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克文看決定習近平世界觀的七大“核心”利益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斯洋

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星期四(5月10日)在《外交事務》雜誌上撰文分析影響習近平看世界以及中國行為的七大核心利益。他把這些利益歸納為七個同心圓,其中位於最內圈的是共產黨的中心領導,其次是國家統一和經濟的可持續增長等。陸克文在文章中還指出,到目前為止,中國並沒有意圖取代美國充當“世界警察”。

陸克文說,外界都在關注習近平的鞏固權力,但是較少人在考慮習近平到底如何看待這個世界。陸克文說,這很重要,因為這決定了中國將以何種方式來對待外部世界。

陸克文說,在習近平的世界觀裡,共產黨的核心領導超越了專業化的國家機器,共產黨的意識形態超越政治上的務實。他說,習近平的世界觀裡混雜著經濟成就、政治懷舊、民族悲情還有新的政治自信,總之是明確背離了鄧小平“韜光養晦、等待時機和決不當頭”的教導。

陸克文把影響習近平的世界觀的幾大核心利益納入七個同心圓。位於最內圈的是共產黨的中心性(centrality),其次往外延伸的是國家統一。第三個圈平衡經濟增長和對環境的擔憂。第四圈是對與中國接壤的14個鄰國的友好控制。第五圈是投射區域海上力量。第六是利用經濟力量,平衡整個陸上勢力範圍。第七,緩慢改變美國二戰後建立並領導的以製度為準則的國際秩序,使其更好地符合中國的利益。

不過,他指出, 習近平能否獲得全部或是部分成功仍然是個未知數。

將黨和國融為一體,維護共產黨執政高於一切

根據陸克文的文章,位於同心圓最內層的是維護中國共產黨及其統治的超越一切的利益。

陸克文寫道,過去四十多年來,西方國家都在認為,中國會慢慢擁抱全球自由的資本主義體制,但是許多西方學者忽略了中國1990年代末的一場內部討論。這場討論的結論在本世紀前十年已經得出,那就是,中國不能出現制度性的變革,中國將繼續成為一黨統治的國家。

陸克文指出,除了希望確保共產黨的長期生存之外,中國領導層還相信,沒有共產黨位於中心地位的強大領導,中國將永遠不可能成為一個全球大國。他說,儘管這次大辯論的結果先於習近平上台十年,但是習近平促成了中國這個進程的轉變,把中國變成一個共產黨執政的國家資本主義社會。

陸克文說,習近平毫無內疚地樹立黨的權力、威信和特權,將黨的機器凌駕於國家行政機器之上。陸克文指出,過去幾十年,共產黨的地位減弱,黨只是一個更狹隘意義上的意識形態角色,但是現在不同。習近平明白如果繼續把共產黨從與國家真正決策進程相關的機構中去除掉,這會進一步導致黨的褪色。陸克文說,習近平現在是在加大干預,試圖扭轉這個趨勢。

陸克文說,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領導層已經越來越強調政治意識形態而不是務實的政策。習近平和中央領導層的其他人知道,一旦中國的人均收入跨過一定的門檻,政治自由化的需求幾乎不可避免地要出現。中共對此的回應就是進一步強調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意識形態,並加大宣傳力度,把黨的形象和國家的形象融在一起。

陸克文說,習近平相信自己可以擊敗美國學者弗朗西斯·福山的歷史觀。福山認為,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將是政府的最終形式。他說,由於習近平的目標因為國家控制的新科技(中國內部安全機構使用的社會信用分和人臉識別系統)得到進一步強化,許多中國人相信習近平會成功。

