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影射”毛是反黨如今“影射”伊利也成犯罪

內蒙古呼和浩特郊外一座小農場的奶牛在吃草。 (資料照)
內蒙古呼和浩特郊外一座小農場的奶牛在吃草。(資料照)

繼廣州醫生譚秦東網絡揭發鴻茅藥酒是“毒藥”而被跨省追捕並關押百日之後,近來又一起跨省追捕案件引發中國公眾的高度關注和廣泛討論。媒體人劉成昆因撰寫小說,被指影射伊利公司而遭到抓捕;媒體人鄒光祥因公開質疑伊利董事長失聯亦被跨省抓捕;另有奶農因實名舉報伊利亂象遭到逮捕。這次被指濫用權力、任性執法的主角依然是內蒙古公安,與之一起登上風口浪尖的是中國乳業巨頭——伊利集團。

多家官方媒體並未對地方司法權力的濫用展開調查,而是對劉成昆等質疑者口誅筆伐;而伊利公司手段拙劣的網絡公關遭到多位名人抵制。網民猜測司法與官媒聯手,為一家大企業站位,打擊自由言論,其背後政商關係耐人尋味。當年毛澤東批評習近平的父親“利用小說反黨是一大發明”, 如今“影射”一家公司都成了刑事犯罪。

司法機關涉利益輸送?

中國官媒新華社5月7日發出未署名的長篇文章,題為《網絡自媒體不是'法外之地' ——鄒光祥、劉成昆涉嫌誹謗罪案件追踪》,文中正面引述了內蒙古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偵查監督處檢察官邢浩宇的話,認為劉成昆雖然為小說創作,沒有直接提及被誹謗人的姓名,“但從誹謗的內容足以推知被誹謗人明確身份的,可以認定為誹謗。”文章還稱劉成昆已經認罪,網帖給伊利公司造成了重大損失。

劉成昆曾通過律師表示,他不認為自己有罪,寫小說不構成誹謗。劉成昆的律師4月25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們準備為劉成昆做無罪辯護。新華社的文章一經發布,澎湃新聞等主流官媒和公安部等政法類官方網站紛紛轉載,伊利公司和鴻茅藥酒的案件出現了不同的走向。

安徽省前檢察官沈良慶認為,兩起跨省抓捕都反映了司法機關行政化的問題,地方當局與企業也可能有利益關聯。

他對美國之音說:“伊利集團跟此前的鴻茅藥酒事件一樣,涉及的是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問題,同時也反應了中國司法機關行政化的問題。它會按照地方黨政機關的要求做一些事情。實際上也表現出長期以來地方存在的保護問題,幾十年來一直都有的,一些司法機關跨省抓捕,把一些經濟糾紛的案件當作刑事案件來處理,來維護本地的地方經濟利益,不光涉及地方政府的利益,有一些稅收問題。另外司法機關是不是跟一些企業有利益輸送關係,雖然沒有具體證據,但是從行為本身來看,是可以懷疑的,這裡面存在利益輸送關係。”

官方媒體成公關工具?

位於上海的官媒澎湃新聞也發表署名“莊岸”的文章,稱“呼市警方披露'伊利董事長失聯謠言'案細節:為做大公號賺錢”。澎湃新聞關於709案件的報​​導大多以“莊岸”署名,美國之音曾去電上海澎湃新聞查詢,對方稱沒有“莊岸”其人。

山西奶農郭玉珍在網絡上實名舉報伊利公司欺壓奶農,新華社在報導中稱“公安機關查明,伊利公司曾發現郭某某的奶站有串奶行為”。5月4日《南方周末》刊發《山西奶農疑涉損害商譽罪被刑拘曾為伊利供奶》一文,伊利公司、呼和浩特公安局、呼和浩特第一看守所全部拒絕了《南方周末》的採訪和查詢,這篇文章後被刪除。

至於伊利董事長潘剛是否“失聯”,有沒有出席中共十九大,作為上市公司的伊利信息披露有無問題,網絡上眾說紛紜。根據新華社的報導,潘剛因患先天性主動脈縮窄正在國外接受治療。新華社報導還說,“公安機關核實,潘剛於2017年9月5日出境後,未有入境記錄”。另外,潘剛是中共十九大代表,官媒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曾有報導說41名內蒙古代表乘坐飛機抵京參加十九大,內蒙古代表團人數亦為41人,由此推斷,潘剛可能沒有缺席十九大,這與新華社所說的潘剛去年9月離境後就再未入境有矛盾之處。

