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六四 拒絕謊言



近年一到春夏之交,香港社會總會出現「應否繼續悼念六四」的討論,今年亦然。除了有建制派繼續為中共塗脂抹粉,企圖勸港人忘記當年的血腥屠殺之外,隨着過去數年本土思潮的湧現,反對悼念六四或拒絕參與相關活動者亦多了一批以年輕人為主、來自「反專制陣營」的生力軍。這些人大多以本土派自居,認為香港人應着眼於本地事務,優先爭取香港的民權。六四對他們來說年代太久遠,而且其「建設民主中國」的主題與香港無關,因此不應該投入精力悼念。亦有人認為支聯會主辦的悼念活動每年皆行禮如儀、過於形式主義,對爭取民主無助,因而拒絕出席。

的確,支聯會每年舉辦的悼念活動不外乎是遊行、展覽和講座等。而重點的維園六四燭光集會,其流程也不外乎是回顧歷史、叫叫口號、獻花鞠躬和唱民運歌曲等,歷29年不變。然而,觀乎六四燭光集會的本質在於悼念當年的死難者以及要為他們討回公道,獻花鞠躬、默哀和要求平反等環節可以說是必不可少。以悼念為主題的集會本來就有既定主軸,而六四死難者又皆是我們在爭取民權、對抗專制路上的先烈同志,高舉燭光、表達哀思那是最正常不過的悼念方式。難道我們又會認為每年春秋二祭到先人墳前掃墓拜祭是行禮如儀、形式主義嗎?

在中共不斷意圖篡改歷史,香港教育局明目張膽對歷史教科書作政治審查,連「中國收回香港主權」這一事實也被視為「政治不正確」的當下,悼念六四最簡單而直接的意義就在於對歷史真相的傳承和對謊言的拒絕。要以集會的群眾力量來向政權表達人民拒絕任專制魚肉這一政治訊息,參與者自然越多越好。而這一層意義並無中港之分,因為中共對歷史的篡改和對人民的謊言也沒有進行「中港區隔」。中共強權對內地和對香港的打壓是一樣的,對兩地歷史的篡改也是一樣的,悼念六四又怎能說是與香港無關?在對抗中共專制面前,還要分甚麼是內地事件、甚麼是香港事件,根本就是不應該的。

中港民主唇齒相依

再者,悼念六四乃至「建設民主中國」,與爭取香港民主並非矛盾對立,又為何不能同時進行?在中共強調在港落實全面管治權的今天,專制政權又豈會容許香港擁有外於專制的民主?說白了,只有當中國有了民主,才可以確保香港也享有民主,因此中國民運與香港民運本來就是唇齒相依、相輔相成,建設民主中國又怎會與香港無關?有論者認為香港只需爭取獨立即可擁有民主,中國是否民主與港無關。然而,先不說在極權專制底下爭取獨立不會比爭取民主容易,即使是獨立主權國家,只要毗鄰專制強權,也不見得可以命運自主。1956年的匈牙利、1968年的捷克都曾嘗試命運自主,結果都招來蘇聯派兵強力鎮壓,兩國都要待蘇聯解體才可實現民主。毗鄰專制大國,獨立並不能保障民主,而確保毗鄰民主,實際上亦是在維護自身的民主。正因如此,香港為了自己的民主,更要支持推動內地的民主,與內地民運連結,共抗中共專政,悼念六四、建設民主中國的主題,又怎會與香港無關?

下周6月4日,讓我們一同在維園高舉燭光,繼承先烈遺志,繼續與中共專制作抗爭!

林海 傳媒工作者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