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致信金正恩:公开透明的直播式外交


新加坡高峰会谈被取消 特朗普促朝不要做不负责任的事情 2018年5月24日
路透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24日写信取消与朝鲜原定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两国首脑峰会的消息,成为全球媒体的首条新闻。尽管美朝彼此一周以来一直在威胁取消元首会晤,使得各方对特朗普的决定并不感到意外,但白宫原文公布信件内容等方式仍然吸引了各方的关注和评论。

一般来说,白宫声明才是最官方的文件,但特朗普以美国总统的身份,通过向金正恩致信这种私人方式,却又完全公开透明。特朗普的公开信突破外交惯例和政治正确的套话,既如实解释了取消新加坡峰会的原因,又诚恳敞开谈判的希望之门,寄望某一天能和金正恩会晤。既面对朝鲜的核武能力,也强调美国不希望真的动用自己强大到可怕的核武器。特朗普的公开信给世界舆论媒体受众一种亲身参与电视直播式外交的感觉,显示美国与朝鲜要进行核谈判的目的光明正大不藏不掖,有礼讲理不卑不亢,是为世界好,更是为朝鲜好。这让人要与两次习金会的神秘色彩进行比较:第一次北京习金会是事后才报道,之后不久的大连习金会则更让人莫测高深。而直言“不喜欢”大连习金会的特朗普喜欢的是公开信这种方式。诚信是谈判的基石,核谈判更需要诚信。

 

当然,特朗普主动宣布取消会晤是为了避免自己陷入被动,并把球踢回朝鲜一方,他也为金正恩预留了足够的回旋空间,期待金正恩回心转意的时候,“不要犹豫”给他写信或打电话。

 

美朝峰会破局,并不完全令人意外。和美国前几届总统不同,特朗普总统3月份出人意料地无条件接受了声称要走无核化之路的金正恩举行峰会的邀请,但之后朝美间对于弃核的概念方式路径有不同的解读,差距太大,美国政府内大多数官员还担心总统被朝鲜戏耍,认为峰会真正成行的机会不足50%。不少分析虽然都对美朝峰会的成功感到担忧,但估计特朗普总统还是会前往出席,但不会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对这一决定感到震动最大最直接的当然是韩国总统文在寅的团队,尽管文在寅刚刚从华盛顿回国,对特朗普的意向拥有第一手的个人观察。青瓦台发言人称,韩国总统文在寅同外交部长及国安顾问在24日深夜召集了幕僚、国防部长及国家情报院院长,举行紧急会议。韩联社援引韩国总统办公室发言人金宜谦的话称:“我们正在试图理解特朗普总统的用意及想表达的确切意思。”

 

美朝峰会破局之后,将出现什么新的局面,除了恶言相向之外,是否还会爆发新一轮危机?对此,特朗普总统似乎也做好准备,他通过福克斯新闻就退出美朝峰会发表讲话说:“美国将继续保持(对朝鲜的)极限压力行动,”并要求美国军队“如果必要,做好准备”。即便是在准备参加峰会的时期,特朗普也多次要求各方不要放松对朝鲜的制裁,他甚至指出在中朝边界上出现漏洞,在朝鲜弃核之前不会放弃制裁压力。

 

亲北京的多维新闻网刊文力挺习近平成为美朝中间人称;“特金会被迫取消,意味着此前板门店文金会成果大打折扣。韩国总统文在寅5月22日访美,也未能挽救这次峰会,说明朝韩之间的沟通也并不畅通,或者说文在寅的“美朝调停人”角色并没有获得金正恩、甚至特朗普的认可。或许,在特朗普看来,最得力的美朝中间人不是文在寅,而应该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很明显,过去一周,特朗普多次公开提到金正恩访问大连后的一系列态度变化,刻意凸显了习近平对金正恩独一无二的影响力。在这一方面,金正恩的策略更甚一筹,特朗普对此深有感触。如果今后特朗普想促成特金会,就不得不更多地依赖中国帮忙。”

 

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援引一名白宫官员的话说,特朗普在此时退出峰会是“明智的”。美朝之间最大的分歧在于对“去核”的定义。特朗普政府的想法是迅速完成去核,然后再取消制裁。而金正恩想要的是分步骤去核,并且要求首先解除制裁。

 

纽约时报认为,特朗普取消峰会的直接原因是朝鲜副外相崔善姬称美国副总统彭斯有关朝鲜的言论是“无知和愚蠢的”。彭斯的言论是:如果金正恩不与美国达成协议,美国与朝鲜的关系只能以利比亚模式终结。

 

华盛顿邮报也指出朝鲜一份声明威胁说,美国必须决定“是与我们在会议室见面,还是与我们来一场核对决”。但报道也指出,包括副总统彭斯和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约翰·博尔顿在内的白宫高层常常把“利比亚模式”挂在嘴边可能让朝鲜不满。而特朗普本人虽然希望能够一次完成去核,但并未表示拒绝渐进式去核,而是提出必须快速地分段式去核。

 

总之,特朗普致信金正恩并给予公开的方式,可谓是开了一次国家首脑间外交的先河,而且这不是别的国家总统,而是美国总统!可谓前无古人,别开生面。

 

法广RFI 萧曼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