除了網絡大V的集體站台,各大社交網站以及新聞網站的評論區同樣出現了鋪天蓋地的“水軍”評論,人們懷疑背後似有公關公司運作。

公關公司疑似操縱輿論

內蒙古警方跨省抓捕將伊利公司推上了風口浪尖,除了官媒鋪天蓋地的一面之詞,對於網絡名人也動用了公關手段。據報導,伊利曾試圖通過公關公司邀請一些“網絡大V”與之進行商務合作,微博用戶“五嶽散人”斷然拒絕,並貼上截圖。左派人物孔慶東、自封為“自乾五”主席的“點子正”、“傳媒老王”等微博用戶5月2日不約而同發出內容相同的伊利廣告,廣告中“在潘剛董事長的帶領下”遭到網民嘲諷。察哈爾學會副秘書長王沖在微博上道歉,並表示已經“如數退款”。

儘管輿論對於伊利相當不滿,沈良慶認為目前狀況對劉成昆不利,翻案很難,且伊利對於當地政府是非常重要的企業。沈良慶更將劉成昆案與現任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文革期間被控利用小說反黨相聯繫。

沈良慶說:“文學創作有他的特性,你自己做賊心虛對號入座那就沒辦法了。這讓我想起曾經毛澤東整習仲勳說,用小說反黨是一大發明,用小說反對企業伊利集團也是一大發明。”

官媒“中國之聲”在微博上發文“大V集體為某乳企站台遭質疑,業內:大V明碼標價,平台抽取分成”。不過這篇文章在微博上的評論無法顯示。報導稱,負責公關工作的是“北京神搗蛋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不過這家公司並沒有公開聯繫方式。

美國之音在招聘網站“BOSS直聘”上發現“北京神搗蛋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仍在招聘工作人員,公司CEO為侯源森,法人代表為劉慶龍。劉慶龍在電話中否認其公司為伊利提供網絡公關工作,他對記者表示“網上說什麼的都有”,並稱他不認識侯源森。而侯源森在微博中則提到過劉慶龍。

另一家從事廣告營銷的“源毅互動”也在網上打出招聘廣告,法人代表亦為侯源森。美國之音記者致電“源毅互動”,對方稱打錯了,記者便詢問對方公司名稱,對方回答說“不知道”,還表示自己是剛來的實習生,並且否認公司正在招聘,迅速掛斷電話。美國之音5月10日再次查詢發現“源毅互動”的招聘信息已經被撤下。

坐監獄要受很大苦

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者家屬郭利在向奶製品企業雅士利交涉賠償事宜過程中,被控敲詐勒索而入獄五年。郭利出獄後不斷申訴,2017年才被改判無罪。目前郭利仍在四處奔走,要求追責及國家賠償。郭利對美國之音表示,由於他不了解劉成昆是否有證據,是否構成誹謗無從判斷。

他說:“因為我跟他不太熟,聽說過這個人,他也寫過奶業方面的一些文章,可能他也是挺關注乳製品行業的,當然我相信他也是希望中國乳製品行業能夠恢復和建立起來。他到底有沒有證據,到底是無中生有、譁眾取寵,還是他確實有東西,我們在外面的人是沒辦法知道的,除非我們拿到這個東西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

長期維權的郭利表示,在目前的社會環境下,維權要特別注意依法二字,除了有依據、有道理,還要講策略,才可能得到應得的待遇或者處遇。由於無法接觸劉成昆本人,無從得知他的真實想法。

郭利說:“我沒有見到他,也沒有機會看到他到底有什麼,能拿出什麼來證明自己是無罪的,這是他堅持或者放棄的主要原因。當然到看守所、到監獄要受很大的苦,如果他忍受不了,一樣會退、會改變的。”

抓牢意識形態

官媒報導說,5月7日下午,內蒙古涼城縣召開了輿情工作會議,涼城系鴻茅藥酒所在地,報導中說,“以更有力的領導、更有效的措施,把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牢牢抓在手上”,不過官媒報導並沒有提到鴻茅藥酒事件。

儘管跨省抓捕引發網民的憤怒,從網絡的大量刪帖和官媒對伊利千篇一律的報導來看,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