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無核化藏玄機 疑用超級電腦核試

呂禮詩

朝鮮所謂的「無核化」非美國認知的「單邊去核」,種種跡象表明朝鮮或已藉助超級電腦,既可以遵守禁核協議,又可進行下一代核武研發。


朝鮮二零一七年試射彈道導彈

去年的九月三日,朝鮮在咸鏡北道豐溪里成功進行了第六次、也是威力最強的一次核試;十八天後,韓國總統文在寅就職後首次出席聯合國大會發言時,先遞出橄欖枝:希望朝鮮的運動員能走進二零一八年平昌冬季奧運會開幕式的場館,與來自全世界的人們站在一起。沒想到,這一席話造成了東北亞情勢天翻地覆的改變。

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發表二零一八年新年賀詞時,出人意表地善意回應:祝願平昌冬季奧運會圓滿成功,朝鮮有意採取包括派團參賽的所有措施,並願與韓方就此盡快舉行會談。自此開啟了南北韓中斷甚久的對話大門,從非軍事區(DMZ)熱線電話的開通到金正恩胞妹金與正以特使的身份參加平昌冬季奧運,至四月二十七日兩韓舉行高峰會,會後雙方領導人簽署《板門店宣言》,確認透過「完全棄核」,實現半島無核化的共同目標,並爭取年內宣布「終戰」,矢言朝鮮半島將不再發生戰爭,迎來新的和平時代。

朝鮮核武的跳躍式進步

這或許是金正恩等待已久的契機,也可能是朝鮮「先軍政治」下,逃兵所反映國際制裁加劇,使朝鮮經濟陷入困境。無可避免的是,朝鮮的核武問題進入深水區,成為不得不面對的議題。

檢視金正恩掌權以來實施四次核試,二零一三年二月與二零一六年一月兩次核試引發的地震規模相當,其當量數應無二致。

《紐約時報》在二零一七年曾報道,朝鮮官方媒體朝中社所提供的金正恩在二零一六年三月視導第一枚小型核彈頭的照片。當時美國加州明德大學蒙特雷國際研究學院防擴散研究中心東亞防擴散計劃主任的分析師劉易斯(Jeffrey Lewis)估計,其直徑約為六十公分,破壞當量約為二萬噸。

當年九月九日朝鮮進行的第五次核試引發規模五點三級地震,各國所估算當量約略與照片中的小型核彈頭破壞當量相同;若與是年一月核試相較,其引發的地震規模已略為增加,其當量數更呈倍數成長。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上午,朝鮮先公布金正恩檢視一枚尺寸更小且外型有如未剝殼的花生的小型化氫彈。未料,當天中午朝鮮實施自核試以來威力最強的第六次核試,估算當量為十六萬噸,因而引發規模六點三級地震。

前年到去年僅僅一年之差,核彈體積縮小、當量卻成長八倍,朝鮮是如何得以縮小核彈體積而又能達到核融合的臨界質量?

核武、遊戲機與超級電腦

原子彈的威力由正質子和中子碰撞的核分裂程序所產生,氫彈的威力則是不同的輕核子(如重氫與鋰)間,經由壓縮結合後的核融合程序所造成;無論是首先研製連鎖核分裂反應的原子彈,或是其後成功連鎖核融合反應的氫彈,都是建構在基礎原子結構與物理反應之上。

核武研發的初期,舉凡臨界質量與核分裂鏈反應計算,啟爆中子源與啟爆密碼的設計,皆由人為;經過一連串核爆試驗之後,獲得相關的參數;超級電腦(supercomputer)的高速運算實用化後,可以透過蒙地卡羅法(Monte Carlo Method)計算各原子核在核反應的過程中是否會分裂或融合。

朝鮮是否已具有超級電腦,以致未來不但可以遵守《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亦能不再透過核試,即可進行下一代核武研發,並以「次臨界試驗」(subcritical test)維持現有核武的良率及妥善率,則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二零零零年即曾傳出PlayStation移轉軍用的傳聞。由於PlayStation圖形處理器(Graphics processing unit, GPU)的「每秒浮點運算能力」(floating-point operations per second)及其記憶卡的加密技術,與飛彈導引系統的功能過於相似,當時日本的通產省(現改制為「經濟產業省」)曾對其輸出進行管制;PlayStation遊戲機所屬的索尼電腦娛樂亦排除了朝鮮、伊朗、伊拉克及利比亞等國家的銷售。

二零一零年,美國空軍研究實驗室使用一千七百六十台圖形處理器,即速度達每秒二百二十八點八億次運算能力(GFLOPS)的PlayStation 3組裝出適用於軍事任務的超級電腦「兀鷹」(Condor)。「兀鷹」擁有每秒五百兆次的運算能力(TFLOPS),位列當時全世界超級電腦排行榜的第三十三名;由於為「商規現貨」(Commercial Off-The-Shelf,COTS)故總造價僅二百萬美元,只有同系統成本的百分之五至十。

