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歷史虛無主義正籠罩著我們


當下,一些站在政治制高點、掌握著輿論大權的理論家們,正在揮舞著大棒猛批歷史虛無主義:對這個的批判是歷史虛無主義,對那個的否定是歷史虛無主義,貶損這個是歷史虛無主義,懷疑那個是歷史虛無主義……

可是,在我們的生活中,多年來巨大的歷史虛無主義籠罩著我們,束縛著我們,扭曲著我們,愚弄著我們,這些理論家卻熟視無睹,無動於衷。

我們的文學家、藝術家,把八年抗日戰爭的故事寫盡了,寫絕了?(國軍抗戰大戰役、敵後鋤奸基本沒寫),打開屏幕,抗日神劇幾乎天天都有,“把小日本趕出中國去”的口號,我們的耳朵都聽出繭了!可是,十年文化大革命的故事至今卻無人涉獵,電影、電視劇連一部也沒有,打開屏幕,搜遍所有頻道,連“文革”的影兒都見不到!

我們能把三年解放戰爭寫得威武雄壯,淋漓盡致,卻對“三年自然災害”諱莫如深,避而不談。

我們能把1942年的大饑荒寫得驚心動魄,發人深省,卻對1960年三年大饑荒遮遮掩掩,生怕人知。

我們能把古田會議、遵義會議、西柏坡會議寫得活靈活現,振聾發聵,卻把1959年的廬山會議、1970年的廬山會議這兩次改變中國命運、最讓人驚心動魄的會議,壓在深山,不讓人提,如此重大絕好的題材,至今所有的文學和影視作品不敢涉獵。

我們歌頌毛澤東為人民解放苦苦尋路,英勇奮鬥,寫到新中國建立便戛然而止,解放後更曲折更漫長的歷史卻按下不表……

至於建國以來發生的一連串重大事件,如

  三大改造、 
 三反五反、
  批武訓、
  揭高崗、
  反胡風、
  反右派、
  反冒進、
  大躍進、
  大煉鋼鐵、
  公共食堂、
  反右傾鼓幹勁、
  七千人大會、
  四清運動
  等等等等,

何等的曲折跌宕,驚心動魄,只攪得國家天翻地覆!又是何等豐富多彩,波瀾壯闊,成千上萬甚至幾億人都激動地參與!如此絕妙的重大題材,我們的無數的文學家、劇作家、藝術家卻無人涉獵,我們的一些權威領導和意識形態竟然將這些題材設為永遠的禁區,誰也不敢碰,一碰就倒霉!

這不是歷史虛無主義是什麼?掩蓋歷史,埋沒歷史,不敢正視歷史,不讓藝術家們客觀真實地記錄和描寫歷史。上下五千年的歷史可以寫,建國前的所有歷史可以寫,唯獨建國後的30多年的歷史不能寫。當下一些政治家、理論家製造的歷史虛無主義迷霧,可謂充塞天地,綿綿不絕!你們有什麼理由有什麼臉面揮舞大棒指責別人是“歷史虛無主義”?!

有人說,對於上述重大事件,黨中央在80年代初的《關於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已有正確的結論,後人就不要在這上面糾纏了。

此言十分欠妥。且不說當時由於歷史和認識的局限,隨著時代的發展和檔案的解密,人們越來越覺得那個決議不盡準確,即使那個決議完全正確,但是黨中央作出結論,並不是要把這些歷史事件收藏入庫,封存起來,冰凍起來,故意設立一個永遠的禁區,讓人們不敢碰不敢摸不敢寫不敢說。

既然有了正確的結論,就應當讓我們的作家、藝術家放開手腳,展開思路,去挖掘它描寫它批判它歌頌它,讓人們對那段歷史有一個形象的直觀的客觀的準確的認識,給人們以深刻的啟示和感悟。

然而直到今天,我們的成千上萬的作家藝術家竟然無一人敢碰這些禁區,舞台上屏幕上銀幕上,有關此類題材的作品連一部也見不到。當年柯慶施號召“大寫13年”固然荒謬偏執,而現在我們拋棄30年(其實遠不止30年),屏蔽30年,把我們國家一段活生生的歷史完全閹割掉,大搞歷史的“虛無”,不是更加偏執荒謬嗎?

