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政、杨建利回忆六部口事件 吁勿忘六四

在“奥斯陆自由论坛”上发言的中国异议人士方政。1989年6月,方政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被解放军坦克碾断双腿。(照片由杨建利提供)
在“奥斯陆自由论坛”上发言的中国异议人士方政。1989年6月,方政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被解放军坦克碾断双腿。(照片由杨建利提供)

在89六.四事件中遭坦克碾压失去双腿的方政5月30日在“奥斯陆自由论坛”(2018 Oslo Freedom Forum)发表演说,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痛斥中国政府迄今仍在打压六.四受害者,抹杀真相,呼吁人们勿忘六.四。

聚焦世界人权议题的“2018奥斯陆自由论坛”5月28日-5月30日在挪威奥斯陆召开。1989天安门民主运动亲历者方政应邀参加本届论坛,并在5月30日发表演说。

“(掌声)谢谢大家!中国需要你们的帮助,中国需要人权。谢谢!”

演讲开始,背景大屏幕上放出了89年6月5日一名白衣人在长安街拦截坦克的“坦克人”照片。方政呼吁大家在记住“坦克人”,记住1989六四中国人反抗暴政勇气的同时,不要忘记6月4日清晨,解放军坦克在六部口追杀学生,造成大量伤亡的事件。

方政5月30日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

“尽管过了29年,在中国通过共产党政权的延续,六.四真相一直没有得到真正的揭示,反而被更加严酷的封锁。所以我呼吁大家不要忘掉那段历史。那么我(在演讲中)主要想告诉大家另外一个事实,不太有人知道的,就是六部口坦克从身后追杀学生的这么一个事实。而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受伤,失去双腿的。”

方政在1989年时是北京体育学院大四学生,积极参与了天安门民主运动,想通过和平请愿,促使中共改革,抑制腐败,使中国变得更好。6月4日清晨6点左右,撤离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队伍拐上西长安街走到六部口时,突然从人群背后射出许多毒气弹,在学生队伍中炸开,有一颗就在方政身边爆炸,走在他身边的学妹,突然昏倒。方政赶紧抱起学妹向路边转移,而此时一辆坦克快速向学生队伍冲来,方政奋力把学妹推向人行道边的护栏,而自己来不及躲开,双腿遭到坦克碾压、拖行。他挣脱坦克履带链条,滚到路边,昏迷过去,后被市民和学生送到积水潭医院抢救,双腿截肢。

失去双腿后,方政重回体坛成为一名残疾运动员,并在1992年在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上获得两项冠军。他本应代表中国参加1994年的远东及南太平洋残疾人运动会,但中国当局却因为他是六四事件的伤残者,取消了方政的比赛资格。

2009年2月,经“人道中国”组织救援,方政携妻女抵达美国旧金山生活,目前担任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在方政看来,六.四并没有真正的结束。

“第一,它这个政权就是当年镇压的政权的延续。而且现在的执政者并没有对他们当年犯下的罪行有一丝一毫的忏悔,没有任何的改变。所以我认为六.四并没有结束。第二,它一直在继续迫害国内的那些跟六四有关的人。比如‘成都酒案’,人们做纪念六四的一个酒,被当局抓起来两年,到现在一直没有判。人们公开的去悼念六.四会被抓。老师公开在课堂上讲这些会丢教职,甚至被投入监狱。凡是公祭六四的人,中国政府都不允许。中国当局封锁网络上有关六四的各种信息。

方政此次演讲的引介人、“奥斯陆自由论坛”资深顾问、美国民间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是89民运的参与者,也是六部口惨案的目击者。杨建利5月30日向本台记者指出,六四以后,中国政府用尽各种办法来消灭人们对六四的记忆,

“最主要的办法就是暴力威胁的办法,谁要是有胆量出来纪念的话,就会被打压,包括天安门母亲,连纪念她们的孩子都受到打压。久而久之,人们都淡漠了,年轻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我们能够借助各种论坛,讲述六.四的真相是非常重要的。”

杨建利认为,六.四是中国现代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是中国很多问题的转折点,如果六.四真相遭掩盖,大家没有谈论它的自由,那么中国的政治问题永远不可能解决。六.四是中国政治发展道路上绕不开的关卡,必须解决六.四,才能通向未来。

(记者:林坪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