國家統一— 關係到中共長期的政治遺產

陸克文認為,位於同心圓第二層的是國家的統一。他說,這個目標對北京來說依然非常重要,因為其一這關係到國家安全,第二,這也關係到長期的政治遺產。

陸克文說,在北京看來,西藏、新疆、內蒙古和台灣都代表了一系列安全核心利益,上述每一個問題都包含了內部和外部的安全元素。

西藏是中國決定與印度發展戰略關係的一個中心因素。在大約半個世紀前,印度向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提供了政治庇護。新疆被中國視為是通向日漸敵視的伊斯蘭世界的大門。這個擔憂因為中國國內土生土長的伊斯蘭分離主義運動而愈發加劇。

陸克文說,雖然數十年前,中俄已經解決了共同的邊境問題,但是,內蒙古仍然是中國和俄羅斯之間的一個持續的戰略焦慮。而台灣,陸克文說,因為長期以來被看作美國在太平洋的一艘巨大的航空母艦, 在中國的戰略家們看來,這不僅是阻擋中國建立一個更可控的、更安全的海防前線的一個巨大機制,更是阻擋中國統一的障礙。所以,陸克文說,美國最近通過《台灣旅行法》,授權美台各階層官員互訪深深觸痛了中國的神經。

經濟發展— 強大的經濟和清潔的環境保障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

位於同心圓第三圈的是中國經濟發展以及環境的可持續發展。陸克文指出,2013年,習近平政府推出了中國經濟改革第二階段的藍圖。這個計劃最重要的方面強調經濟增長模式從出口主導到消費為主導的轉向;發展私營經濟,削減國有企業在經濟中的份額;在包括生物科技、信息技術和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領域超越西方。所有這一切都在環境可持續發展的框架下進行。

陸克文說,五年過去了,在投資、貿易、金融、國企和土地改革方面,習近平政府非但沒有取得真正進展,在財政政策、競爭和勞工改革方面甚至出現了退步。

陸克文說,現在的問題是,不知道權力得到進一步鞏固的習近平是否會利用自己的政治資本推進這些敏感領域的改革。

不過,他自己隨後又提出了質疑。他說,他看到了令人擔憂的跡象。在中國的私營企業裡,共產黨書記的地位得到了加強;中國在討論國家是否應該在中國最成功的私營企業中購買股份;在反腐運動和其他打擊違規行為的運動中,中國相當一批民營企業已經陷入了政治麻煩。最新的一個例子就是安邦保險,現在被政府暫時接管

不過,陸克文說,在環境保護方面,中國倒是取得真正的進展。過去兩年來,中國主要大城市的空氣污染程度出現相當幅度的下降。陸克文指出,對中共來說,強大的經濟和清潔的環境決定了共產黨未來執政的合法性。

陸上勢力範圍— 中國意圖提昇在歐亞大陸的戰略地位

陸克文說,同心圓的第四圈是有關中國勢力範圍的。這與中國周邊的14個鄰國有關。歷史上,中國國家安全的威脅都是通過這些國家來的。陸克文說,中國希望通過政治和經濟外交,確保與這些國家建立積極的、包容的、如果可能的話,兼容的雙邊關係。

除此之外,陸克文說,中國對自己的陸上周邊國家採用了更深程度的接觸戰略。他說,中國對東北亞到中亞到東南亞地區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外交無不體現了這一點。上海合作組織和極具野心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特別是“一帶一路”都反映了這個戰略。

陸克文說,這些項目背後的戰略重要性是一目了然的,即鞏固中國與鄰國的關係。整體來說,就是提升中國在整個歐亞大陸的戰略地位,以便更好鞏固中國的陸上周邊。

海上周邊— 中國試圖分化美國的盟友體系

陸克文把中國試圖打造海上周邊歸為同心圓的第五圈。他說,習近平和中共領導層認為中國的海上周邊是個充滿敵意的所在。中國認為自己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的主權宣示都受到威脅,所以一再強調這些是自己的核心國家利益,並將它們置於與台灣一樣的高度。

中國還認為這個地區整體在戰略上聯合起來針對中國。中國的海上周邊,從韓國、到日本、到台灣、到菲律賓、甚至到澳大利亞都是美國的盟友,而且美國還在整個周邊地區部署了軍事力量。

