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化与贸易战争

 

美国与中共的贸易争议

从本质上说,当代全球秩序的冲突及构成,无外乎体现于民主此一制度的现实性,它是甄别是否隶属民主体系唯一且有效的方式。不民主的制度,其政党、团体必然会受到合法性质疑,并且也必然由强权走向垮台。因此,当下政治问题的重要症结在于,政治权力的现代性是否具有民主内涵,而非仍要估量其经济发展的速度与规模。它同时也说明了当下美中贸易战的主要焦点,也就是它必然要指向由经济格局的不平等争议,回溯至制度差别的政治分歧。又因制度差别重大和原则性不同,导致整个经济体系的冲突,并最终影响全球社会格局。而这所有的一切,其根源都是由中共造成。中共作为现有世界独一无二的庞大极权体,为了满足自身极度贪婪且放纵的嗜好,通过绑架全体大陆民众为其血汗劳动营,再从与全球交易尤其是通过与美国的贸易,达到霸占大陆、瓜分民众财产、毁败大陆的目的。由此,就实际而言,根本就不存在美中贸易战此一议题,而应准确为,这是美国与中共的贸易争议,且完全符合以民主为立国主旨的美国的根本现实。其二,更符合以塑造全球进程的当代政治发展的共同愿景,其三,美国与中共贸易战的本质,是在经济和贸易之外的,一场促使大陆转向民主及大陆民众享有公民权利的具有普遍意义的积极斗争。

意识形态跨越

贸易战其实质体现为,它在非国际关系的原则下,揭露的不仅是中共的政治衰败,也意味着在大陆区域的内部属性中走向崩溃的开端(和前些年有所不同,大陆网民现已用人人知晓的民间话语,公开讨论中共的灭亡,其明确程度,一目了然),同时,更确证了民主运动时期民主化的具体过程,尽管它还并不能表述为这是有关体制更改的最终结果,但在实践层面上,却通过政治经济的现实原理,为大陆民主化的预期做出了清晰划分。因为在实际上,真正触发贸易争议的最大根源,除了在一方面表现为贸易不对称的非国家关系之外,其根本的分歧却毫无异议因制度不同所造成,一个非民主同时无政府、无社会仅靠一党独裁的地区,依靠廉价劳动力的发达(这恰恰是社会主义导致灾难的现实证明)谋取极权资本后,所要面对的,则必然是在与自由制度的交锋中不可避免的垮台。也即:贸易争议即便不是由美国所为,也无法改变中共尤其是习伪政权的垮台,因为这就是民主化的具体段落,是社会内部发展的必然规律。

如何理解民主与转型之间复杂而深刻的当代关系,则体现为经济之后所包含的政治属性的流向,它区别于上世纪大规模战争和长期冷战所形成的意识形态隔离,正如当代世界的民主化进程及确立的前提首先就是对意识形态的跨越一样,我们是站在一个基于社会平等的原则中进行制度变更的考量,也就是说,当下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非意识形态的思想之上,而不是如之前那样,用意识形态代替真正的思想。而中共尤其是习近平伪政权依然需要通过寄生于意识形态的牢笼,以勉强应付不至于触发政权旁落,但是,习近平却忘记了,他不能一面感激涕零奉马克思主义为绝对真理,另一面却肆无忌惮奴役大陆民众,践踏国际协议,甚至试图借中共崛起,自诩最大赢家,逼迫全球秩序在其霸道下屈服。这种不对称的极端孤立主义所导致的,即是大陆地区反暴政和争取自由的动力来源。而不是说,民主化仍将作为一种议而不决的动议,摆着我们每一个人面前仅供娱乐。

甄别:党独资本主义

贸易公平的原则在一方面是建立在共同契约的状况中,其二,则要求一种基于对称的适用性条款,以首先能够摆脱因制度隔阂所造成的交易壁垒。但是,这依然不能为中共运用强权输出的方式进行罪恶辩护,是在于贸易原则即是对制度对称的要求。而此种状况,又区别于外界将中共的经贸体系幻化为国家资本主义,是因为在大陆地区,既没有资本主义(作为经济政治),也不存在国家主义(作为民族体现),而只有党控制一切的既定利益下的党独资本主义。因此,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当他们面对大陆并就贸易活动进行谈判时,其真正要明确的并非止于一般经济竞争策略,而是要对伪装成国家资本主义的中共进行最终意义的甄别,已确证中共对经济和贸易滥用的政治不正当性,并在此基础上,确保自由世界的经济、文化和政治秩序不被中共吞没。

