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愿与澳合作加强印太地区平衡

2018年5月1日至3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到访澳大利亚悉尼PETER PARKS / POOL / AFP

法国总统马克龙对澳大利亚进行了三天访问,加强法澳双边经贸和战略合作关系是此次行程的重点。而澳大利亚近年来对中国在南太平洋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深感不安,试图联合多国予以制衡。

澳大利亚与欧洲相距遥远,但法国的若干海外省却是澳大利亚的近邻,其中的新喀里多尼亚将在六个月后举行有关独立的公投,岛上政治社会气氛敏感。法国总统有可能在一次长途行程中兼顾澳大利亚这个大国和新喀里多尼亚的公投前景,实属不易。

在上世纪90年代,法国在太平洋地区恢复核试验,这导致与澳大利亚间的关系紧张和遗留问题。为缓和与澳大利亚的关系,法国总统奥朗德在任内的2014年曾经访问该国,开启两国关系新篇章。澳大利亚当时与法国签约一笔庞大的“世纪合同”,即法国商业集团 Naval Group在阿德雷德为澳大利亚建造12 艘军用潜艇的合约。4年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对澳大利亚的访问与以上这个超过340亿欧元的合同有关。他在访问澳大利亚期间,还走访了军事基地,签署更多的防务合作协议。

正如澳大利亚驻法大使所说:这一“世纪合同”不仅让法澳关系得到和解与提升,还使得法澳两国寻求在气候变化,打击恐怖主义,网络等方面的一系列能够互补双赢的合作领域。

为了肯定法澳两国的同盟关系,马克龙和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星期三(2018年5月2日)举行了纪念两国军人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并肩作战的仪式,表达两个友邦和坚定盟友间的安全合作关系,和共同创建一个更加安全的世界的信念。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对来访的法国总统热情表示:“法国是我们最长久且最亲密的友国之一”。

马克龙出访澳大利亚之前,法国媒体报道较少,出访后,媒体的注意力更多放到双方经贸合作方面。但国际媒体的关注点似有不同。印太地区对全球和平与稳定的作用,中国在南太平洋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促使深感不安的澳大利亚试图与包括法国在内的西方民主国家加强合作。

众所周知,在南中国海,北京的动作越来越强硬,不仅在南中国海争议水域加建人工岛屿,而且进行装备,使其具有军事用途。2016年7月,一个国际仲裁庭判定中国对几乎整个南中国海提出主权主张不符合国际法。澳大利亚明确表示中国应遵守这项裁决而导致北京不满。中国官方媒体甚至警告:可用武力来教训澳大利亚,导致澳中关系紧张。

在太平洋地区,北京以大量发展援助和贷款来帮助一些小国建设基础设施,金融时报援引一份研究报告说,在2006年至2016年期间,中国为太平洋地区的218个项目提供了18亿美元的资金,分布在包括斐济、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瓦努阿图等国家。

国际媒体注意到:马克龙在澳大利亚的一些讲话和表述是在回应澳大利亚的担心。美国之音报道说:“法国表示,希望成为印度太平洋地区民主国家新轴心的核心,以维护基于规则的秩序,制衡中国不断增长的主导权和影响力。”

该报道还强调:“正在澳大利亚悉尼访问的法国总统马克龙说,中国的崛起是好消息,但一个地区需要平衡。印太地区对全球和平与稳定至关重要,法国希望与澳大利亚合作,成为新的平衡力量的核心。”

马克龙总统强调了在印太地区保持“以规则为基础的发展”以及“必要的平衡”的重要性。他说,不能在该地区有任何“霸权”。

澳大利亚并不仅仅寄希望于法国,堪培拉一直试图与印太地区的民主国家建立联盟,并说服欧洲强国重返太平洋,结成一个制衡中国日益增长的专制国家影响力的堡垒。澳大利亚近年来加强与美国、日本和其他友邦国家的防务合作。去年11月,澳大利亚官员与日本、印度和美国官员达成协议,重启十年前由美国提出的“四国联盟”外交倡议。。

在马克龙到访之前,曾拥有许多太平洋地区殖民地的英国在上个月的英联邦首脑会议上做出重返太平洋的类似承诺。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还派出皇家海军的新的航空母舰参加南中国海演习。

越澳两国在今年3月15号签署了战略伙伴关系协议,扩大高层对话,把2009年以来形成的伙伴关系进一步升级。两国的伙伴关系包括保证共同应对“安全威胁”以及在海事政策的制定上进行合作。

澳大利亚在东南亚有安全和商业利益,视包括越南在内的这些国家是泛亚安全的关键和澳大利亚公司的市场。为了更多涉入东南亚事务,努力加强和东盟10国的关系。今年3月17日和18日,澳大利亚主持召开了首次与东盟国家的特别峰会,声称:着眼于“共同的安全挑战并确保我们的公司拥有广大的机会。”

法广RFI 肖曼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