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局全力封殺 「全民共振」行動未成氣候

2018年5月1日,湖南省長沙市五一廣場附近滿是警察和警車,不排除當局是為了防止有民眾響聲網上號召的「全民共振」活動,而特別加強了安保。(受訪者推特)
2018年5月1日,湖南省長沙市五一廣場附近滿是警察和警車,不排除當局是為了防止有民眾響聲網上號召的「全民共振」活動,而特別加強了安保。(受訪者推特)

由海外華人發起的「全民共振」活動,觸動大陸當局神經,在提前加強維穩下,不少敏感人士被短暫控制自由,各省市地區亦未見有公民公開響應。目前為止,未見有大規模拘捕行動。但重慶公民薛仁義,在響應活動後失聯。(文宇晴 報道)

綠葉行動倡議人、重慶公民薛仁義,周二(1日)國際勞動節,響應海外華人發起的「全民共振」活動,來到重慶解放碑廣場前拍照並上載到網上。他的女朋友趙安秀周三(2日)早上發出消息,指薛仁義已經失聯。

本台記者致電薛仁義,但是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而趙安秀的手機,則已經停機。未能了解到具體情況。

呼籲各地公民以散步的方式到鬧市視察的「全民共振」活動,觸動了大陸當局神經。

湖南省長沙市網友周先生向本台表示,他路過五一廣場附近時,看到滿是警察和警車。即使當地沒有公民表示響應活動,但長沙當局仍然加派警力進行維穩。

周先生說︰(警察)只是戒備,平時沒有的,就在昨天特別多,(通往廣場)四個路口,特別是通往地鐵口站著兩排,大概有十多二十人,其他是零星地站在旁邊戒備,不過便衣有很多。我覺得是因為網上所謂「共振」的行動導致,之前我被國保找來談話,他們說了一句說話「寜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亦有長沙女網友向記者反映,她和朋友下午在長沙五一廣場,可是手機網絡瞬間斷掉,直至她離開廣場範圍,網絡才恢復正常。

至於湖南株洲市,亦沒有公民能成功參與「全民共振」活動。

株洲公民陳思明表示,他們亦提前被打招呼,加上株洲市內所有警察都不准在國際勞動節當天休假,在公民圈內施加了很大的壓力。然而,市面卻未見當局加強了安保的工作,街道上也未見到發生任何特殊情況。

陳思明說︰沒有形成氣候,沒有動起來,所以「五一共振」行動不了。我們準備4月29號晚上聚餐,都被打電話要求取消,說你們如果要聚餐可以在5月6日以後,但是5月1日前後聚餐就要來沖散你們。叫我們配合一下,上級有命令,不准任何人聚餐、遊行、集會等都不准。據國保說,所有公安系統在五一全部取消休假。

另有網友有網上圖文並茂稱,浙江杭州市民廣場、陝西省西安市的大雁塔廣以及新城廣場,則有大批警察在附近戒備。

被提前警告並在周二五一當天遭到軟禁在家的上海醫療事故受害者徐佩玲,直到晚上才自由。她對記者說,幾乎上海所有活躍人士都被控制,不過後來她從網上了解到,有未被監控的公民成功抵達上海火車站。由於活動要求參與者不舉牌、不叫口號,只以散步方式進行,因而未有參與的公民被拘捕。

徐佩玲說︰幾乎平時我們平時出來的人都控制在家裡,有地方派人去看著,有的人被關起來,還有人在賓館裡被看守,就是不讓你們出去。「共振時間」是早上5點到晚上9點,我們大概在晚上10點後就釋放了。也有漏網的,有人去了火車站,但有多少人我就不知道。

「全民共振」活動是海外華人發起,五一國際勞動節是首個行動,主要是實地考察未來聚集場地和遊行路線,為消除恐懼,也是為了接下來的「7‧1」、「10‧1」的活動熱身。

澳大利亞、加拿大溫哥華、美國紐約、拉斯維加斯、英國等亦有組織公民響應,在街頭舉行「全民共振」活動。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