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馬克思來到今天的中國

邱立本

馬克思發現中國官方熱捧他,卻沒有用他的經濟理論來推動中國經濟。中國人倒是用上了他的辯證法,一體兩面,也為尊者諱,沒有提到他的婚外情與私生子;但民間的網站,都有與官方迥異的版本。


中央電視台推出五集大型專題節目《馬克思是對的》

如果馬克思來到今天的中國,他會驚訝於中國成為全球最熱捧他的國家。當蘇聯已經解體,朝鮮和古巴都不怎麼提到他的時候,他覺得還是中國人夠意思,熱情洋溢,讓他感到溫暖。他的兩百歲誕辰的生日派對,中國高層搞得非常熱鬧。

不過他很快就發現中國人很有彈性,善於變通。儘管央視節目都在強調馬克思主義是真理,但中國經濟在實踐上,卻是另外搞中國自己的一套,中國其實變成了全球最大的資本主義市場,一切都是根據市場的機制,強調「供給側」,但又充分發揮國家的中央調控的角色。他的《資本論》與所有的紅色經典,都只是在節日週年慶的時候才拿出來,或是某些學校的考試才用得上,但在具體的生活上,中國與馬克思沒有關係。工人階級都是生活在社會的底層,工會沒有「集體談判權」。社會上最有錢的人和執政黨最有權力的人,都不是工人階級。

但馬克思最震驚的是在北上廣等大城市,有大概二億五千萬的農民工,他們來自全國的農村,但卻沒有城市的「戶口」,他們的子弟不能上當地的學校,他們也不能享用當地的公共醫療。馬克思曉得,農民是中共獲得政權的關鍵,但如今農民工在中國成為底層的「低端人口」,前幾個月還在北京被驅逐。但最後,傳言下達命令的市委書記蔡奇被調職下馬。

不過馬克思最印象深刻的還是中國經濟的成就,在一個混合體的經濟模式中,既有完全市場機制,也有政府公權力的介入主導,飆升至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而中國的「新四大發明」,大部分都是民間企業為主導,創造了共享單車、移動支付和無遠弗屆的網購,但也有公部門主導的高鐵,縱橫全國兩萬多公里,成為世界第一。 這些超越了美國與俄羅斯的成就,都不是馬克思經濟學所可以概括的。

更不要說馬雲的阿里巴巴與馬化騰的騰訊等創新企業,創造了巨大的價值,使得不同階級的人可以致富,衝破了傳統的階級分析,也超越了馬克思「剩餘價值」理論框架。

馬克思發現,中國人從鄧小平開始,就用更有實踐的角度來看馬克思主義,基本上就是重視辯證法,一體兩面,而不會教條地看問題,也因此沒有重蹈蘇聯瓦解的覆轍。

馬克思看央視拍的專題片,都有點不好意思,因為中國人都很客氣,都只是頌揚他和妻子燕妮的偉大愛情,而沒有揭開他和家裏的女傭海倫(Helene Demuth)的婚外情,並且她後來生下了兒子亨利,但為了掩人口實,由老友恩格斯來承擔責任。這些在西方的馬克思傳記中記述甚詳,卻在中國人「為尊者諱」的傳統下被掩蓋了。

不過馬克思發現,中國官方與民間是兩個世界,官方不斷為他唱讚歌,但民間知識界還是可以在百度、知乎等網站上找到另一個馬克思,揭開他的私生子秘密。馬克思只有嘆息說,中國有這樣二元化的信息結構與知識結構,有這樣的理論與實踐的彈性,中國還需要一個真實的馬克思嗎?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