习伪政权之所以对马克思主义中基于资产阶级的仇恨抱有浓厚兴趣,是在于假装不知道中共在大陆的现有身份不仅已是资本家的化身,同时,中共也是阶级意识浇灌下的反人类集团。他们丝毫不顾及大陆民众的艰难处境,更不在意运用一切手段,对大陆民众进行奴役和剥削,甚而堂而皇之将国有资源纳入党产序列。及目所见,大陆每一寸土地都在党的控制之中。民众不仅要承受日益高涨的日常生活开支,亦要承受中共在调高关税后再次哄抬物价所带来的压力,其中最明显的,即是在大陆极为昂贵的治疗重大疾病所需的医药及器材资源。因此,当中共仍恬不知耻将自身列为劳动人民的代言人时,剥下中共的伪装,其实为:中共是剥削和绑架大陆民众的资本家角色。而由此不对称的政治关系所划定的,即是超出一般政治和贸易界限的现状,它不适用于通过常规方式进行双向沟通。因此,中共即是不适用条款的最好阐述,是正常秩序外本土及外部世界的恶意存在体。

民主化的第一要义

民主化意味着要对一切假借政治正确的暴力统治进行反对,这就像当中共以中华民族之名瞒天过海,而实质却意图侵略全世界,并要将一切自由属性从人类体系中切除那样,对政治正确进行反对的第一步,就是要将判断立于正常的政治属性中。因此,中共对崛起的幻觉和发展中国家的表述,实为逃避政治秩序的不正当关联,是因中共统治下的大陆,它并非旨在通过对社会政治的唤醒从而形成现代特性,而是相反,中共视意识形态为唯一真理,这种状况的最终就是对倒退的描述。而这仅是客观现实的呈现,其本质在于,中共从不愿视大陆民众为同胞骨肉,而是视民众为敌,不惜采取一切手段牺牲民众利益。与此同时,中共又视政权为最高宗旨,为此无所不用其极,丝毫不顾民生福祉。及此,民主化的第一要义在当下的大陆就表述为:大陆因中共的统治已非国家形态的存在,是在于中共确已作为侵略大陆的角色而需进行抵抗和颠覆。

民主运动与谈判原则

当中共权贵资本无法以冒充国家主义产生作用时,随着此一面具的公开和事实真相的暴露,就贸易规则的必然走向而言,就意味着基于自由的社会交换秩序的贸易,要为政治的现代性进行国际更改。因此贸易战的本质即是对制度的重新审视,以在当代范畴内确立本质的关联属性。而中共作为隐藏在规则后的巨大黑影,试图通过不正当手段谋取非法财富的途径也将失效。这种断崖式的转变不仅意味着一个反人类政权的消亡,同时,也指出了在贸易、经济和资本之外有关大陆地区最重要特征,即:对民主化的渴望和追求。这就像无论在哪一类型的贸易谈判中,作为不同身份的国家都会尊重对方一样,但是美国和中共的关系不再是国家与国家的关系,而是国家与强盗的关系,那么,这种谈判首先要揭开的,就不是谈判的结果,而是对谈判原则的调整。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实际上并不存在美中贸易战争,而只存在,美国作为民主国家的先行者,对另一非民主地区进行规则的重新批判及塑造,以确保全球经济关系的未来不被中共拖入黑暗危机。这才是问题的真正所在。

大陆民主运动以超越而不是回避意识形态、伪民族主义及虚无爱国主义为前提,进行社会抵抗的广泛运动,它不同于在同等原则下对权力进行质疑和批判的手段,也不同于谋求单方程序从而对根本原则进行妥协的非民意抉择。大陆运动是要通过对大陆作为华夏族群的生存之源的国家体制进行确认和甄别,而民主化即是此一过程的起始和结果的具体表现。民主的内涵既包含了维护国民和保障权利,也体现于对同等原则的国际秩序的确认与推动。中共的所有错误在于,它用兽性践踏人性,用特权瓦解民生,这样的政权就不仅是垮台的问题,而是要具体清算,否则大陆民主化的最终结果就不可能形成现代转型,大陆的民主制度体系和社会规则就不会得到验证。贸易谈判就是对这种状况的最好表述。就是说,当民主运动还没有力量达到这一步时,国际社会和自由世界就会替我们进行,其宗旨、其远景,就是要确认规则,遵循双向协议,建立以公平为基础的社会运行体系,以首先遏止邪恶中共的破坏。

转型的国家定义

民主化和贸易战争的最大本质在于,这是要对已经中断的华夏历史进行政治恢复,是因为进入现代历史以来,实际意义上的中国并未确立。对中共而言,大陆不过是其统治阶段的暂时胜利品而已,中共的野心是践踏全世界,要将屠杀引导至全球,迫使全球民众跪倒在其脚下。因此,恢复中国(大陆)作为独立国家的形态,就是民主化所要造就的一项基本任务。只要在确证了大陆作为国家属性的本质后,未来大陆才可能参与对世界秩序的推动,而非再作为如中共般贪婪的吸血形象。这就是民主在国家层面上所要针对的政治转型。同时,更重要的是,一个国家确立了,其民众和社会的真实性才具有现实意义。国家是为民众存在,国不知有民,那就不是政权垮台的事,而是彻底消亡。如果习近平的伪政权不懂得这一点,或依然假装不明白这一切,仍以特权的傲慢奴役大陆民众,仍视大陆为其私有,继续窃取大陆财富,剥夺民众权利,那么,等待中共的,除了死亡不会有别的。

鲁南未,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