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上三尺神灵下……

 

(中新社《中国新闻周刊》曾有一期专题《被承包的「信仰」》,指出中国信仰缺失的大环境下亟待整顿的一个问题:一些信仰场所和团体「靠他人的虔诚和信仰攫取暴利」。本人刚好也有一篇文章,其中谈到当年亲身经历,但对比当下社会现实,简直微不足道。)

鄙人是俗人,但向来是敬佛因而也敬和尚敬尼姑的,不时也会想象一下西天极乐世界以及人间净土之类。旅游中有幸经过什么庙宇殿堂,也会收起凡心杂念,庄重严肃地进入参观受教,虽然也许一般的文化因素大于特别的宗教因素。但有几次经历,真是很倒胃口。


「误入白虎堂」的经历

第一次当事人不是我,是一位一起开会的朋友。会后参观重庆某寺庙,他去烧香了,结果烧完得知,一支香一百四十元。管事的和尚进而亲切地、诚恳地甚至诚恳得极其严正地说:施主相貌堂堂,大福大贵。一般人呢,一百四十元一支香;但像您这种身份的,这是拿不出手的,出手大都十倍于此数……

后来有几次,到寺庙门前,我都听到识途老马有所提醒。真是不要拜错菩萨烧错香!

鄙人碰到最不舒服的一次是在宜昌市。那是一间名寺,我们一行四人,慕名而来。在大门外就很惊讶被招呼得非常周到,一个对一个分别被接待员热情地拥护着。入到殿堂,主管即以佛家生花妙语表达欢迎。其后,提高声音,严肃地说:头上三尺有神灵,各位施主要慎记,千万不能心存任何不敬之念。一听之下,心生奇怪,怎么要加上这一句,要预先提防像打防疫针似的,阴阳怪气,近似威胁恐吓?

果然不妙。殿堂后面,设有多室,由和尚带着,转弯抹角,高高低低,一门入一门出,进得就退不得;每室进行的活动各不相同,有开光作法之类的,有看相算命的,有劝购护身灵物的,一间接着一间,一事接着一事。这些主事和尚都甚有经验,只三问两问,甚至眼角一瞄,每个施主「身价」如何,便心知肚明,便像医生一样对症下药,劝购与「身价」相符的护身灵物,介绍等级不同的师傅施法——当然法力不同的师傅或护身灵物要价便不相同。简直是层层敲诈勒索,还不能埋怨——头上三尺有神灵啊!

后来再碰到,便知道怎么应付,最主要是一开始如发觉气氛不对,就不要「误入白虎堂」。当然,这样一来,便处于神灵保佑之外——自己衡量吧。

再后来,朋友间谈起,原来寺庙中类似的这些情况多了,个个司空见惯;而且发觉,不是人家有诈有问题,而是我们自己太寒酸了,太没脸了,稍微被敲一下,便耿耿于怀,像吞了一只死苍蝇似的。请看看那些做生意的,当官的,他们对这些富有创意的新鲜事物,无不兴高采烈地拍手欢迎,其出手之大方更是令人咋舌,叹为观止。


「敲钟权」与「第一炷香」的天价

就说所谓「新年敲钟权」吧。据报道,上海的玉佛寺2006年元旦的第一钟卖了人民币八万八千元。上海龙华寺一般钟声三千元,逢八等特殊钟声涨百分之三十以上。据媒体记载可查,苏州寒山寺于1998年第一家发明这种行当,堪称开风气之先;而早在2002年,其首钟就能卖到两万元。现在,由于获利颇丰,「新年敲钟权」风行神州大江南北的名山大寺——南京栖霞寺、镇江金山寺、无锡灵山大佛景区、天津荐福观音寺、烟台号称「太平晨钟」的太平庵、北京戒台寺……等等,或是明码标价,或是拍卖竞标,物有所值,各有所得,皆大欢喜,好不热闹!是啊,佛门何必一定求清静?

除了卖钟声,一些寺庙道观也盛行卖「第一炷香」。有一篇报道披露说,湖南南岳衡山一些宗教场所,每年春节前后或一些神灵的诞辰,前往烧香的车水马龙,络绎不绝,并杂有党政部门领导干部,新年的「第一炷香」已被炒至十万元。可见前文所说的一百四十元简直卑微到无地自容了。

试想,出手如此大方,岂是你我等闲之辈之所能?君不闻:金钱与权力齐飞;成功共造孽一色!他们是顺应天时又得地利人和的「当代英雄」,还愿自然是万不能少的,而且要给足菩萨面子。如果所作的伤天害理事,危危乎似东窗事发,那更要求神拜佛了——有话道「有钱能使鬼推磨」,神鬼必要时尽可归为同类。也有求毛泽东的,据说毛泽东这座新神更灵。他们记得毛在世时翻云覆雨,大张大合,无法无天,一句顶一万句,甚至做了玉皇大帝也有所顾忌之事,而且开口闭口为人民服务,此时正可用得着。


