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價門」事件延燒,安倍政權告急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夫人安倍昭惠擔任過名譽校長的森友學園賤買國有土地引發「地價門」事件。事件正燒向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一旦麻生倒下,安倍內閣就危險了。

超訊May
《超訊》2018年5月號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正面臨著上台之後的最大危機,森友學園的「地價門」事件不斷發酵,現在正燒向財務大臣,副首相麻生太郎,一旦麻生太郎倒下,安倍內閣就危險了,現在人們對安倍能否在下半年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取勝就抱懷疑態度了。

根據暴露出來的資訊,所謂「地價門」事件的內容是2015年5月,學校法人森友學園與財務省地方部門簽訂合同,租借大阪府的一塊國有土地蓋一所小學,2016年,森友學園買下了這塊地,成交價為1.34億日圓(約合800萬元人民幣)。問題是這塊面積達8770平方的土地的市場評估價格達到了9.56億日圓(5800萬元人民幣),為森友學園出價的七倍。財務省近畿財務局給出的降價的理由是因為這塊土地裏埋有大量垃圾,其處理費用估計需要8.19億日圓,因此在最終成交價裏減去了這個數字。

而且在簽合同之前的同年4月6日,森友學園從土地原所有者國土交通省大阪航空局還獲得了約1.32億日圓的垃圾清理費,就是說森友學園實際上只花了200萬日圓(約合12.2萬元人民幣)就拿到了這塊地。

這種無法解釋的現象的背後肯定有見不得人的理由,大家都相信這裏面的貓膩是因為安倍晉三的太太安倍昭惠曾經擔任過這個教育法人的名譽校長,而那個現在叫「瑞穗之國紀念小學」的小學也曾經用過「安倍晉三紀念小學」的名稱,這家學校法人的代表籠池泰典就直言不諱地說過,他能拿到這麼多優惠是因為有關官員的「忖度」。

「忖度」本來的意思是推測或者揣度,但在這裏卻是「揣摩著權力者的意思而採取行動」,也就是拍馬屁的意思。安倍晉三曾經說過他和他太太如果干預了這件事就退出政界,到現在還沒有證據指向安倍夫妻本人,這件事還僅僅止步於財務省幾個官員的獨斷專行上,但是官僚涉身於如此醜聞已經是破天荒了,特別還是號稱「官僚中的官僚」,日本官僚體系中最驕傲的那一部分,財務省官僚。
日本人習慣於把經過選舉而上位的議員以及地方行政長官稱為「政治家」,把通過高級公務員考試的那部分人稱為「官僚」。明治維新之後,日本學習中國的科舉考試,建立了一個通過考試選拔人才的非常優秀而有效的文官體系。甚至在日本戰敗之後麥克阿瑟進行的民主改革中也沒有觸動這個文官體系,新加坡領導人李光耀生前就非常讚賞這個文官體系,把日本成功歸結到了這個文官體系。
民主國家都有一個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權分立」的概念,被稱作「官僚」的那部分高等文官代表的是行政權力。日本是議會民主制國家,這種國家三權不太分明。議會民主制國家的政府首腦一般是由議會多數黨領袖出任,內閣成員,也就是中央政府各部的首長則由政府首腦指派,一般是是屬於立法權這一塊的國會議員。這樣,代表立法權的議員領導行使行政權的中央政府各部本身就留下了一個立法權可能干涉行政權的陷阱。

日本這次的森友學園地價門醜聞的根子就是出於這個問題。

日本三權分立原則崩潰

本來,日本中央政府各省的大臣也就是一個擺設,雖然掛名是首長,但一來因為不懂業務,二來因為一般就只有一年左右的有限任期,使得現實是「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大臣」,其實管不了什麼實事,當了大臣也就是一個在國會答辯時候的各衙門的發言人而已,而且這個發言人的稿子也都是各衙門的官僚們起草的,實際上各衙門的權力掌握在官僚身份的事務次官手裏。

這種機制從戰前維持到了戰後,一直就是這樣。但是上世紀九十年代之後開始有了變化。上世紀80年代末發生了泡沫經濟破滅的大事,有關泡沫經濟的責任一直就是一個問題,本來這種政策的制定和採用是應該由擔負著國家重擔的政治家負責,但是政治家們都不肯負責,轉嫁到了官僚們的身上。官僚們雖然手裏有行政權力,但是話語權幾乎沒有,在媒體的添油加醋之下,「官僚」在一段時間裏幾乎成了反面人物的代名詞,「民選」在日本成了合法性以及正確性的唯一來源,「官僚只能被政治家使用」成為了社會共識。

在會不會違反三權分立的問題上,前民主黨代表菅直人在首相任上時直接對傳媒說:「誰說三權分立?日本國憲法上有哪一條規定了要三權分立」,直接否定了三權分立的普世價值觀。原來在野的民主黨在2009年贏得選舉奪得了政權之後就把打擊官僚放在了首位。

當然民主黨也揹運,上台剛一年就遇上了311東日本大地震,但毫無執政經驗的民主黨仍然不肯拋棄打壓官僚的既定方針,在救災中不但不發揮官僚們的作用,還人為地製造了對官僚的限制從而使得救災工作受到極大障礙。在東日本大地震中的失政就是之後民主黨在2012年大選中大敗的主要原因。

民主黨的失政得到了懲罰,但打擊官僚的社會共識並沒有扭轉,還是繼續作為一種政治正確被堅持著。日本的政治家們無論自己的素質如何都要去「使用」素質比他們高得多的官僚,這種不自量力的做法肯定會遭到官僚們或明或暗的抵抗,於是政治家們就祭出了最後的法寶:用人事權來干擾。
所謂權力也就是財務權力和人事權力,本來高級公務員們的人事權力在各個衙門自己手裏,但從2014年開始成立了一個內閣人事局,由這個被政治家控制的機構來控制高級公務員們的人事,這一來事物就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官僚討好握升遷權的政治家

因為人事權被人捏在了手心,本來和立法、司法權並列的行政權力這一下就完全屈從於了立法,才會出現這次的醜聞。官僚們為了討好手裏握著他們升遷大權的政治家們,利用手裏的行政權力為政治家以及政治家的朋友們開一點方便之門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所以才有籠池泰典的「忖度」的說法。

無論這個地價門事件最後以何種方式收場,可以預料的是:如果不撤銷內閣人事局,把官僚的人事權力還給各衙門的官僚自己,不從根本上採取措施使得官僚不必要去拍政治家的馬屁的話,類似這次森有學園的地價門之類的醜聞以後肯定還會繼續發生。

俞天任,《超訊》2018年5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