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大事處理太兒戲  特朗普率性誤己誤人

中國古語有云「君無戲言」,偏偏身為當今世界第一大國總統的特朗普,說話卻是兒戲至極。特朗普致函朝鮮領袖金正恩,取消6月12日美朝峰會,可是24小時之後,他又說美國現在仍然與朝鮮對話,「人人在玩遊戲」;談到峰會,特朗普還說拭目以待,「可能在12日」。特朗普如此反覆,再一次突顯他處理外交輕率,相比之下,金正恩更似負責任的國家元首。特朗普故弄玄虛,看不出對美朝談判有何具體好處,倒是令人覺得美國外交愈來愈失去分寸。

美朝峰會懸念未消

大形勢未退回原點

特朗普周四宣布取消美朝峰會,各方最關心的當然是往後局勢發展。令人慶幸的是,美朝對峙暫時未見顯著惡化,畢竟自從3月美朝峰會拍板以來,中美朝韓關係已出現巨變,即使峰會取消,東北亞形勢也退不回「原點」。金正恩考慮到朝中韓關係顯著改善,未必會貿然重走軍事挑釁舊路;北京考慮到中朝關係回暖,以及中美貿易摩擦,也未必再處處配合美方的強硬制裁要求。如果朝鮮放棄挑釁,特朗普卻堅持「極限施壓」,可能只有日本附和。

平壤當局對於美國取消峰會,初步反應相當溫和。朝方不僅再度肯定特朗普之前所作的努力,還說事態發展反映美朝敵對嚴重,急需舉行峰會改善關係。特朗普原本表示,不滿朝鮮對美方展現「憤怒和敵意」,可是收到朝方「溫暖及有建設性」聲明後,他又改變口風,表示對峰會「拭目而待」。本已流產的美朝峰會能否「復生」,仍然充滿變數。也許特朗普覺得如此翻雲覆雨,正好展示自己權力無邊佔盡上風,然而這是否符合美國自身利益,卻是一大疑問,畢竟華府始終需要解決朝鮮核導彈威脅。特朗普故弄玄虛,亦不見得有可能令朝鮮屈服,接受單方面棄核。

外交無小事,特朗普經常自詡善於交易談判,可是他處理美朝峰會的表現,卻再次令人懷疑,特朗普未經深思熟慮便作出重大決定,沒有通盤策略,也沒有從大局考慮。由3月8日同意舉行峰會,到本周宣布取消峰會,特朗普都是率性而為:韓國官員訪問白宮,轉達金正恩願意討論半島無核化的立場,特朗普未有徵詢幕僚意見,便即場同意籌備峰會,當時已有華府中人認為不智。特朗普也許認定這是「極限施壓」策略的成果,然而如果他有先跟外交國安團隊商量,當可知道朝鮮並非同意單方面棄核,而是要求與美國平起平坐和談。

美國傳媒透露,過去兩個月,特朗普從未認真多想如何縮窄美朝分歧、為談判掃除障礙,只關心峰會選址等旁枝末節。在他身邊的權臣,諸如鷹派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以及國務卿蓬佩奧則力圖影響總統取態。博爾頓堅持以「利比亞模式」處理朝鮮核問題,強迫朝鮮單方面棄核,蓬佩奧立場相對溫和,較為願意考慮中朝韓的「分階段棄核」主張,意即由美國提供誘因,換取朝鮮逐步棄核。朝鮮早已表明不滿博爾頓,可是特朗普的態度卻如隨風擺柳,一時傾向蓬佩奧放軟立場,一時又倒向博爾頓「企硬」。更兒戲的是,本周特朗普決定取消峰會,事前沒有按照外交規矩,在作出重大決策前知會盟友,連韓國也蒙在鼓裏。無怪當年六方會談美國代表希爾也公開質疑,特朗普的外交處理有問題,又認為特朗普最初對美朝峰會的想法有必要商榷。

決策反映個人一時好惡

特朗普外交乏通盤策略

近月特朗普外交接連出招,一時威脅要跟中國打貿易戰,一時跟朝鮮鬧鬧談談,一時又在中東興波作浪,轟炸敘利亞、退出伊朗核協議、搬遷駐以色列大使館到耶路撒冷,爭議不休。特朗普連串外交舉措的最大共通點,是無論敵手、盟友還是美國外交界,都不知道他究竟如何看待美國利益、到底想怎麼樣。

美國打算如何跟進敘利亞問題、有否考慮退出伊朗核協議對歐洲盟友的影響、伊朗核問題可以怎樣解決、當前以巴亂局怎樣收拾,所有人都看不到特朗普有何通盤策略。即使是中美貿易糾紛,華府最初開天索價,打擊「中國製造2025」宏圖,壓制中國高科技發展,可是事態發展卻是中美談判框架只聚焦於收窄貿易逆差,跟原先戰略目的分別極大,連昔日盟友班農和多名共和黨參議員都質疑,特朗普對華貿易談判「似贏實輸」。

也許特朗普以為,可以將開天索價落地還錢的從商經驗,直接搬到外交談判桌,問題是外交博弈比起在商言商討價還價更複雜,要有清晰的中短長期戰略目標。特朗普的外交策略,不是「盲拳打死老師父」,而是見樹不見林,連己方長遠戰略目標也不清楚,其他國家自然也不知如何跟他打交道。美國外交界人才濟濟,然而特朗普並不重視國務院意見,國務院內不少要職長期懸空,外交機器失靈,特朗普外交愈益個人化,決策反映總統一時好惡多於長遠策略,這對所有國家來說是一大麻煩。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