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嫻的謊言與惡意

你可以不同意梁天琦等年輕人的政治理念,可以批評他們的行動過火鹵莽,你可以追究他們的違法行為。但是,不該任意侮辱他們,更不該拿他們跟發動「六七暴動」的人相提並論。偏偏那位「黨性高於人性」的工聯會元老陳婉嫻卻公開指梁天琦在旺角騷亂的行為比發動六七暴動的「前輩」還不堪,還不能包容。她的話實在令人惡心及怒火中燒。

陳婉嫻是這樣批評梁天琦等年輕人的:「(當衝動)是出於愛護國家,保護民族,對抗敵人的衝動,利益歸於人民,是可以理解和接受;但當衝動是針對自己民族,自己國家,又或是被有心人煽動,傷害人民,則沒有包容的餘地。」

六七暴動有組織非衝動

她又說:「暴動,兩個字於我並不陌生,當時社會腐敗,殖民地當權者的壓迫充斥着歧視、欺壓,前輩們的出發點是貧苦大眾的利益。我見不到今天這兩個字的背後意義,能跟那些年相比。」

陳婉嫻這番話除了謊言就是謊言。首先,六七暴動絕不是陳婉嫻的「前輩們」的一時衝動,它是有組織、有預謀、有綱領的暴力行動,是為了把文化大革命的魔爪伸到香港,破壞這片淨土的陰謀。陳婉嫻的前輩們如楊光等仿效內地武鬥奪權的手段,欺騙工人群眾參與製造炸彈及其他武器,四處放置被稱為土製菠蘿的炸彈,以暴力針對不贊同或譴責六七暴動的人;商台節目主持人林彬就是陳婉嫻「前輩」暴力的受害者,被活活燒死。她居然把這樣的暴行說成是衝動,拿來跟旺角騷亂相比,這豈能不教人怒火中燒。

陳婉嫻說「前輩」發動六七暴動是為了貧苦大眾的利益,是要對付剝削、高壓的政權。這同樣是天大的謊話。從各種歷史資料、回憶錄以至官方文件來看,以工聯會為主力的港共之所以發動六七暴動,之所以正面挑戰港英政府的管治,破壞社會秩序,主要是為了向內地看齊,以示自己與革命群眾及紅衞兵心連心手牽手對付反動派,以示自己緊跟毛澤東及四人幫的極左路線,不會被視為反動分子。換言之,他們搞暴動從頭到尾是政治任務,跟香港的貧苦大眾無關。

事實上當北京當權者改變策略,禁止把文革亂局蔓延到香港,全力保持香港的穩定繁榮後,陳婉嫻的「前輩」立時停止暴動,沒有再針對港英政府的「剝削」,乖乖的在港英治下當個奉公守法的人。可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香港貧苦大眾的處境根本沒有明顯改善,貪污更是如附骨之蛀。由此更能說明,所謂六七暴動是為貧苦大眾出頭只是謊語連篇。

「前輩」借亂撈取政治好處

再看一些顯而易見的事實。六七暴動是一場歷時超過七個月,造成51人死亡,八百多人受傷的暴亂,暴動範圍遍及港九新界各區,涉及的罪行包括製造及放置炸彈、持械攻擊執法人員、四處縱火、破壞商店與公共設施、殺人、暴力傷人等。前年的旺角騷亂實際歷時不到十二小時,沒有人事前製造大殺傷力武器如炸彈,沒有人刻意傷害途人、市民,更沒有人以暴力傷害、殺死不同意見的人,參與的人基本上都是一時衝動而犯錯。陳婉嫻怎能拿那些不惜暴力殺人的「前輩」跟一時衝動的梁天琦等年輕人相提並論呢?

而且,陳婉嫻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北京當權者發動文革以及六七暴動時根本沒有考慮人民的福祉,根本沒有把國家、民族利益放在心上,有的只是權鬥與陰謀,陳婉嫻的「前輩」則只是陰謀家的幫兇與應聲蟲,沒有個人意志與選擇;不少這些所謂「前輩」更只想借亂上位,撈取政治好處。梁天琦等年輕人兩年前大年初一晚上在旺角街頭想的不是任何個人利益與好處,不是要爭取甚麼權位,而是希望打破民主不前的困局,是希望宣洩對高壓政治現實的不滿。他們的手法可能過激以至違法,但動機純正得多。陳婉嫻居然拿那些滿手血腥的「前輩」如楊光之流跟梁天琦等相比怎不是對他們最大的污衊與侮辱!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