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綁架的美國



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周一正式由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第一女兒」伊萬卡和丈夫庫什納親臨當地揭幕,總統特朗普亦遙距以影片祝賀。以色列政府和右翼分子自然視此為一大外交勝利,標誌着美國進一步承認耶城作為該國「首都」,值得慶祝。而大批巴勒斯坦人聚集在加薩與以色列的邊界抗議,遭到以軍屠殺,造成最少58人死、2,700人傷,成為以巴衝突自2014年以來死傷最多的事件。縱使以巴衝突多年未見曙光,但這次事件及其顯示的特朗普中東政策,無疑是為衝突添柴加火,和平進程將再添陰影。

自1948年5月15日以色列立國以來,國際社會普遍拒絕正式給予耶城以國「首都」地位,這是因為不論是在47年聯合國最初提出的以巴分治決議案,或是後來修訂的各種分治提議中,耶路撒冷都未曾被單獨賦予以色列。在原本的聯大181號決議案中,耶路撒冷並未被劃歸以巴任何一方,而是作為國際城市由聯合國管理;及後經歷數次戰爭,以色列佔領地一再擴大,47年方案變得不可行,後續的提議便將耶城一分為二,城西屬以、城東歸巴。但實際上,以色列自67年起侵佔了東耶路撒冷,即使聯合國裁定此舉違反國際法,以國亦未見收斂,更在佔領地大興殖民區。因此,國際社會普遍抗拒以國的單方面行徑,大部份國家均將使館設在第二大城市特拉維夫。即使美國國會在95年通過法案,要求將使館遷至耶城,時任總統克林頓亦未簽署該法案,及後歷任總統也似有默契地一再將法案實施日期推後。

怎料,特朗普在競選時為爭取影響力巨大的猶太游說團體和基右選民支持,開出要將使館遷至耶城的支票,更一上任即下令兌現,無疑是打破了過往20年的總統默契。而選定於以色列立國70周年前一天開幕,更是觸動了巴人神經。對巴人而言,48年5月15日是災難的開始,以色列立國70年亦同時是巴人被逐出家園70年。美國此時將使館遷至耶城,對以色列來說是國慶大禮,對巴人則無疑是在傷口上撒鹽,自然群情激憤,紛紛上街抗議。

又正好在上周,特朗普拒絕英法德盟國和中俄的勸阻,單方面撕毀伊朗核協議,恢復制裁伊朗。他的毀約根據據指來自以色列情報部門摩薩德。以色列為了抗衡伊朗,一直反對伊朗核協議的簽訂,又希望美國加強制裁以削弱伊朗,如今協議拉倒自然獲利最大。不管摩薩德對伊朗指控是真是假,以色列對特朗普的影響力都可謂若隱若現。巧合的是,被賦予主管中東政策重任的「第一女婿」庫什納來自正統派猶太家庭,其妻伊萬卡亦早已隨夫皈依猶太教,此兩人對特朗普影響至深,此間國策有沒有「私人因素」摻雜其中,不難令人有所聯想。

和平無望 恐襲勢增

從使館搬遷到撕毀伊朗核協議,特朗普的種種舉動表明美國已自願或不自願地被綁在以色列的中東爭霸戰車上,為以國利益所用。未來特朗普只會更一面倒地支持以色列,以色列就可以更肆無忌憚地鎮壓巴人和對付伊朗,透過談判解決紛爭的希望只會更渺茫。而美國一再支持以色列,其反面只會刺激巴人和其同情者,特別是其他穆斯林的反抗情緒,令他們更易被暴力組織招攬,投身恐怖主義活動,進一步令對抗延續。如此一來,不止中東和平遙不可及,對歐美的恐襲浪潮亦勢將增加,不知又有多少無辜生靈因而喪命!

林海 傳媒工作者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