高的那个时候,他的编辑也不得不退回他的文章。他的女佣因为他而受孕,他却把小孩送给人家抚养。

 

俄国思想家、革命家,著名无政府主义者巴库宁形容马克思是个“极富野心又自大,到处寻事生非,没有耐心而又绝对是有仇必报的人,行为迹近疯狂”。

 

但经济学人说,把自大狂与天才混合一起,就会成为一股不可轻视的力量。他绝对自以为是,认为他已经找到过去哲学家没有发现的一条打开历史的钥匙。他不管他的理论和想法面对怎样的障碍,都会坚持下去,快乐的定义对他而言是“斗争”,面对苦难,他的概念就是“服从”,这一点他与尼采颇为接近。

 

第三个理由就是悖论(paradox):他企图改变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却遭到彻底失败的思想,正好给予人们赋予这些思想一个新生命。马克思在1883年逝世之后,恩格斯和部分追随者试图将马克思理论转化成为一个闭塞的制度,为了追求理论的纯洁性,难以避免出现各种不同的派系,他们相互攻击对方,自认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最终导致马克思列宁主义这头怪物的诞生,自命绝对正确(科学社会主义),从困惑中取得喜悦(唯物辩证法),以及个人崇拜(马克思和列宁的高大铜像)。

 

如此令人惧怕的教条主义难逃崩溃命运,但却显示马克思其实是一个比起他的门徒所描绘的更为有趣的人。他的大肯定论其实是对大怀疑论的回应,到了他的生命尽头,他怀疑很多他自己的中心理论,他担心他的“利润比率下降的趋势”理论可能是错的,他也开始怀疑维多利亚女皇时代的英国,未必是劳役和使得穷人生活水深火热的因素,反而是为穷人提供经济机会。

 

马克思一直辩称资本主义的性质无非是一个寻租的制度:资本家不但不是从无创造财富,反而是从事征收他人财富。马克思从头到尾都把资本主义搞错了:伟大的企业家确实是凭着创意或创新生产的方法而为自己制造财富的。

 

不过经济学人却认为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官僚形式的批评倒是颇有见地。现代的确有为数不少的资本家只不过是企业官僚,而非财富创造者。他们与其他寻租者,例如所谓的营运顾问(他们为更多的寻租机会找借口)一起携手夺取其他人的财富。

 

经济学人称,自从马克思死去之后,先进世界的主题是改革,而不是革命。劳动阶层透过政治管道占了政治制度的一个席位,他们更新了资本管理制度,从而拆散过于集中的经济,使其接受管治。他们改革了经济管理,因此经济周期变得更顺畅。但仍然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国家,例如俄罗斯和中国,他们的却是一个落后的独裁政权。

 

经济学人说,今天最大的问题就是,这样子的成就能否得以持续下去。资本主义面对的逆流正在不断加剧,这些逆流似乎以民粹主义式的愤怒居多,多于无产阶级的团结力量。今天的自由改革派,无论在他们的危机处理能力以及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法,显然不能与他们的前辈比拟。他们应该趁着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好好的重新了解这个伟大的人,不光是要了解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所指出的严重缺失,同时也要提醒自己如果未能面对和解决这些缺失,危机恐怕就在前面伺机爆发。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