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現象:另一個陳水扁

王浩威 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兼執行長

對台北市民來說,甚至是台灣的所有人民來說,柯文哲這個人是一面看不透的鏡子。從四年前挺身而出的白色理想,到現在隨時在變化的不同色彩,究竟是一種不可避免的演化過程,還是從來沒有改變過?

一開始柯文哲的形象是激進的,包括選前對財團的大聲討伐,太陽花學運公然坐進立法院去聲援,甚至面對遠雄集團小巨蛋問題一開始的堅持立場,都是他選舉時或剛剛當選的時候,能夠獲得選民超越藍綠一致支持的原因。

激進姿態只是演出

尤其在這個時候,兩個政黨都慢慢變成了以選舉操作為主的傳統派系組織,越來越不在乎任何的理念或承諾,小市民們自然將自己的期待,投射到這位所謂的「素人政治家」身上。同時,隨著這樣的投射,許多情感也就根深柢固地附著在柯文哲這個人的身上。

然而,小市民們對他的認同已經是太根深柢固了,以至於無法超越情感地看待後來所發生的事情。

現在回想起來,包括遠雄集團大巨蛋在內,所有激進的姿態似乎都只是一種演出,根本沒有任何真正的作為。四年的任期將過去了,大巨蛋還是依然不變,隨著歲月逐漸變成廢墟,原來那一切作為,都只是想要滿足小市民們情感上的需要而已。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不是沒有徵兆可循的。當時還正沸沸揚揚作態地堅持要拆大巨蛋的市政府,忽然將大巨蛋周邊的路樹要加以砍伐,引起生態主義團體的不滿,甚至出現以人身來保護路樹的抗爭活動。當時柯文哲的聲望很高,而這一批生態團體的年輕人他們過去的社會知名度相對地不夠高;很快地,當柯文哲和市政府出來表示一下關心以後,這個議題很快地就被媒體忽略,也自然被市民所遺忘了。沒多久那些路樹在失去了關注以後,不知不覺當中就靜悄悄地被砍掉了。

柯文哲是了解市民的需要的,而且,他更了解市民的需要往往只是一下子的熱情。所以他好像有很多脫線的言論,一下子之間冒出任何嚴重的口誤或與自己原本承諾不合的行為,他只要稍微表示低姿態,也許承認錯誤,也許只是改變個說法;所求的一切,只是要撐過了這段時間,很快的就可以轉移焦點。

柯文哲這樣的政治動物,從來都不是一致的。他隨著周邊的環境來調整,像是最原始的變形蟲細胞一樣,永遠都讓人覺得很順從周邊環境的,也就是順從所謂的民意的。而順從民意是不難的,因為民意只是一時的反應,沒有任何記憶或堅持的。

柯文哲這一位所謂的「素人政治家」,因為從來沒有真正的中心思想,對於民意的回應反而來得特別機靈,甚至比職業政客還要更迅速。

當然,也許這也是必然的演化結果。作為一味沒有政黨支持的市長,只有討好民意,才能夠繼續維持原來的票房;再用這樣的票房資源,來跟政商各界繼續換取更多的妥協空間。

只是,從來不去拂逆市民的集體反應,自然也就不會提出任何有足夠前瞻性的看法,更談不上什麼樣的理想或核心價值。當然,也就不可能提出走在市民前面的任何市政建設或政治理念了。

沒有所謂核心價值

這樣的情形,讓人想起前總統陳水扁。這些日子來,他的活動越來越頻繁,特別是抓到了激進台獨的方向,這一塊現在的民進黨不敢要的市場,讓他又開始有了舞台。陳水扁的台獨立場是漸進的,在總統任期的晚期完全失去民意以後,才逐漸成為明顯的台獨。但是,當時的台獨立場,再怎麼說也沒有現在這樣的激進程度,幾乎可以說是激進台獨新任的精神領袖了。

陳水扁的政治立場搖擺不定嗎?其實從來沒有,他原本就是沒有真正的政治立場的。因為沒有政治立場,他的政治立場就他為自己當下的票房找到最大可能性的包裝。

同樣的,柯文哲也是如此。如果有一天講「兩岸一家親」的柯文哲,也變成激進台獨的領導人物,這是一點也都不足以為奇的。

柯文哲也好,陳水扁也好,他們從來都沒有所謂的核心價值,也就無所謂價值前後不一致,甚至一切的搖擺不定都只是他們精確的票房敏感度所反映出來的行徑。他們都是務實的政治動物,努力找出讓自己政治實力活下去的最好環境而已。就像陳水扁過去經常說的:「頭過,身就過。」這句話是多麼的「務實」呀!

而身為小市民的我們為什麼困惑呢?我們只不過是因為自己自覺或不自覺地還堅持著一些社會理想,然後將這樣的理想投射在這些選舉中的政治動物身上,而將他們當作自己來期待而已。這些選舉中的政治動物原本就是這樣的務實,從來沒有我們期待中的理想。一切沒有太多的複雜內幕,只是如此而已。

當然,柯文哲和陳水扁現象也反映出來,只要這樣的選舉政治沒有改變,台灣的未來,將是屬於這一類表面高舉理想而內心務實的選舉動物罷了。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