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戰勝仇中派的戰役

美國猶太集團和華爾街勢力阻遏了班農、納瓦羅等仇中派的經濟民族主義,讓美國通過龐大的中美貿易繼續留在全球化體系,而仇中派則是最大的輸家,在華盛頓的談判中被削掉了主導權。



中國和美國達成了前所未有的一項決議,雙方在五月十九日發表聯合聲明,宣稱雙方同意採取措施實質性減少美中貿易逆差,包括中國將大幅增加購買美國商品與服務,其中包括大宗農產品和能源產品。一場中美貿易戰風波,反而強化了習近平和特朗普的高峰戰略合作,也讓美國猶太集團和華爾街勢力阻遏了班農、納瓦羅等仇中派的經濟民族主義,讓美國通過龐大的中美貿易繼續留在全球化運動中,而仇中派是最大輸家。

在北京談判中,曾經與美國財長姆努欽拍桌子的仇中派代表、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和白宮經濟顧問庫德羅已經在華盛頓談判中被削掉主導權,而由出身華爾街的溫和派財長姆努欽全面操盤,奠定了美中達成協定的基礎。這也再次證明,特朗普用人採取的是「棋子哲學」,某些人被用來拉高談判籌碼,拍板定論卻依賴他自己的實用主義和現實主義。當然,特朗普的讓步,也有期待中國說服金正恩,實現「特金會」順利召開。

中美貿易戰止步於互相威嚇的叫陣階段,沒有開打已經戛然而止,再次見證中美博弈自一九七二年尼克遜訪華之後,沒有超越過「鬥而不破」的鐵律。回顧中美兩個回合的談判,極具戲劇性。美國高層代表團先到北京,兩天談判,毫無結果。美國提出的二千億美元貿易逆差削減、以及警告中國放棄「二零二五製造計劃」的蠻橫要求,被美國媒體披露出來,引發中國的強烈質疑。美國經貿代表團沒有見到習近平和王岐山,東道國連一頓像樣的晚餐也沒有提供,被外界視為談判決裂的預兆,故而對中國副總理劉鶴率團訪美的兩天談判,並沒有寄予「水到渠成」的期待。

劉鶴在華盛頓先拜會美國對華政策的奠基者、猶太人集團的最高戰略家基辛格,表明中國仍延續尼克遜、毛澤東制定的中美戰略關係底線,無意挑戰美國的核心利益,爭取的是中美雙贏。隨後,劉鶴拜會臨時參議院領袖、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哈奇以及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主席布萊迪,掃清對華鷹派通過國會阻撓白宮採取對華務實路線的障礙。周邊工作做好後,劉鶴直入白宮。與習近平不見美國代表團截然相反,特朗普在談判前與劉鶴會面,而且安排十五分鐘象徵性會面,竟延長到四十五分鐘,本來只是特朗普、劉鶴與財長姆努欽的三人會面,竟然擴大成副總統彭斯和主要內閣成員都參加的聚會。顯然,特朗普將劉鶴視同「習近平」,而中國按照既定策略,把談判成功的政治榮耀給了最喜歡出風頭的特朗普。借用劉鶴的話來說,中美雙方能夠取得共識,不用打貿易戰,特朗普發揮了「重要指導作用」。

可見,在進入兩天實質性談判前,習特已經奠定了雙贏基礎,特朗普的現實主義路線已經力壓仇中派利用特朗普扼殺中國崛起的戰略企圖。

顯然,特朗普是贏家之一。雖然協議沒有寫明中方削減貿易逆差的具體資料,但肯定遠遠超過了美方列出徵收關稅的五百億至一千億美元物品的清單額度。更為重要的是,一旦貿易戰開打,特朗普支持的農業州將遭遇重大打擊,因此,這些州成為遊說白宮放棄貿易戰的主力。

特朗普十分清楚,仇中派並不在乎他的總統寶座,而是要在戰略上遏制中國的全面崛起。如今協議寫明,中方將大規模購買美國農產品,這對穩固特朗普的支持者意義重大,也對特朗普幫助共和黨贏得中期選舉意義重大。同樣,中國加大購買美國石油和天然氣,有助於特朗普獲得共和黨石油財團勢力的支持,讓他在爭取連任路上,排除共和黨建制派的阻撓。當然,北京主動縮小中美貿易逆差,對特朗普迅速贏得政績意義重大。讓美在對華戰略上繼續維持基辛格所說「戰略思維與遠見」,不斷擴大共同利益,妥善管控分歧。

北京顯然是重要贏家。中美協議雖然強調了知識產權的重要性,但卻徹底排除美國干擾「中國製造二零二五」的雜音。有人說中國在貿易逆差上讓步過大,其實不然。即使是二千億美元購買額度,仍沒有超過特朗普首次訪華時簽下的二千五百億美元訂單額度。換句話說,一場貿易戰的喧囂,無非是進一步落實特朗普訪華時獲得的北京承諾。

重要的是,中國大幅度購買美國農產品,無疑把特朗普「政治和選舉利益」納入其治理下的美中關係;中國擴大購買美國的石油和天然氣,更是一舉數得。首先是擺脫在能源需求上過度依賴俄羅斯,其次是減緩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協議對中國石油進口的打擊,三是美國能源產品源源不斷輸入中國,無疑是自動瓦解美國通過馬六甲海峽掐住中國咽喉的策略,讓南海危機得到舒緩,並通過海南自由島的建設,徹底消除美國鷹派借南海問題遏制中國走向世界的戰略企圖。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