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劉鶴



上周中美貿易談判在華盛頓舉行,習特使、副總理劉鶴真正清晰地走到世界舞台中央。

劉鶴有兩個顯赫背景。2002年,中國派遣大批高級官員,前往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管理學院學習,掀起「向西方學習運動」。在此之前,劉鶴就於1994至95年在甘迺迪管理學院國際金融和貿易專業學習,還是該院梅森學者項目的學員,獲公共管理碩士學位。沒有這個學歷,劉鶴不可能面對特朗普出色的一水兒鷹派貿易談判團隊。

其二,劉鶴仕途上確實與習近平有長期的關係。習從福建廈門副市長幹到省長,前後17年的後10年,劉鶴一直擔任福建省的經濟顧問。十八大之後劉鶴一路高升,獲得習近平首席經濟智囊的頭銜,擔負經濟前景規劃和公共政策設計制訂,直接為習近平提供經濟思想。

十九大劉鶴進入政治局,後擔任副總理、中央財經委辦公室主任,雖然在四名副總理中排名第四,但是他管理能力最強、責任最重。中紀委前書記王岐山擔任國家副主席,變成「第八常委」之後,也有了「老九是劉鶴」一說。補充說法:「起碼頂半個常委。」

今年3月22日,特朗普簽署「中國經濟侵略備忘錄」,全面針對「中國製造2025」,點燃貿易戰烽火。劉鶴在中國人大、政協兩會前訪美,雖未見到特朗普,但可見其判斷的前瞻性和準確性。隨後美國出手懲罰,加稅產品達500億、1,000億,直到美國「七鷹」進京,甩出減少2,000億貿易逆差的底單。中國的外交部、商務部、海關、媒體高調應戰,你來我往,硝煙瀰漫。這些高調應戰的多不是劉鶴主管的部門,重要的是中共最高層也沒有發聲,這當然由習近平做主。在政治局,對中美貿易戰堅決主和的是總理李克强和副總理劉鶴,但是李克强的意見習近平很少能聽得進去,經濟問題能讓習近平聽得進意見的惟有劉鶴。

劉鶴認為貿易戰中國不能打,要打必輸,前景不堪設想,會引發中國經濟總崩潰。一、論道義,不開打中國已經是輸家,因為中國長期不遵守世貿協定。至於知識產權更多見不得人的問題,劉鶴還是司局級時候就主張「買比偷強」。買的結果,中興又成了出頭鳥。二、論能力,美國制裁1,500億,中國可以跟,再多就跟不了了,因為中國從美國年進口只有1,500億。三、論實力,美國從中國進口的,全部可以替代,有的本來就是美國自己的產品;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則不然,是國民經濟的生命線,單以中國揚言要制裁的大豆說事,停止進口美國大豆或提高關稅,沙律油和豬肉必漲價,中國CPI立馬直線上升,銀行只得加息。加息相當於刺破中國經濟金融眾多大泡沫的針尖,也就是周小川在十九大提醒的「明斯基時刻」的到來。說淺白點,到時候中國人連中國特色的地溝油都沒得吃,更不用說高科技產品。中興只是個例,美國全面禁止,中國已經信息化的經濟軍事文化社會全部停擺。因此,貿易戰前景:中國惟有接受美國的全部條件,以此推進真正市場經濟的改革開放。

至於在貿易戰的硝煙中,習近平在博鰲發表中國擴大開放四項重要舉措,既是向特朗普表態,也是為劉鶴壯行。而有關放馬中興的電話交易,既是求特朗普饒命,也是拿這個並非貿易談判範圍的法律問題充當「雙贏」結果。

全面妥協、部份協商

劉鶴赴華盛頓談判的原則是「全面妥協、部份協商」,而且有拍板權。劉鶴極為重視數字,工作作風細緻、精準。他能獲得特朗普、彭斯接見,臨時將15分鐘延長到45分鐘,很多在於他拿出的數字。美方削減2,000億逆差一攬子方案,農產品是300億,而劉鶴給的是600億。為聯合聲明爭吵一夜,中方堅決不答應美方要求寫明2,000億這個數字,確實是爭面子的技巧,實際只多不少。

劉鶴飛抵華盛頓,是美東時間5月15日。幾乎同時,金三胖翻臉。棒棰島設局,想用朝核綁架中美貿易談判,實在是蠢之再蠢的政治設計,應與劉鶴無關。

中共決策層思維模式、教育背景、知識結構差別很大,政治上影響習近平的主要是「二王」——王滬寧和王岐山,而拉住習近平不至於更左的,是兩個市場經濟派——李克强和劉鶴。中美貿易談判未來艱巨漫長,有人說終局談判需要王岐山出馬,未必!要打造習近平的「現代治理能力和現代治理體系」,王岐山的知識水準和公共管理經驗只算「自學成才」和「中國特色」。

呂月 中國資深傳媒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