不錯,我們的中央文件、中央宣傳部文件,也沒有明文規定不准寫這些重大事件,國家憲法上也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和寫作出版自由。然而人們都明白,有一隻巨大的魔手在嚴厲束縛著限制著控制著作者的自由,使人們不敢寫不願寫也不能寫。

在這種巨大的歷史虛無主義的管控下,那一段歷史被嚴嚴實實地包裹起來了。雖然個別理論家對這段歷史有星星點點的披露和評論,但只能點到為止,半遮半掩;而我們的主流媒體對此守口如瓶,文學界對此更是噤若寒蟬。以至於現在的無數青少年對這段歷史懵懵懂懂,一知半解,甚至是一無所知;不少人對這段歷史的認識歧義叢生,矛盾重重,有的認識竟截然相反,針鋒相對,在一些媒體上義憤填膺地打開了無休無止的口水戰。

有人說,三大改造消滅了資本主義,奠定了社會主義的基石,是歷史的進步;有人說三大改造消滅了資本主義,是破壞了先進的生產力,是歷史的倒退;

有人說,大躍進造成的大饑荒導致餓死了3,700萬人;有人說,“餓死三千多萬人是重大謠言”,那三千萬人不是餓死了,而是戶口統計出錯了!

有人說大躍進的浮誇風、共產風為害甚烈,始作俑者是毛澤東;有人說此時毛澤東已退居二線,浮誇風是劉少奇鄧小平吹起來的,劉鄧才是大躍進災難的罪魁禍首。

有人說廬山會議上毛澤東並不想整倒彭德懷,說“不就是一篇意見嘛!”可是那些常委不幹了,是劉少奇等人整倒了彭德懷。

有人說文化大革命是一場浩劫,一場災難,不是任何意義的革命,導致國民經濟瀕臨崩潰邊緣;有人說文化大革命是一場鬥爭,一場革命,推動歷史進步,呼籲再來一次文化大革命!

有人說毛澤東時代國民經濟停滯不前,人民生活困苦不堪,各種經濟指標降到最低點;有人說毛澤東時代國民經濟快速發展,人民生活富裕安康,工農業發展速度世界第一!

有人說,毛澤東的社會主義探索為鄧小平的改革奠定了基礎,鄧小平的改革和毛澤東的探索一脈相承,相輔相成;有人說,毛澤東的社會主義探索與鄧小平的改革八竿子打不著,毛澤東發動文革的目的就是為了防止鄧小平的改革,鄧小平的改革就是要改掉毛澤東的極左模式,二者是大相徑庭,水火不容!…………

這就是我們剛剛經歷過的共和國的歷史啊,這就是許多當事人還健在、無數人記憶猶新的歷史啊!現在竟然弄得如此模糊不堪,歧義叢生,竟然讓無數的歷史家、理論家、思想家以及不少當事人爭論不休,甚至針鋒相對,唇槍舌劍,鬧得不可開交!

對中外幾千年的歷史我們能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對剛剛經歷過的那30多年的歷史居然糊糊塗塗,不明不白,這是為什麼?

這正是我們長期搞歷史虛無主義的惡果。雖然我們的憲法上規定了言論自由、出版自由,但是在實際生活中卻不僅實行新聞管制、出版審查制度,而且實行“歷史管制”,尤其是共和國的歷史,不僅封鎖檔案,而且設立了重重禁區,哪些可以寫,哪些不能寫,哪些可以點到為止,哪些完全不能觸碰,都有嚴格的限制。在這種“虛無”的大環境下,一些年輕人不了解這段歷史,一些當事人忘掉了這段歷史,一些好事者誤差了這段歷史,一些心懷叵測的人可以隨意編造或抹黑這段歷史……

因此,希望我們掌管意識形態大權的權威領導,要順應世界潮流,放鬆輿論管制,取消出版審查,開放檔案,公佈真相。按照國際慣例,封閉30年的檔案就應當自動解密,而我國那時的檔案已經過了半個世紀,早就可以開放了。與此同時,我們還應當創造條件,放開限制,促使廣大記者、作家、影視劇作家、理論工作者和一切有責任感使命感的專家學者,深入農村調查,找到當事人採訪,把埋藏的歷史挖掘出來,把扭曲的事實矯正過來,把不明的真相揭示出來,把掩蓋的真話重說出來。讓我們的電影電視、報紙雜誌、書籍教材等經常出現那幾十年曲折跌宕波瀾壯闊撼人心弦發人深省的歷史場景。

有人冷笑道:你小子簡直是異想天開,白日做夢!我們有沈痛的歷史教訓,怎麼能如此放開呢?前蘇聯戈爾巴喬夫實行“公開化”,取消新聞管制,導致自由化思潮泛濫,斯大林和列寧遭到否定,最終導致蘇共垮台失國,前車之鑒,我們能重蹈覆轍嗎?

此話可以理解,我們多少年來一直封閉檔案,掩蓋歷史,大搞歷史虛無主義,實在是不得已而為之。一直掩蓋著,虛無著,不讓任何人觸摸,這都可以理解。那麼,我們就應當把歷史虛無主義的大棒收藏起來,以示心虛,讓人理解。為什麼還要拿著這根大棒胡亂揮舞,指責別人“虛無”?這就讓人不解了。

馬友,《牆外牆》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