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動搖普京執政根基 俄羅斯不許挑戰官版歷史

紀念二戰中喪生蘇軍士兵,位於莫斯科克里姆林宮牆外的無名烈士墓。 (美國之音記者白樺拍攝)
紀念二戰中喪生蘇軍士兵,位於莫斯科克里姆林宮牆外的無名烈士墓。(美國之音記者白樺拍攝)

白樺

俄羅斯官方壟斷對歷史的評價,尤其不容許出現與官版的二戰歷史觀不同的聲音。一份研究調查報告說,俄羅斯有越來越多的人因為試圖說出歷史真相,或是質疑挑戰官版歷史解釋而遭判刑或其他處罰。與此同時,俄羅斯與中國近些年來在相關領域的合作日益密切。

報告:官方壟斷歷史解釋質疑者受懲處

在俄羅斯全國上下紀念5月9日二戰勝利日73週年之際,總部位於喀山的著名人權組織“阿格拉”所發表的一份研究調查報告說,克里姆林宮正壟斷對歷史領域的評價,特別是涉及二戰歷史時,俄羅斯官方不容許出現與官版的二戰歷史解釋不同的聲音。

這家國際人權組織研究了最近10年來100起與歷史議題直接或是間接有關的案件後認為,俄羅斯當局以不容許“篡改”歷史為名,對那些質疑和挑戰官版歷史解釋的行為實施各種處罰,包括逮捕判刑監禁,罰款,強制性勞動等。為此,當局幾年前修改了刑法中的一些條款和其他相關法律。報告說,最近幾年來被判刑和遭受其他處罰的案件急劇上升。比如,2015年和2016年時,共有5人被判刑。而2017年被判刑的人數已經達到了8人。

禁止與官版不同的歷史信息傳播

報告說,俄羅斯當局還以打擊極端主義為名,禁止與官版歷史不同的其他歷史版本的信息傳播,同時把許多歷史領域的研究論文、書籍等列入極端主義材料打入冷宮,封鎖和禁止這些資料公開發表。俄羅斯當局還以類似的理由把很多本應該解密的歷史檔案繼續保密,不對外公開。

迫害成趨勢涉及二戰史尤其冒風險

這份報告的作者之一,同時也是這家人權組織領導人的齊科夫說,在歷史領域因言獲罪的案例在逐漸增多,已經形成一種趨勢,雖然還沒有演變成為大規模的迫害,但這種傾向非常可怕,現在應該敲響警鐘。

這份報告說,涉及二戰歷史的言論和研究,包括蘇聯和紅軍在二戰中的角色等,尤其要冒非常大的風險,許多人在社交媒體上發帖,即使轉發別人的帖子時也經常因此引火燒身。

社交媒體發帖引火燒身

這份報告所列舉的一些案例包括,彼爾姆的一位居民因為在社交媒體上轉發帖子,談到蘇聯與納粹德國1939年共同聯手進攻波蘭,這位居民因此被處以20萬盧布的罰款。

遠東馬加丹地區的一名學者在社交媒體上批評蘇聯紅軍統帥圖哈切夫斯基是劊子手,朱可夫是土匪,他因此正遭受法庭審判。

俄羅斯西部斯摩連斯克的一名居民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了一張在納粹佔領期間他家老房子的照片,照片的背景中能看到納粹士兵和納粹旗,這位居民也遭到了行政處罰。

了解歷史真相因言獲罪

聖彼得堡的歷史學者亞歷山德羅夫因為發表文章,以及在他的論文中介紹了蘇軍戰俘,以及在海外的蘇聯僑民與納粹德國的合作,他的文章和論文以極端主義材料為名被列入禁書,他的歷史學博士頭銜也被取消。

遠東南薩哈林斯克的一家書店老闆因為出售介紹納粹德軍和士兵的書籍也被立案調查。

波蘭記者稱蘇軍是法西斯被禁入境

除了這份報告所列舉的案例外,一位波蘭記者幾個月前曾在俄羅斯的電視節目上公開批評蘇軍是佔領者,甚至是紅色法西斯,他在莫斯科的住所隨後被警方搜查,這位波蘭記者幾天前在莫斯科的機場入境時被告知,他已被列入黑名單禁止入境俄羅斯30年。

一名德國歷史學者多年來一直在俄羅斯西部的一個地區從事德軍佔領期間蘇聯游擊戰的研究,但他的研究結果被指控貶低游擊戰士,為免遭不測,他只好被迫結束學術研究返回德國。

說真話面臨壓力官版二戰史幫普京維持統治

歷史學家斯瓦尼澤說,許多歷史學家現在對二戰歷史說真話已變得非常可怕,他們今天正遭受越來越大的壓力。

俄羅斯前記者協會秘書長雅克文科說,二戰歷史是普京政權目前維持統治,藉此團結民眾的重要根基,當局因此把二戰歷史看得非常神聖,不許別人觸碰。但相比之下,十月革命和推翻末代沙皇的二月革命歷史由於普京政權認為無利可圖,因此在對十月革命歷史的評價上在俄羅斯目前能聽到各種不同聲音。

專制政權掩蓋歷史真相蘇聯仍然垮台

時事評論人士伊赫洛夫認為,今天的普京體制同斯大林政權擁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另一方面,專制政權都想為自己的犯罪行為找到合法依據,蘇聯當局也曾極力掩蓋歷史真相,但儘管如此,仍然無法擺脫垮台命運。

伊赫洛夫:“40年前當我在蘇聯的一家研究所工作時,我們當時能接觸到許多西方科技資料,我還記得有一本西方雜誌的文章當時談到烏克蘭大饑荒,那篇文章被蘇聯審查機構特別塗黑,我們立刻把黑顏色洗掉,然後藉著光線把那篇文章看完。”

伊赫洛夫說,那篇文章的觀點是,如果烏克蘭人知道歷史真相,知道數百萬烏克蘭人在大饑荒中被餓死,烏克蘭人會反抗,肯定會尋求獨立,蘇聯的紅色帝國沒有烏克蘭將無法維持,後來的歷史發展還真是這樣。

編造歷史神話官版歷史充斥謊言

不過,前俄羅斯國家政治歷史檔案館館長米羅年科說,對二戰歷史的評價俄羅斯今天仍然還是有不同聲音出現,但當局正試圖讓人們接受統一的官版歷史,儘管許多官版歷史並不正確。

米羅年科同其他許多歷史學家一道曾揭露在蘇聯時代家喻戶曉的28名潘菲洛夫勇士在莫斯科郊外抵抗納粹德軍的故事是謊言,這個神話般的故事由蘇軍紅星報的記者和編輯當年杜撰後廣為流傳。

中國引進俄羅斯經驗兩國歷史領域密切合作

但儘管如此,俄羅斯文化部仍然出資,並積極推動把28名潘菲洛夫勇士的故事拍成電影。俄羅斯還期望把這個電影打入中國。這個電影去年在中國成都的金磚國家電影節上甚至獲得了大獎。

俄羅斯與中國最近幾年在二戰歷史領域的合作也日益密切,兩國不但強調不許褻瀆和篡改二戰歷史,同時還相互交流相關經驗。一些俄羅斯的中國問題學者說,正是由於借助了俄羅斯經驗,中國最近開始實施英雄烈士保護法。

負責媒體監管和宣傳的俄羅斯政府高官沃林最近訪問中國時表示,將會根據俄羅斯的一些歷史檔案資料,兩國將合作拍攝有關二戰,特別是抗日戰爭的紀錄片和其他影片。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