陸克文說,中國的海上戰略就是要分化美國的盟友體系,他們在提升自己的海空能力的同時(習近平對中國的軍隊進行了根本的改革。中國把海軍和空軍能力延伸到南中國海的人工島嶼上,並針對台灣和美國在西太平洋的海軍行動部署了陸基導彈,)竭力宣傳美國的盟友體係是冷戰時代的產物。

陸克文說,在海上周邊,中國整體的政治和軍事戰略意圖很明朗,就是在很多人心中引起足夠的疑問,在第一島鏈內發生武裝衝突時,美國政府是否有能力擊敗中國軍隊?這其中包括讓美國自己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保護台灣。

陸克文說,中國在東亞和西太平洋地區的戰略也有溫和的一面,那就是通過貿易、投資、資金流和發展援助進行經濟接觸。他說,現在無論從實際還是在人們的思想上,在更廣泛的東亞地區,中國已經成為一個比美國更為重要的貿易夥伴。

與發展中國家的關係— 中國獲得政治和外交支持的能力上升

陸克文歸納的第六和第七個同心圓是有關更廣泛的世界和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的未來角色的。

第六個圓是關於中國與發展中國家關係的。陸克文說,中國的戰略重點是發展與發展中國家的關係。這沿襲的毛週在冷戰時期不結盟運動的做法。現在中國把這個戰略主要應用於非洲,但是也應用到亞洲的發展中國家,包括孟加拉國、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等。

在非洲大陸,中國主要參與非洲大陸的基礎設施建設。中國在拉丁美洲和亞洲進行大規模的貿易和投資。不過,中國的這些項目都在當地引發爭議。不過,陸克文指出,令西方學者感到驚訝的是中國的堅持和與時俱進的能力。

他說,雖然中國的投資項目在有些國家沒有成功,比如在讚比亞,中國公司的做法引發了當地的政治爭議,並導致了政府的更替,但是,在埃塞俄比亞,中國公司做出了真正的改善,為當地勞工創造就業機會、提高工資水平,並投資當地社區。

陸克文說,中國在發展中國家的努力得到了積極的回應。無論在聯合國還是在各種全球性的多邊組織中,中國獲得政治和外交支持的能力在上升。

中國與現行國際秩序— 中國並不想充當世界警察

在陸克文歸納的中國核心利益同心圓的最外層是中國與現行國際秩序的未來。

陸克文說,二戰以來美國打造和領導的現行自由國際秩序受到了內外夾攻。他說,一方面是西方國家公民對自己的民主政府感到失望另一方面是中國大聲宣傳自己的“威權資本主義”,以期取代美國模式。

他說,中國很快就會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中國也會很快挑戰美國的區域軍事主導地位,雖然無法挑戰美國在全球的軍事主導地位。

他說,除此之外,中國還在設立自己的多邊機構,例如中國設立的亞洲基礎設施建設銀行繼續在歐洲和亞洲擴張。

陸克文說,中國對未來的世界秩序的期待應該是一種更符合自己的國家利益和價值觀的秩序。他說,這樣的秩序會對現行製度中有關人權和以自由民主為基礎的政治架構造成影響。

他說,中國的秩序也會影響到包括世界貿易組織在內的未來國際經濟秩序,特別是在美中貿易戰後,美國選擇退出世貿組織機制,單邊解決爭議之後。

關於中國對世界安全體系的影響,陸克文說,這要取決於中國和美國國內政治的發展。陸克文寫道,目前世界處在一個越來越不確定的時代, 美國是否還願意擔當世界警察的角色?中國是否有興趣來填補這個角色?他說,目前擁有的證據顯示,中國好像並不願意。

陸克文最後寫道,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未來怎麼走,一些大的框架已經顯現。很明顯,習近平並不滿足維持現狀。現在世界面臨的一個問題是如何與這個越來越強勢的中國進行接觸。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