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余心之所善兮



《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政制核心是「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行政機關向立法機關負責」。DQ梁游是破壞這核心的第一步,接下來就由北京挾持行政機關,不再向立法機關負責而是向立法機關管制監督,步步施壓,在司法配合下徹底毀掉原有以民意為基礎的憲制設計。現在做一個立法會議員,已經沒有甚麼事可以做了。

「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的選舉,據中共當年的解釋就是逐步實現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是直接民意授權(Mandate)。全世界任何國家選舉產生的職位,儘管有宣誓、委任,但都只是形式,不能改變民意授權的結果。民選的英國首相,女王不可能不委任;民選議員中有反對王室制度者,也形式上宣誓效忠女王。主張蘇格蘭獨立、主張魁北克獨立、主張加州獨立的人士,都可以當選做議員。因為人民投票就是唯一的授權,而自決是直接民主的形式。

人大釋法提出要宣誓者「真誠信奉」誓言,並由公務員決定是否「真誠」,這是強加於民意授權的宣誓者的政治審查。因為「真誠」是看不到、摸不着的,完全出於行政人員的自由心證。

有人說梁游不應宣誓玩嘢,應該入了立法會才做自己要做的事,這是事後孔明的看法,因為梁游這一屆並非初試,過去從來沒有問題。

有人對梁游展示的「Hong Kong is not China」,認為大逆不道。殊不知簽署《聯合聲明》後,中共將這國際文件向聯合國登記,並向世界各國表示97後香港一切不變,「Hong Kong is not China」。否則美國何須制定《香港關係法》?近日邱騰華局長就美國制裁中國與香港,約見美國駐港總領事,說的也大概是「Hong Kong is not China」這意思吧。現時西方國家已被「習主席自己的中國夢喚醒了他們的中國夢」,各國會逐漸加強對中共國的可能制約,依目前形勢香港肯定會被波及,恐怕特首以至中共領導人也會同外國政商界說類似梁游展示的話了。

黃耀明在上月的演唱會中說,他不希望有理想的香港年輕人變成順民,而議會中人變成舉手機器。現實中已有這趨勢。但他說,只要不放棄自己追求的理想,下滑的趨勢會再次起動。

何韻詩在她的新歌唱出:極夜中號角會再響起,陽光會再臨,雪地會融化,百木會再生……。

游蕙禎在裁決前說,「時間最終會將我們判為勝利的一方」。

他們對未來仍然期待。但我昨天拙文卻說,「我對『光明』、對『勝利』已沒有期待。」於是陳雅明問我:如果我們對「光明」及「勝利」無所期待,那剩下來支撐內心那點反抗意志到底是甚麼?

我的「沒有期待」,源於我對人類社會一貫的悲觀。尼克遜說:「儘管強權無法代替真理,但真理卻往往敵不過強權。」這很大程度是政治現實。我把這句話反過來說:「儘管真理往往敵不過強權,但強權卻永遠無法代替真理」。同樣意思,但從消極轉換成積極:現實可能使我們悲觀,但「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人生就是在悲觀中追求「心之所善」。現代文明社會的種種人權,都是在暗無天日、充滿絕望的年月裏,憑着「心之所善」的鍥而不捨追求而得到的。天佑香港。

李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