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各地频现教师讨薪?地方债危机已黑云压城

01

末日气息,灰犀牛登场

 

最近,关于地方债的讨论猛然增多,百度和搜狗指数关于“地方债”这三个关键字的搜索指数热度激增。

 

事情的起因源于前几日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在北京参加的一场论坛,在谈及地方政府债务时称,贺铿称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但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甚至许多地方连息都还不起。

 

 

此言一出,外界一片哗然。

 

为什么大家反应这么大?

 

因为在今年年初在财政部发布的《2017年12月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和债务余额情况》里还显示,截至去年底,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64706亿元,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之内。

 

这边财政部说地方债规模是16.47万亿,而另一边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却称地方债规模是40万亿。

 

两者差额高达23.53万亿,相当于7个福建省去年全年的GDP。如此巨大悬殊,我们到底该信谁?

 

刚感觉2016、17两年老百姓接盘买房,把杠杆率从政府头上转移到老百姓头上,结果发现,地方政府债务怎么还这么多!

 

更令我们担忧的是,如果按照贺铿的说法,地方政府债务40万亿,那么再加上中央政府13.48万亿的债务,全国政府债务俨然高达53.5万亿。

 

这可就不是新闻媒体所报道的政府杠杆率只有36.2%,而是高达64.7%!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国民经济三大基本部门,居民部门杠杆率从18%飙升到49%,涨了接近三倍, 美国的居民部门杠杆率从20%上升到50%用了近40年,中国只用9年搞定!

 

中国企业部门杠杆率从2008年的98%飙升到156.9%,现在政府部门的杠杆率又在64.7%这么高的水平。

 

而杠杆本质是什么?是债务啊!

 

你不要给我说我们的债务没有风险隐患,我是坚决不信的!为什么贺铿说有些地方连利息都还不起?

 

经济增速下滑,杠杆率持续攀升!

 

一头向下走,一头往上走,请问你拿什么还钱?

 

02

政府债务问题的前生今世

 

说到政府债务,在我国的政府债务中,中央政府的负债率不高。那是因为中央政府参照并且一直坚持欧盟的一个规定——马斯特里赫特条约。

 

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欧元区的成员国,中央财政赤字规模不超过当年GDP总量的3%。

 

所以,我们看现在每年两会预算方案,中央的赤字规模预算都在3%以下,今年预算是2.6%。

 

但地方政府可完全不管这个。

 

因为中央政府是财权大,事权小。而地方政府是事权大,财权小。你要是不让地方政府高比例负债,那还修不修地铁马路了?建不建医院学校了?还搞不搞CBD了?干脆别发展了!

 

所以,既然地方要发展,那就要大幅举债!现在出了问题就是地方政府的债务率太高。

 

 

很多人说你看地方政府披露的数据,帐面上看不高啊。

 

是 !我看国足队员的数据,我还以为国足能进世界杯呢……

 

那地方债务问题出在哪儿?

 

首先,地方政府隐性担保的债务太大。头些年,很多地方政府搞融资平台。这些融资平台表面上看是企业债务,实质上却是政府债务。早在2013年的时候,网上就爆出过地方债危机,上至高堂庙宇,下至寻常人家吓坏了一帮人。

 

到了2014年底,中央出台了《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等多个防范地方债务风险的文件和管理办法意见。

 

并且那个时候,财政部还在改革报告研究中首次提出允许地方政府破产。

 

一群专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就这样,2015年政府隐性担保的企业和项目都被叫停。但是,地方要发展啊。你不让我举债我怎么发展?

 

于是,到了2016年,地方政府又突破性自主“研发”了两种增加债务的方式。

 

第一种:把过去要做的公共产业项目拿到现在来做,这些项目都是企业立项要搞的,但最后是政府进行回购。所以本质还是政府项目。换句话说,这些企业债务本质还是政府债务。

 

第二种:就是现在很流行听着很高大上的产业基金。由于我们现在要进行社会经济结构转型,很多产业要调整,要升级换代。所以政府要扶持一批企业。而扶持企业是需要大量资金的。于是,政府通过银行给相关企业担保,比如很多PPP项目,把这些企业的债务也搞成了政府的潜在债务。

 

就这么一点一点,地方政府的债务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越滚越重,越滚越惊人!

 

03

解铃还须系铃人,地方债反危机举措

 

中国地方债的利率大约在4%左右。按照贺40万亿地方债的说法,地方政府每年要承担的利息就高达1.6万亿,再加上每年到期的债务,地方财政压力是极大的。

 

怎么解决?

 

第一,卖地;第二,收税。

 

于是,卖地这事儿我不讲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地王怎么来的?

 

但高层并不是不知道地方债问题。不管是十九大强调: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还是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三大攻坚战第一个就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

 

都指向了一点,债务问题。

 

特别是今年4月2日中央财经委会议重点强调:地方政府和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要尽快把杠杆降下来,努力实现宏观杠杆率稳定和逐步下降。

 

说的什么意思呢?说的其实就是地方债和企业债问题。

 

监管层讲得很清楚,最担心是地方潜在债务。如果现在不加以抑制,未来会是大麻烦。所以为什么提出了地方政府官员要终身追究责任?你别想借了钱,玩高了甩给下一任,没门!

 

大家有印象的话,2017年底,中央曾叫停了包头地铁和呼和浩特的地铁和机场,并且叫停了一大批基础设施,为什么?

 

道理很简单么,你当地的财政收入是多少?你搞这么多基建工程要花多少钱?你地方政府心里没点谱儿么?

 

这就是寅吃卯粮,先缺后空!

 

按照国家发改委的工作意见,有14个城市的地铁项目被冻结,言外之意就是你没那么大的能耐就别搞那么大的事儿。

 

到了现在,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已刻不容缓,容不得我们松懈了。

 

2018年以来,地方债发行变缓。不管是银行,还是券商,完成目标的卖地方债难度很大。

 

所以为什么说地方债问题是灰犀牛,因为在大家的心里,你地方政府的债务信用级别是最高的,但是从今年天津融资平台出事,湖南城投平台整顿,怎么越来越感觉地方政府的信用还不如一些企业呢?

 

是我错觉么?

 

最后,作为一个老百姓,我想问专家一个问题:地方债最后需要老百姓接盘么?


拾叶,米筐投资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