二零零六年上市的PlayStation 3即能達到如此效能,二零一三年問世的PlayStation 4的運算能力是PlayStation 3的八倍,二零一六年推出運算能力是PlayStation 3十八倍以上的PlayStation 4 Pro,此一沒有輸出限制且透過組裝即能成為價廉物美的超級電腦,對於彈道飛彈及核爆模擬需求殷切的朝鮮而言,可能早已得到啟示。

至於朝鮮是否具有能夠運算核爆的超級電腦,朝鮮無論核試、飛彈試射,甚至是領導人民間訪視,外界所能看到的照片或畫面始終是官方通訊社朝中社提供,幾乎未見西方媒體拍攝或情報單位獲得。故朝鮮即使有超級電腦,也難以得知。

美國CBS新聞於五月二日報道指出,美國情報顯示,朝鮮已經開始在豐溪里核試驗場的隧道中拉電纜。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分析朝鮮的網站《北緯三十八度》(38 North)也從商業衛星照片中發現,五月十五日起核試驗場已經開始逐步關閉。

中國的經驗

核試場中遍布電纜,這不是一件尋常小事。曾於美國國家安全檔案館擔任高級研究員的Jeffrey Richelson於其著作《Spying on the bomb: American nuclear intelligence from Nazi Germany to Iran and North Korea》中指出,一九九二年在新疆羅布泊馬蘭基地的核試驗場以光纖電纜連接了為數眾多的感測器(sensor),其目的在監控核分裂或融合與超級電腦運算的結果是否相符。

一九九二至九六年中國密集地進行地下核試,並於第四十五次核試結束後隨即簽署《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美國由地震規模推斷中國已成功試爆小型化核彈,惟當時中國所使用的超級電腦為每秒十億次運算能力(GFLOPS)的銀河—II超級電腦,速度僅為美國空軍研究實驗室以PlayStation 3組裝「兀鷹」超級電腦的五十萬分之一。

從研發處境、地緣關係、政治制度與停止核試步調來看,朝鮮與鄰國的老大哥——中國幾無二致,一年八個月時間即能將核彈體積縮小,當量卻成長八倍,應可判斷其來自於超級電腦所之助益。

老番巔與火箭人缺乏互信

美國不被朝鮮信任,除了韓戰的歷史傷痕,近年來國際上的反覆無常也是原因。美國總統特朗普就職的第三天就簽署行政命令,正式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任期還不到一年又正式發函告知聯合國,有意退出《巴黎氣候協議》;五月八日特朗普又單邊退出了正式名稱為「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的伊朗核子協議,並將對德黑蘭政權實施「最高層級」的經濟制裁。以上種種被金正恩看在眼中,只是不斷加深了與美國媾和的不確定性及對美國的不信任感。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多次提及朝鮮棄核應採取「利比亞模式」,讓金正恩更心生忌憚。利比亞模式是二零零三年美國推翻伊拉克薩達姆政權後,利比亞強人卡扎菲(卡達菲、格達費)同意終止利比亞核子計劃,並主動交出向巴基斯坦核彈之父卡迪爾汗(Abdul Qadeer Khan)購買的鈾離心機等設備,以此換來解除經濟制裁。

未料,二零一一年二月受到「阿拉伯之春」的影響,利比亞國內出現反政府示威。北約武裝干涉利比亞,卡扎菲政權後來為華府支持的反抗勢力推翻,並遭到殺害。故金正恩在二零一六年核試後及兩韓首腦峰會前,屢次提及:核武是「強而有力的寶劍」與「生存堅定的擔保」。

日前美國及韓國展開代號為「大雷霆」(Max Thunder)的聯合軍演,平壤認為是預演入侵朝鮮的挑釁行為,因而取消原定五月十六日在首爾舉行的兩韓高階會談;《板門店宣言》中所謂的「無核化」,應非美國認知的「單邊」去核,而是已故的朝鮮外交部前副部長姜錫柱在二零零六年向中國外交部長李肇星所解釋的:美國核武撤離朝鮮半島、中止美韓聯合軍演與美國擔保不使用核武。

美朝領導人曾形容彼此為「老番巔」(dotard)、「火箭人」(rocket man),雙方將於六月十二日在新加坡舉行高峰會,除了對於「無核化」認知的落差外,特朗普對於解決朝鮮核武的期待,對應金正恩害怕單邊去核的傷害,峰會是否能如期舉行,又能達成什麼樣的成果,目前尚難以預料。

當下朝鮮正於豐溪里核試場舉行關閉儀式,並邀請中國、韓國、美國、英國與俄羅斯等國記者到場見證;朝鮮確實終止了核試,但「非核化」能否言行一致,對於人民言行與網路使用管制非常嚴密的朝鮮,要水落石出,可能還要等很久!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