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變臉到落淚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成都藉川港合作會議傳達了「中央領導」對港澳政策的「四點精神」,一反過去幾年的強硬,不再強調一國而是強調尊重兩制,表示要尊重中港澳分屬三個關稅區、使用三種貨幣,推進港澳與內地的合作項目要按照市場化機制、規則和國際化標準。「中央領導」據說是指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

昨日〈蘋論〉認為在港澳問題上,韓正只是唱「紅臉」,新登場有別於過去李飛、喬曉陽、張曉明的「白臉」,或許是個人風格,不代表中共對港政策改變。

從本質來說,一黨專政怎麼可能容忍真正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呢?講幾句好話不代表本性可移。但由一直對香港強硬的張曉明傳達這四點,並迅速上載港澳辦官網,顯然不是個人風格或單純的「紅臉」籠絡一下,而是意味着至少策略有所改變,並要廣而告之。

中共建黨以來一貫的政策轉換,可以用兩句話來形容,一是魯迅的詩「一闊臉就變」,二是中國諺語「不見棺材不落淚」。

兩者都不是穩定的原則,而是因時制宜的策略變換。

有數學家朋友以一個公式來形容:中國的經濟發展+政治開明程度=一個常數。也就是說,經濟狀況較好時,「一闊臉就變」,權力收攏,對內對外「得志便猖狂」也;而一旦經濟踢到鐵板,國際上受到圍堵,那就「不見棺材不落淚」,對內政治稍鬆綁,對外就低聲下氣不出頭。鄧小平在文革後搞改革開放,六四後表示要韜光養晦,都是基於上述公式使然。中英談判香港前途,制訂《基本法》,要得到香港人信任和國際社會接受,自然也就好話說盡。一旦主權到手,加上在西方國家實行交往政策下經濟起飛,由權貴資本主義導致的國富民窮,政府大把錢,於是「一闊臉就變」,甚麼一國凌駕兩制,中央全面管治權,憲法凌駕《基本法》等等「變臉」都來了。國際事務上也「猖狂」起來,在南海擴張軍力,用一帶一路把一些國家拉進勢力範圍,而大陸愚民就以「美國嚇尿了」來自瀆。終於踢到鐵板了。

為甚麼強調「中港澳分屬三個關稅區」?香港不在「中國境內」了嗎?那是因為早前美國首次將香港列入與中國同一個大幅調高進口關稅的名單內,於是邱騰華局長為此約見美國駐港總領事,講了類似梁游被DQ的話,「Hong Kong is not China」,指香港是一個獨立貿易關稅地區,要求豁免。

為甚麼強調「港澳與內地的合作項目要按照市場化機制、規則和國際化標準」?因為美國及西方國家對中國不遵守貿易規則和市場經濟基本原則已經不耐煩了,正開始抵制。若港珠澳大橋等合作項目也按照「中國特色」的潛規則而不是國際化標準,那麼香港也必然在西方抵制的名單內,中國想借香港的名義討西方的便宜,就沒戲唱了。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引來西方世界的反彈。於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為了更好利用香港,對港政策肯定要作一些調整。當然,本質是不變的。

李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