匪夷所思的「破处开光」

如此一来,一些寺庙便佛光独照,盆满钵满,喜气洋溢。于是,所谓「食色,性也」,便有一些事故了。据报道,记者在广州、海南连日追踪,目击到一帮花和尚大鱼大肉、饮酒唱K、集体嫖妓宿娼,其荒诞之程度,非常震撼,相信连佛祖都会火起三丈!比较要命的是,嫖娼的和尚,转身之间,又给神圣的佛像「开光」,从善男信女手中取得孝敬钱,不但抵消了嫖资,还大有剩余!这可有亵渎之嫌?

所谓新事年新月新日日新,最为匪夷所思的是,据说开光活动还发展到新婚破处开光。凡打算结婚的善男信女,只要女方为处女,可由得道高僧破处开光。从此,佛祖将庇佑该女子一生贞洁;男方则如入佛门,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裸女怀中坐,坚守无妄想。从此夫妻一生厮守、婚姻如钢,生出孩子,则仙风佛骨、聪明过人。由此可见,今天善男信女果然与时俱进,居然悟出求财消灾之外也有一些事神鬼可能无能为力——不管是当代新生的毛泽东这座尊神,还是千百年来一向有求必应的菩萨观音。他们要去求救于有血有肉有形有影的高僧,不但要心灵感应,还要肉身接触!

鄙人思量,如今网上流行「恶搞」,新婚破处开光的消息可能是个恶作剧?但各地网站纷纷转载,也是社会一种心态的反映。而且,野史小说里关于各种破处习俗以及到寺庙求子的故事从来有的是。特别是在中国宗教历史上,还有六世达赖仓央嘉措这样一位传奇人物呢。此喇嘛以达赖之尊,从不遵守独身修持的戒律,一味讴歌天性和感情,不但在宫中参欢喜禅,还经常化妆溜到外面纵情风月。虽然他被康熙下诏废了,又在押解赴京途中不知所终,但大寺院的高僧仅说他「本性迷失」,仍承认其达赖地位。许多善男信女更是拥戴他,一个证据是:他所作的情歌广为流传,直至今日。


佛度「有缘」人

那么,上述种种,也许可算作人性显露?不过在党领导之下的佛教上层对今日教风也觉得太那个了,甚为担忧。早些时候,2006年7月11日,中国佛教协会在云南大理召开了「贯彻首届佛教论坛共识座谈会」,中国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圣辉法师出席座谈会并作主题讲话。法师在讲话中,重提了他在2003年《中国佛教协会五十年》报告中的忧虑。他以犹如中纪委的口气,列举佛门问题,计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信仰淡化、戒律松弛、道风不正、金钱至上、争名夺利、拉帮结派、结党营私、贪污腐化、行贿受贿,等等。圣辉法师说:「这种不良风气已经严重腐蚀到僧人队伍,败坏了佛教的形象和声誉,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势必危及中国佛教的前途与命运。」

如何不任由发展下去?看来极其困难。仅举一个戒律松弛的例子。根据一项调查统计显示,在中国经济比较发达的一些地区,超过九成的和尚娶妻生子。法不责众。如此普遍,革除得了那么多的僧籍?

当今中国大陆,假冒成风。既然信奉无神论的党员可以求神拜佛,可以充当向往西方极乐世界的和尚,而且是科级处级甚或更高级别的职业和尚领导方丈佛协会长什么的,那些来自穷困农村,把当和尚视作打工谋生的最佳出路的男丁蜂拥而来踏进佛门,似乎也是无可厚非的。多处调查显示,只要有一个农民在寺中取得和尚「职位」,就会招朋引伴,把同村男丁都推举进来。这些打工和尚最喜欢落脚广东的寺庙,因为这里香火鼎盛香油钱可观。即使刚刚入寺的小和尚,每月工资也有五、六千元!今天,仅福建省福安市一地,就有二百多个农民在广东和海南出家。这些和尚,绝大多数在乡下已经娶妻生子。他们之中有些人在寺内变法弄钱,抽烟聚赌,或外出饮酒食肉,甚至寻欢嫖妓,如何防控得住?

鄙人注意到,一位长老被追问寺内僧众修行的情况,抛下一句佛偈:「同在庙内住,各有各修行,多管闲人事,忌恨自招来。总之佛度有缘人吧!」倒是挺有深意。你懂的。

正是:头上三尺神灵下,千奇百怪各行之。

作者:何与怀,《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